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失落的民進黨 > 跨越兩黨的智者-費希平

第三章 跨越兩黨的智者-費希平


一九入六年九月二十八日,台北圓山飯店一如往常地出現許多理著小平頭的安全人員,對圓山飯店的員工而言,這樣的場面早巳司空見慣,因為權傾一時的蔣經國總統經常會在上班前來此整理門面。

但是當天的狀況有些不一樣,因為安全人員圍繞的並下是政府重要人物,而是在注意一百三十五名「黨外人土』的集會活動。此時,一位帶著濃厚大陸東北口音的老先生站起來,用宏亮的聲音大聲宣布「民主進步黨正式成立』,他就是費希平。他曾經是國民黨員,後來卻因為批評國民黨政府而被處分、脫黨;加入民進黨後,又因為理念不同而黯然退黨。

民進黨是一個標榜本土意識的政黨,但是命運卻偏愛捉弄人,在民進黨草創階段,扮演重要關鍵角色的兩個人卻都是外省籍,他們就是傅正與費希平。

費希平來自東北的遼寧省遼中縣,國立北平大學畢業,他在大陸被國民黨提名,當選了遼寧省的立法委員。隨著國民黨撤退到台灣,立法委員資格變成終身職,他也搖身一變成為黨外人士口中被改革的對象。

在擔任立委之前,費希平曾出任陝西省地方行政幹部訓練所教育長、瀋陽市政府科長、祕書,算是一個血統純正的國民黨忠貞黨員。


被國民黨停權


費希平早年在立法院表現平平,來台之後,跟隨安東省的立法委員劉博崑學習問政技巧。劉博崑後來因為質詢時罵國家元首而被開除黨籍。巧合的是,幾年後,費希平也因為對雷震事件提出質詢,被國民黨停權一年,後來他再也沒有重新登記,自此便脫離了國民黨。

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日,高雄爆發美麗島事件,費希平心中激起陣陣漣漪,於是他開始和黨外人士交往,尤其與康寧祥、林正杰等人私交甚篤。美麗島事件的受刑人家屬出馬參選,費希平都義無反顧地站台助講。他一口外省腔在黨外人士的政見會場顯得特別突兀,不過,效果卻是一流,幫助下少受刑人家屬順利當選。

美麗島事件後,當時的黨外菁英幾乎全數身陷囹圄,費希平以豐富的國會問政經驗及對國民黨政權的了解,儼然成為當時黨外的領導者。

一九八一年,台灣舉行縣市長選舉,費希平參加「黨外助選團』,全省巡迴為黨外提名的候選人助選。這也是他首度走出國會山莊,真正深入民間與基層民眾接觸。到彰化為黃石城助選時,費希平生平第一次在路邊攤吃炒米粉。

費希平走入基層,一方面可以淡化黨外人士的省籍意識;另一方面,也使他更深入了解台灣,更愛台灣。


領導黨外公政會


費希平真正確立他在黨外的地位,是一九八四年二月間,他出任「黨外公政會』首任理事長時。

「黨外公政會』的全名是「黨外公職人員公共政策研究會』,當時國民黨以實施戒嚴為由,禁止成立任何政黨,於是黨外人士才會以偷天換日的手法,假研究公共政策為名,行組黨之實。後來民進黨能夠順利成立,黨外公政會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

費希平雖然在二月就出任黨外公政會理事長,但是公政會卻遲至九月五日才正式成立,會址設在台北市青島東路四號二樓之三,一個只有五十坪大的地方,後來卻發展為一個全國性的組織。

成立當天,前往道賀的黨外人士絡繹不絕,典禮由首任理事長費希平主持。他首先說明黨外公政會為什麼拖延了近一年才正式成立,理由就是在組織的過程中,人事問題遭遇很大的困難,幾經波折,最後才敲定由林正杰擔任祕書長、林文郎出任財務長。

然而,命運多舛的費希平,最後卻因為省籍因素,於一九八五年三月宣布退出黨外公政會。

由於國民黨禁止組黨,所以黨外人上在組成公政會的同時,壓根兒沒有想到「合法登記』這回事,這在當時的環境下是不被允許的,也可能遭來橫禍。但是,行事一向光明磊落的費希平卻獨排眾議,致函當時的國民黨祕書長蔣彥士,並且主張向主管單位登記。

此舉遭到黨外人士排山倒海般的批評,使他在黨外人士心目中的地位一落干丈。後來又有人私下批評說「台灣人的團體,怎麼由外省人來領導?這句話傳到費希平耳中,令他非常下滿。在一九八五年三月,公政會理事改選的同時,費希平宣布退出公政會。

