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電影學英語

2003.8.25 給小乖、小寶

去年(2002年)2月1日內閣改組,經濟部長由當時的中華航空公司總經理宗才怡接任,參加新內閣第一次會議時,她在我右鄰的椅子坐定後,(法務部長坐在教育與經濟部長之間),我第一句招呼的話是「Welcome on board」,這句話是友善又調皮。她上任後不久就主動求去,並自諭為「誤闖叢林的小白兔」。看她任內受盡委曲,而且波折不斷,使得「Welcome on board」一語,在事後看來是用得恰到好處。

一年前(2002年7月)到美國華府聯邦調查局(FBI)總部訪問,討論反恐怖主義與聯手打擊跨國犯罪事宜。由於九一一事件的緣故,FBI門禁森嚴,入口檢查非常徹底。在會議室坐定後,該局對談官員對我資料上的Mr. Clean(陳青天),蠻有興趣,我聽到他們稱呼Mr. Clean,就立即將胳膊由桌面移下,雙手同時拍腰部左右側各兩下,並裝著很認真的表情,向對座的主人保證:「I am Clean today」,頓時哄堂大笑。

今年年初歐洲工商界領袖到部訪問。當領隊介紹到Philip Morris副總經理時,我向她說:「Sorry, I don't smoke」,引來現場外賓一陣爆笑。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好奇,一個不吸煙的台灣人,怎麼會認識歐美的菸草公司。

30年前,我擔任外銷鞋廠業務經理時,遇到一位高傲自大的外商採購主管,對我們公司的樣品一再挑剔之後,竟然以一副不屑的表情與動作將鞋子丟到地上,我心痛的撿起樣品師傅的辛苦作品,然後以嚴肅的神情瞪著他說:「We sell merchandise not dignity 我們推銷商品,但不出賣尊嚴」,並當場收拾東西,準備走人,他見狀態度立即改變,並且馬上道歉,然後謙虛的提出一些樣品的改進意見。此後,這個人以及他的同事對我都格外客氣。

當時的鞋類外銷市場,競爭激烈。老主顧遇有困難,要求減價時,我們也都全力配合,不過,他們從不擔心偷工減料的問題,因為對工廠的同事或客戶,我都一再強調「We discount the price not quality」。 Welcome on board與Clean以及「價格可讓,但品質不打折」的用法,我是看電影學來的。查Welcome on board在電影裡面,時常用以表示歡迎來「鬥陣」作伙打拚,但也帶有調皮的成分,並善意提醒「此處並不一定好混」。Clean則是警匪或黑幫影片中,搜身後確定對方沒有攜帶「傢伙」的用語。後者好像是一位商界巨子(可能是時尚大師Pierce Cardin)的名言。

在電影中碰到別人無理搶奪東西,不與他計較,或碰到不懂道謝的人,時常主動先說「You are welcome」來自我解嘲。有時也可視情況說「Be my guest 」或「My treat」以自找下台階。在現實生活中引用,一定也有緩和或降低緊張氣氛的功效。

1970年4月,阿波羅13號在太空發生故障,太空人通知德州的詹森太空中心「Houston, we have Problem」,現在這句話應用在很多場合,都會很生動。其實,看電影不但可以學到一些生動的對話,有時還可以學到一些有深度的句子,像「亂世佳人 Gone with the Wind」,有兩個場景幾乎就是整部影片的精華。

一、南方農莊主人郝伯伯義正詞嚴的告誡天生驕縱、愛慕虛榮的女兒郝思嘉,句句饒富哲理,發人深省。

Gerald:And when I'm gone, I'll leave Tara to you.
Scarlett:I don't want Tara.
Scarlett:Plantations don't mean anything when …
Gerald:Do you mean to tell me, Scarlett O'Hara, that Tara, that land doesn't mean anything to you?
Gerald:Land is the only thing in the world worth working for, worth fighting for, worth dying for.
Gerald:Because it's the only thing that lasts.
Scarlett:Oh Pa, you talk like an Irishman.
Gerald:It's proud I am that I'm Irish, and don't you be for getting that you're half Irish too.
Gerald:And to anyone with a drop of Irish blood in them, the land they live on is like their mother.
Gerald:Oh but dear, you're just a child.
Gerald:It will come to you. this love of the land.
Gerald:There's no getting away from it if you are Irish.

