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台灣多元歷史專輯 >尋訪凱達格蘭族

從來不曾被冰凍過的血脈


--《凱達格蘭族的文化與現況》計劃主持人 劉還月序


八O年代中期,我開始投入台灣平埔族群的田野調查。那個時代,對於平埔族其實只是一知半解,卻也自信滿滿地希望『花幾年的時間,完成台灣地區平埔族群的普查工作』,當時的想法很單純,認為台灣的平埔族群幾乎已完全消失,就只剩下台南、埔里、花遘""等幾個地方還有少數族人,這幾個地方跑一跑,自然不必花太多的時間才是。於是,學習追尋著前人的腳步,從台南的頭社開始,然後是東河,然後是麻豆﹒﹒﹒第二年,第三年以後,我發現光在台南一地,就必須花這 多的時間,要進行台灣各地的平埔族群的普查,可能要花上一輩子的時間。再過了二年,我在屏東平原進行馬卡道族的田野調查,前前後後共花了三年多的時間,這個時候,才真正驚覺到,如果完成單一族群的田野調查,可能就要花上大半輩子的時間了。


十年的平埔族田野工作下來,我所看到的、接觸到的平埔族,絕不是過去書中所寫的『不存在』,或者『早巳消失滅亡』的景況,反而是一個外表雖然非常的隱藏,實際上卻如同一條外表被凝凍,內在卻澎湃不已的冰河,他們挨過了幾百年的酷冷,卻依然不能將之完全冰封,他們更承受著幾百年來的壓抑和漠視,依舊不能讓族人忘記先祖們世世代代的叮嚀,時代和環境是愈來愈不給他們機會了,絕大多數的平埔族子弟卻總心惦著一絲絲的希望,也許有一天還是可以破冰而出﹒﹒﹒


因為長期的接觸,我深深瞭解冰河下依舊存有仍在流動的血脈,我更看到許多族裔子弟的失落與無依,很長很長的時間,他們可以扮演著隱遁者的角色,很遠很遠的歲月,他們模糊自己的面目,但在記憶的最深處,卻沒有任何一個子民,會忘記來自遙遠祖靈的呼喚﹒﹒﹒。一九九一年八月,八里十三行遺址的出土,印證凱達格蘭族歷史文化的豐富與多元性,一九九四年十月,『重返登陸地一一台北縣貢寮鄉考古遺址與凱達格蘭族古蹟巡禮』的活動,更是喚起了許許多鄉早巳習慣隱藏的族人,重新回到先祖墾拓的部落,追索著每一個都可能是先祖的腳印﹒﹒﹒,這不會只是一個短暫的活動而已,而是一個沉睡幾百年族群甦醒的重要曙光,我堅信!


也就在那時候,我們開始接受台北縣立文化中心的委託,開始進行《凱達格蘭族文化與現況》田野調查計劃。然而,凱達格蘭族的腳蹤,遍及台北縣、台北市、基隆市以及桃園縣北部的地區,可以說是所有平埔族群中,勢力最大,舊社最多的一族,為了讓整個計劃更顯周廷,一開始我就找了李)頃仁、黃提銘、黃兆慧以及林素娥四位年輕的朋友們幫忙。初期的想法是分為四區,李順仁負責板橋、中和、永和、新店、三重等地的調查,黃提銘從蘆洲、五股、八里、鶯歌以及至南嵌四社的舊部,黃兆慧負責基隆到淡水間的舊社,林素娥負責基隆河域以及三貂社的探訪,可惜工作進行不到幾個月,林素娥老師便因個人健康的因素,退出了工作的行列,其所負責的地區,則由李順仁接手,而我這個計劃主持人,則負責資料的蒐集、工
作方法的修正以及統籌歷史部分的考證與整理。


第一年度工作結束後,在期中簡報中,我們很榮幸地得到張炎憲、溫振華、蔡相輝等三位教授的寶貴指正,第二年度我們就依他們所提示的意見,補強原來的不足之處,時間依舊很快就過去了,也該是這個田野調查案告一段落的時候了,在期末報告中,原先的三位教授另加一位顏愛靜教授,又給了我們許多刺激,尤其是張炎憲教授,明白清楚提出了更具完整性的修正意見,溫振華教授也不吝提供親身的田野經驗,做為我們修改的大方向。我們非常高興能夠獲得這 寶貴的意見,但為了整合及統一體制,最後的修改工作乃是由本人負責的,由於截稿時間急迫,也未能一一照會田野工作小組的成員,若有不妥之處,本人當負全責。最後的修改,補寫及定稿工作,花掉我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我只有一個想法,就是把這個計劃做得
更完整一些,畢竟這是凱達格蘭族最全面性的田野調查計劃,我們希望這本成果的提出,不只能夠給北台灣的住民們,更多族群思索的參考,更希望能夠完整繪出凱達格蘭這個民族的基本圖像,甚至可以做為未來更多朋友按圖索驥的指引﹒﹒﹒


我們努力的工作,希望達成預定的目標,因為這才是回報給所有朋友們最好的獻禮,但我們非常惶恐是不是能夠達到每位朋友們﹒﹒﹒尤其是凱達格蘭族子弟們的企望與要求?如果不足,希望還有補正的機會!


最後,我們要特別謝謝許多朋友:負責審查的四位教授,張炎憲、溫振華、蔡相輝三位先生以及顏愛靜小姐,文化中心的前後任主任劉峰松先生、楊國柱先生,秘書俞鴻村先生,陳素月小姐,董淑珍小姐,永清春先生,潘諒先生,游土生先生及李德仁先生等,當然田野工作小組的三位先生以及一位小姐(雖然她因病退出),也都是我要特別稱謝的!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