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林志昇著作 > 跳脫中國的陷溺 - 一個中國的陰影

跳脫中國的陷溺 - 一個中國的陰影

「一個中國」的陰影

目前台灣社會有一種兩極化的現象,有的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可是也有人堅稱自己是台灣人,與中國無關。事實上,這兩種想法都不能說錯誤,其原因在於自一九四五年終戰以後的教育使然。

兩種不同等級文化的交會

我們知道終戰之時,日本並沒有把台灣交給中國,日本的投降,不是向中華民國投降,不是向蔣介石投降,而是向聯合國盟軍投降,聯合國最高統帥才指派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介石接受日軍在中國戰區的投降。這一點在蔣介石與日本所簽訂的投降協議書中記載得非常詳細。

當時的蔣介石打了勝仗,心中說有多得意就有多得意,更何況當時的中國政治開始陷於爭奪戰,那時期中國共產黨開始壯大,就連國民黨的內部也是充分顯出中國人本色。互相扯後腿、打擊對方、拉幫派、結私黨。那時不曾有哪一位愛國人士討論過台灣、關心過台灣,至少我們在歷史文獻上沒看過。

我們看到的卻是,可愛而且單純的台灣民眾在經歷半世紀的日本殖民統治期間,許多台灣人看見日本人對待自己日本人的情景,台灣人在日本面前老是當二等公民,不自覺地掉入美好的想像空間,一廂情願地以為中國或許會愛護台灣人民,照顧、接納台灣百姓,或許會像對待自己國民一樣的友善跟關懷,對蔣介石領導的中國國民黨滿懷熱情、滿懷希望,更是滿懷企盼所謂的「台灣光復」到來。

誰也沒有想到,蔣介石當時心中毫無台灣,後來佔領台灣的是衣衫襤褸、毫無紀律的軍隊。當一九四五年年底,國民黨軍二個師團一萬二千多人和二百名官員,在美軍保護下登陸基隆,而帶領著這些烏合之眾的台灣行政長官兼台灣警備總司令,則是說一套做一套的陳儀。

這些人,總以為台灣地處邊陲,肯定是蠻荒之地。殊不知,台灣在甲午戰爭之後,已然被日本建設城一個頗具現代化的國土,至少國民的生活秩序已經小有模式,社會井然有序,雖然窮,但是至少在經過五十年的演變之後,也與日本本土相去不遠。台灣的適齡孩童,均受小學教育,台灣人識字者以達七十一%,到日本留學也屬司空見慣。台灣在日本統治期間,已然進入「夜不閉戶」、「路不拾遺」的境界。

然而,在台灣人民歡欣鼓舞迎接來自中國的國民政府時,赫然發現所謂國民黨軍隊,裝備簡陋、士氣渙散、毫無軍紀。國民黨接收台灣後,更將落後、腐敗的政治文化-貪污舞弊、偷殺搶騙搬到台灣。這種與日本統治期間明顯不同的差異,可謂是以低文化領導統治高文化,台灣人自然而然反感、萌生懷舊情結,這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舉兩個例子來看,根據文獻記載國民黨行政長官陳儀初抵台灣,就透過廣播,向台灣人聲明:公務人員不該做的三件事,就是「不偷懶、不欺騙、不揩油」。純樸敦厚的台灣人當時還對「不揩油」三個字不明所以,聽了「霧煞煞」,多方打聽才知是指不貪污、不收紅包之意。這更讓許多台灣百姓心生疑竇,公務員不貪污乃天經地義、稀鬆平常的事,竟然還須透過廣播聲明?

另外,在日產的接收上,國民黨官僚更是舞弊不斷,一面依據日本詳載的財產清冊逐一接收,一面又大幅竄改清冊以便侵占。期間,還發生國民黨官員錯把鐵鎚當金槌的笑話。一個接收官員看財產目錄上有日文「金槌」,以為市金製的槌子(中譯應為「鐵鎚」),於是執意要求交出「金槌」!

顯見,在國民黨的統治下,貪污為公務員的生財之道,或公財私用、或擅賣或浮報,加以軍隊紀律廢弛,軍人姦淫擄掠,由中國來的人常結黨劫財,政權幾為國民黨把持,官民糾紛時有所聞。

累積的衝突不滿,在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日發生「二二八屠殺台灣精英事件」,這更造成台灣社會精英幾乎悉遭剷除,省籍對立情況因而升高。三月八日,國民黨在美軍護衛下,為了屠殺台灣人,派出憲兵第四團二千人,和陸軍第二十一師團一萬一千人,分別在基隆跟高雄登陸,由於屠殺的結果,致使台灣直到一九八○年,高中還沒有一位校長是台灣籍人士。

這種近乎「消滅精英」的政策,其後雖然蔣介石以「匪諜」名義,槍殺了行政長官陳儀,但是以國家權力對人民展現並實施暴力的本質,在近代歷史中似乎已只有中國政權獨領風騷。二二八屠殺、血洗西藏、六四天安門事件等,均為明證。

台獨運動必須繼續下去

有論者以為,只有撫平二二八事件的歷史傷口,化解省籍情結,方能消滅台灣獨立的思想。事實上,台灣獨立運動萌芽甚早,早在一九二○年代,台灣左翼運動即出現「台灣民眾獨立萬歲」的口號,表明要建立「台灣共和國」。日本統治時代,左翼人士推動的台灣獨立運動,還得到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的支持。足見,獨立運動歷史之悠久。