然而費希平與民進黨的關係並未就此劃上句點。


出任立院黨一團總召集人


雖然退出公政會,他並沒有與黨外人士完全決裂。他積極參與民進黨的組黨工作,民進黨立院黨團正式成立之後,他出任第一任黨團總召集人。只進黨組黨之初,立法院仍然是第一屆立法委員的天下,這些在大陸選舉產生的老委員,因為實施戒嚴,使原本三年的任期變成終身職,他們當然無法代表台灣的民意。但是國民黨為了維持「一個中國」的法統,堅持不願改選,只每三年象微性地改選數十名台灣地區增額代表。

民進黨為了壯自已在國會的實力,積极主張國會全面改先,要求解散「萬年國會』。經過多年的努力,終於在一九八八年初通過資深民代退職條例,適用範圍包括立法委員與國大代表。身陷其中的費希平,正好就是民進黨要改革的對象,民進黨有意「請』他主動退職作為樣板,使他的角色倍顯尷尬。

從黨外時代就被尊稱為「費老』的費希平,此時的處境萬般艱難。對內,他要面對民進黨要求他率先辭去立委職務以為表率的呼聲。當時,有不少民進黨人士勸他,先主動辭去資深立委的職務,再投身新國會選舉,以他的聲望,一定可以當選。但是,費希平並不同意這樣的說法,他認為,他留在立法院,至少可以確保民進黨還有一席,如果他投入選舉,即使當選了,也是擠掉一名原本可能會當選的民進黨候選人。對外,他又必須忍受以前國民黨同志異樣的眼光。終於,他在一九八七年九月宣布退出民進黨團。


被迫退職進而退黨


經過黨主席黃信介的折衝協調,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十四日,費希平同意率先退職,但有關退職的細節仍必須再協商。同年十二月十五日,費希平提出率先退職的三條件:一、民進黨必須承認資深民代的貢獻。二、國會全面改選仍然必須有一定比例的大陸代表,以免國會淪為地方議會。三、民進黨要同意資深民代領退職金(費希平早巳聲明,他自己不會領)。隔天,費希平舉行記者會,對外宣布他這項決定。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十九日,民進黨一如往常舉行中常會,較為特殊的是,當天將討論費希平提出的退職三條件。

下午三點左右,費希平出現在立法院記者經常聚集的咖啡廳,他沈默地將手中的資料發給記者,然後開始宣讀。

這一天,費希平正武宣布退出民進黨-這個在創建過程中,他付出無數心力的政黨。兩年後,費希平在立法院施政總質詢時,發表臨別演說,告別奮鬥數十年的政壇。回顧他的政治生涯,因為追求民主、反對國民黨的威權統治,被國民黨停權而脫黨;加人民進黨後,又因為民進黨追求「更民主』的國會全面改選,被黨內同志「逼退』。這樣戲劇性的人生,在當今政壇並下多見。

與民進黨貌合神離


「國會全面改選』其實只是費希平退黨的導火線,早在這之前,他的許多見解就與民進黨格格不入。費希平堅持走「議會路線』,這與自美麗島雜誌以降黨外人士的「群眾路線』主流南轅北轍。民進黨成立之後,以追求「台灣獨立』為目標,但是費希平卻贊成與中國大陸合組邦聯。意識型態上極大的差距,使費老不論與黨外或民進黨都已貌台神離,套句男女分手最常用的理由就是「因不了解而結合,因了解而分開。』

費希平退出政壇後,在接受《聯合報》訪問時提到對台獨的看法。他認為,民進黨不應該是台獨黨,要搞台獨的人,就應該另外成立一個台獨黨。而且黨的利益絕對不能優先於人民的利益,派系及個人利益也不能優於黨的利益。國民黨就是因為黨的利益高於人民利益,所以被唾棄,但是目前民進黨一些作為,卻是在學習國民黨。

費老的話言猶在耳,環顧當前的政治環境,民進黨迫於主流民意的壓力,一再修正台獨主張;積極主張台獨的人士,另外成立建國黨。執政以後的民進黨,派系之間的鬥爭比起在野時代有過之而無不及,完全無視於全民的利益與國家利益。這些,都是在走國民黨以前的老路,三年後,選民會不會因為民進黨的腐敗,而像當年唾棄國民黨般選擇換黨換人做做看?這是當權者必須思考的問題。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