吉拉德:等我走了,我會把陶樂留給妳。
郝思嘉:我不要陶樂。
郝思嘉:農莊沒任何意義,當 ……
吉拉德:郝思嘉,妳的意思是告訴我說陶樂那一片土地對妳毫無意義?
吉拉德:土地是世上唯一值得努力,值得奮鬥,值得犧牲的。
吉拉德:因為它是唯一常存的東西。
郝思嘉:真是的,爸,你說話的口氣像個愛爾蘭人。
吉拉德:我以身為愛爾蘭人為榮,妳不要忘了妳也是半個愛爾蘭人。
吉拉德:對任何有一滴愛爾蘭血液的人而言,他們賴以為生的土地就像是個母親。
吉拉德:不過呢!親愛的…妳只是個孩子。
吉拉德:愛土地的天性有天會出現的。
吉拉德:是個愛爾蘭人,就跳不出這個圈。

接著鏡頭後退,呈現莊園大樹下父女眺望農宅的背影,遠方落日餘暉,染紅天邊。主題音樂悠揚而上,場面非常壯觀而且令人動容。

二、中間休息前的最後一幕:
家園慘遭北軍洗劫,食物短缺,郝思嘉到菜園挖掘僅存的蘿蔔,滿腔悲憤之餘,一手抓起菜園的紅土,握拳仰天發誓:

Scarlett:As God is my witness, as God is my witness, they're not going to lick me.
Scarlett:I'm going to live through this, and when it's all over, I'll never be hungry again, nor any of my folk, if I have to lie, steal, cheat or kill.
Scarlett:As God is my witness; I'll never be hungry again.

郝思嘉:願上帝為我作證,上帝作我見證者,他們不會擊敗我。
郝思嘉:我一定要撐過這個,而且等一切過去後,我絕不會再挨餓,我的家人也絕不會,縱使我得說謊、偷竊、欺騙或殺人。
郝思嘉:上帝做我的見證人,我絕不要再挨餓。

又是一個 Zoom out 的鏡頭。赤地千里的天際,襯托出枝葉乾枯的老樹與郝思嘉的纖細身影,主題曲再現,情景令人震懾。

此外,郝思嘉的口頭禪「I'll think about it tomorrow(我明天再想)」,以及影片中的最後一句話「After all, tomorrow is another day」,都值得記下來,或許有一天就派得上用場。 1960年的影片「天涯何處無芳草 Splendor in the Grass」,裡面有引用一段英國桂冠詩人,浪漫主義大師威廉.華茲華斯(William Wordsworth 1770 -- 1850)的作品「Ode on Intimations of Immortality 喻意永盚|歌」,韻味悠長,有如暮鼓晨鐘。

What though the radiance which was once so bright, is now forever taken from my sight.
Though nothing can bring back the hour of splendor in the grass, of glory in the flower.
We will grieve not, rather find strength in what remains behind.

縱使光芒曾一度絢爛,而今永遠消失我眼前。
雖然任誰均無法挽回草原裡的光輝,花朵中燦爛的時刻。
我們不要去悲傷感嘆,寧可在殘餘中找尋力量。

以上電影對白,取自「世界珍藏名片對白選輯」,帝尹傳播公司出版)

以下這些電影主題曲的歌詞都很不錯,非常值得學:

1. Somewhere my love ─── Dr. Zhivago(齊瓦哥醫生)
2. Unchained melody ─── Ghost(第六感生死戀)
3. Sound of music ─── The sound of music(真善美)
4.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 ─── Evita(不要為我哭泣,阿根廷)
5. To sir, with love ─── To sir, with love(吾愛吾師)
6. Moon river ─── Breakfast at Tiffany(第凡尼早餐)
7. Tonight ─── West side story(西城故事)
8. I don't know how to love him ─── Jesus Christ superstar(萬世之星)