二二八事件確曾促使部分人士主張台獨,許多二二八受害的家屬及逃難者,亡命海外從事台灣獨立運動。但是,四十年幾年來隨著社會變遷、文化交流融合、工商業的發展,政治制度的逐漸民主化,台灣社會的個族群,不論原住民、客家人、福佬人、大陸省籍人士,已經族群融合,族群間的距離已經沒有明顯對立狀況。

早期以推翻國民黨政府為目標的台獨運動,也因民進黨總統執政,而修正其獨立目標。代之而起的,是為了要對抗中國對台野心,才應運而生的台獨運動。換言之,為了避免中國共產黨侵略,在台灣的多數住民所凝聚「台灣命運共同體」的認識,建立一個主權獨立於中共政權之外的國家,才是這階段的台獨意涵。

回顧台灣四百多年來,不停遭受外族統治,雖然期間因為求生存,不得不委屈求全,但總不能得到生存的尊嚴。生存在又自卑又無奈的歷史情結下,扭曲了台灣人部分的性格,但總算在這些年來,一些有志之士、先賢先聖不斷的啟發,終於有了本土的台灣人李登輝、陳水扁執政的結果。

但是,一些來自中國的舊思想、舊文化,依然讓這些來自中國的中國人憤憤不平,總以為中國人比較優秀,殊不知台灣人不論學識、文明的誕生,都老老早早比中國人豐富許多。

本土政權執政後,台灣人民開始出頭天,開始要過有尊嚴的日子,善良與寬容的台灣人本性又再度佈滿了台灣人的心中,正當這樣的優良傳統要建成的同時,我們不得不提防中國人的反撲,一些受中國思想荼毒的台灣人,直到今天仍然抓不住自己的定位,真是可憐又可悲。

中國擁有台灣主權實在可笑

中國的錢其琛一直重申,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云云。問題是,在歷史上中國幾乎沒有統治過台灣!

讓我們回顧歷史,在十六世紀西方列強的西班牙、荷蘭陸續將台灣納為殖民地。一六六一年明朝滅亡,清朝建國。清朝是由滿族建立的王朝,明朝最後一個皇帝永曆帝的遺臣鄭成功,意圖反清復明,把台灣當作反清復明的基地。可是,鄭成功的反清勢力最後還是遭受清朝的剷除。

一六八四年,清朝在台灣設立福建省台灣府,正式將台灣納入中國版圖。雖然台灣至此劃歸中國管轄,但台灣一直被視為是「化外之地」,是中華文化還沒有教化的地區,為蠻荒之地,清朝官僚沒有人願意到台灣赴任,清帝國從未想過要積極地經營台灣。其對台灣的關照,僅止於不讓台灣成為反清復明勢力的根據地而已。

之後,直到清帝看到外敵威脅福建省台灣府時,才意識到台灣肯定具有某種價值。一八七四年,日本出兵台灣,一八八四年法國佔領澎湖,清朝才確定台灣的重要性,進而積極經營台灣,任命劉銘傳為第一任台灣巡撫。劉銘傳在台灣實施了台灣史上第一次的人口普查、區域調查,並且建造交通設備,舖設新竹到台北間的鐵路,開辦郵政業務,實施稅制。

劉銘傳進行這些對台灣的開發和經營,僅持續了十年,因為後來爆發的甲午戰爭,清朝戰敗,將台灣割讓給日本,接著台灣就由日本統治,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由國民黨接收台灣為止。

因此,由整個歷史發展來看,中國主權及於台灣的期間,僅止於劉銘傳任內的十年而已。由此看來,繼日本之後統治台灣的是國民黨,而非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如果中國要以台灣曾受其統治十年,就不斷宣示自己是台灣的主權國,堅持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國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云云,這個論調的基礎未免薄弱得可笑。

時下的台灣人,有許多在受教育期間(尤其是兩蔣執政時代),大量學習到中國的相關歷史、地理,教科書中都以「我國」字眼出現,以至於不自覺地對中國產生認同。然而,台灣人五十幾年來,在這塊土地上,力行民主政治,透過民主選舉機制,產生具有民意基礎的總統與民意代表,讓國家政治在民主軌道上運行,完全具備獨立國家領土、人民、主權的三大要素。因此,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已經是一個既存的事實,不必宣示或聲明。

反觀對岸的中國,目前仍為共產極權社會,未實施民主選舉制度,除了沿海較進步繁榮外,內陸多數地方仍屬非常貧窮落後的情況。所以,我們要因台灣的民主制度、因台灣的進步繁榮,而很有自信、很有尊嚴,不必去依附歸屬中國,陷入其預設的「一個中國」陷阱,去成為別的國家的一部份。

強行統一將付出代價

五十年前的二二八事件發生後,正視海峽兩岸在經過五十年的不同政經歷史發展背景之下,兩個體質不同,文化層次不同的社會強行「統一」的代價,二二八事件可以說是近代歷史上最大的悲劇。在這漫長的半個多世紀,對受難者、受難家屬甚至台灣社會,不論在政治制度、經濟程度、教育方式或文化水準上,都有明顯的差異,如果台灣又慘遭對岸那個水準低落的政權「統一」,那麼台灣在五十幾年前被中國政權強行接收所導致的衝突事件,一定會再度歷史重演!

這樣看來,台灣究竟是要成為對岸的極權政權的一部份,認同「一個中國」由其「統一」?還是要堅持民主、獨立、自由、和平,積極走進國際社會?答案應該非常明顯。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