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不必像實錄

給小乖  1996.11.25

四十年前(1962年),我在台灣大學法律系讀一年級的時候,三民主義教授羅綱先生要我們定期交驗筆記簿。他的評分標準是寫愈多,分數就愈高。因此,許多同學上他的課,就像速記員在做實錄一樣,一字不漏的寫,非常辛苦。對於這樣的評分標準與作法,我非常不以為然。做筆記我都祇記重點,因此,三民主義的成績就一直慘兮兮。

談人性,羅教授最喜歡以下列的故事,來印證孔老夫子的名言:「食色性也」。

有一個男嬰被丟棄在道路旁邊,一個和尚路過發現,就把他帶回深山寺院裡面收養,這個男孩也成為和尚,一直住在寺院,從來沒有下過山,一直到長大成年,都沒有見過外人。有一天,老和尚要下山進城,決定帶這個年輕的和尚,出去見見世面。出發前,老和尚不厭其煩的向小和尚警告:「山下很亂,人心險惡,一定要小心,不要隨便跟陌生人接觸」,小和尚表示知道,並且牢牢記在心裡。到了城裡,看到人來人往,車如流水,馬如龍,十分熱鬧,小和尚目不暇給。突然,眼前出現一個少女,打扮得花枝招展,美若天仙。小和尚看得目不轉晴,站在現場發呆,一會兒才轉過頭來問老和尚:「師父,那是什麼?」,老和尚道貌岸然,神情嚴肅的回答:「那是老虎,專門吃人,很可怕,一定要保持距離,以策安全」。小和尚點頭表示知道。旅行結束,回到山上,老和尚問小和尚:「這次進城,看到什麼東西最喜歡?」小和尚毫不猶豫的回答:「我最喜歡老虎」。

關於這篇故事的筆記,有人拿到滿分,大概就像上述一般,一句不漏,完整的寫出來,而羅教授祇給我60分,因為我的筆記祇有六個字-「我最喜歡老虎」,似乎按字計分,一個字給十分,剛好及格,好險!全班我寫得最簡要。其實,筆記祇是彌補腦力記憶的不足。不管是聽課或聆聽演講,每個人依自己的記憶能力,去決定要做實錄,還是祇記重點。我雖然祇記六個字,但這個故事,我雖不敢說能夠倒背如流,不過已達耳熟能詳的程度。

對自己的記憶有信心或寫字還夠快的人,也可以採取下列的「精簡版」或「濃縮版」折衷一下,以減輕負擔,並幫助記憶,不過這還需要有相當的漢學基礎才行。

一、精簡版: 男嬰遭棄路旁,和尚帶回深山寺院收養為僧,從未離寺。及長,老僧囑一起進城,行前警告,山下人心險惡,務必小心。上街,見美艷少女,問師父何物,老僧指稱係老虎,專門吃人,不可近。返寺,師父問,此行最愛何物,小和尚答:「我最喜歡老虎」。

二、濃縮版: 男棄嬰被和尚收養為僧,足不出深山寺院。及長,陪老僧進城,見美艷少女,師父指稱為老虎,專門吃人,告誡不可近。返寺,師父問此行最愛,小僧曰:「我最喜歡老虎」。

附記:小乖為法務部長陳定南長子,時年十四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