我對歐美名牌香煙公司高級主管說:「對不起,我不吸煙」,雖然不是直接來自電影,但卻與電影給我很多應對示範有關。

另外,面對優越感特別重的白人,我知道祇有挺直腰桿,據理力爭,才不致被他看扁,有時甚至能因此贏得他們的敬重,這也是多看西洋電影而受惠的另一個案例。事實上,看電影除了可以學英語之外,也能增加一些知識,對強化英語會話能力,也有間接的助益。例如看完「空軍一號Air Force 1」,就讓我們知道,飛機必須要由三萬多呎下降到一萬五千呎才能跳傘,否則可能會凍死或缺氧窒息。

電影也告訴我們,「空軍一號」並不專指美國總統常用的波音747-200專機,而是任何一架由空軍提供,載送美國總統的飛機的航管呼號,所以當那架波音747-200不載總統時,就不能稱呼「空軍一號」。最戲劇性的實例,發生在1974年8月9日。當時,美國總統尼克森因「水門事件」宣佈辭職,搭乘總統專機要回加州老家,正當飛到密蘇里州上空時,副總統福特於中午十二點在白宮完成宣誓,繼任總統,尼克森立即變成一介平民,於是該架專機的航管呼號也馬上由「空軍一號」改為「S-27000」。此事為美國歷史上空前,也應該會是絕後的紀錄。在美國,除空軍之外,其他軍種也都樂於為總統提供座機,例如負責白宮警衛的美國海軍陸戰隊提供直升機,供總統來往白宮與大衛營(Camp David)之間,或白宮到安德魯空軍基地(Andrew Air Force Base)轉搭總統專機。直升機的航管呼號叫「Marine 1」。(小寶,陸戰隊一號的資料是小乖提供的,別忘了謝謝哥哥)不久前,小布希搭海軍直升機到航空母艦巡視,從電視上就可以清楚看到直升機機身漆上斗大的字「Navy 1」。由此可見美國軍人對他們的三軍統帥的尊崇。

查在歐美社會上,第一號永遠都保留給最高職位的人使用。像汽車牌照001號,一定專屬州長或市長,大家都認為理所當然,但在台灣,如果這麼做,一定挨罵,所以001號的牌照,在台灣是由肯出高價標購的人使用,而不是政府首長。

電影「神鬼戰士Gladiator」與「萬夫莫敵Spartacus, 1960」,讓我們看到羅馬人豢養「劍奴」並逼迫他們互鬥至死,以娛官民的暴虐史實。

「萬夫莫敵」裡面的Spartacus是真有其人其事,他揭竿而起,解放劍奴共同抗暴失敗而死。當時羅馬人的生活如此頹廢,帝國的淪亡其實早種伏筆,並有軌跡可尋。

「亂世佳人」是根據小說「飄Gone with the Wind」拍成的電影。原著者瑪格麗特.密契爾(Margaret Mitchell)女士描寫的是1860年代,美國經過南北戰爭後,隨風飄去的南方(維吉尼亞以南地區)舊社會文明(A civilization gone with the wind),因此小說就以「Gone with the Wind」為名。看這部64年前的不朽經典名片,對了解當時的美國南方社會有很大的幫助。

現代人追求速度,因此,近來電影的節奏愈來愈快,並且充斥拳打腳踢、刀光劍影或槍林彈雨的血腥鏡頭。這種影片看多了,會養成暴戾之氣,甚至使人目露凶光,殺氣騰騰。因此,你們兄弟兩人千萬要自制,不要為了一時的感官刺激,而在不知不覺中麻醉了善良的本性,以及喪失寶貴的優雅氣質。所以,選看電影要小心。感性的電影可以洗滌心靈,知性的電影有益智能的累積,具童趣的動畫(卡通)有助永保赤子之心,都很值得多看。過去的經典名片就有許多這類的作品,不妨多留意有線電視頻道的電影台,少去看新出品的暴力電影,以免像時下很多年輕人一樣暴躁、沉淪、墮落而無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