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阮銘專欄】對自由與和平的雙重威脅

 

——評中國準備制訂《反分裂國家法》與打開歐洲軍售大門 2005-02-15

今日世界,正處於兩股歷史潮流相互激盪之中。一股是自由與和平的歷史主流,在歐洲、在美洲、在非洲、在亞洲不斷前進,淹沒了一個個軍事極權帝國;最近已前進到阿富汗、伊拉克、巴勒斯坦的伊斯蘭土地。

然而我們在迎接自由與和平的新勝利之時,不應忽視另一股反自由反和平的歷史逆流,即殘存的軍事霸權國家和恐怖主義勢力正在對自由與和平的歷史主流作最後的反撲。最新的例證,就是中國準備在即將舉行的全國人大制定《反分裂國家法》,與向歐盟施壓、打開歐洲軍售大門。這兩手一旦得逞,將是對自由與和平的重大威脅。

反分裂法是侵略台灣法

《反分裂國家法》是什麼東西?中國早在去年12月已經在全國人大常委會無異議通過了草案,卻迄今無一字公布,足見其做賊心虛。其如意算盤是今年3月強行通過造成既成事實,強加於台灣人民,強加於國際社會。而包括美國在內的國際社會卻態度曖昧,使中國的賊膽壯了起來,3月人大通過此法的可能性極大。

那麼是不是可以等到3月公布此法後再評論呢?不可。公布後當然還要評論,但公布前也要預作評論,叫做打預防針。因為事實已經清清楚楚,《反分裂國家法》是針對台灣的,就是盜竊台灣法,就是吞併台灣法,就是侵略台灣法。台灣人民可以不預防嗎?國際社會可以不預防嗎? 台灣的民主讓中國不安

台灣的自由和平發展,是對中國軍事極權統治的最大威脅。毛澤東為什麼不怕台灣威脅?那時蔣介石還喊「反攻大陸,滅共統一」呢!因為毛澤東知道,他與蔣介石,一個共產黨的黨國,一個國民黨的黨國,都是「一個領袖,一個主義,一個黨」專政,彼此彼此。蔣介石「反攻大陸」是假,為了維持黨國統治是真。毛澤東「解放台灣」也是假,維持黨國統治是真。蔣介石的小黨國威脅不了毛澤東的大黨國。所以毛澤東對尼克森、季辛吉講,「台灣交給後代,一百年後解決」。但毛澤東沒有料到,他死後國民黨的黨國統治不下去了,經過寧靜革命,台灣已是自由民主現代國家的東方典範,磁鐵一樣吸引著共產黨大黨國裡渴望自由民主的人民,讓他的繼承者坐立不安。

那麼為什麼鄧小平不訂、江澤民不訂,偏偏等到胡錦濤才訂這個法呢?有人說「這是胡錦濤厲害,掌握了制高點」。我看未免太抬高了胡錦濤。鄧小平是把希望寄託於美國政府對台斷交、撤軍、廢約,逼蔣經國同他談判「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實現「第三次國共合作」,制訂了「八十年代統一時間表」。他沒有想到蔣經國以「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回應,把台灣的生存與發展匯入了全球第三波民主化的歷史主流。

中國黔驢技窮打法律戰

江澤民沒有當過一天兵,沒有打過一天仗,卻喜好炫耀武力,發展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與大國軍事爭霸。他執政13年,年年軍費兩位數字增長,以為他的核彈、飛彈威脅,足以終結台灣的自由民主進程。他沒有料到:1996、2000兩回文攻武嚇,卻見證了國民黨黨國統治的終結和民主在台灣的飛躍。

等到胡錦濤上台,2004連戰「拿回政權,再造黨國」的復辟戰再遭幻滅,表明中國的統戰也罷、武嚇也罷,均無法使台灣的歷史逆轉。所以胡錦濤《反分裂國家法》的出籠,正是黔驢技窮迸發出中國吞併台灣的最後一聲空吼,並無特別高明之處。所謂「法律戰」,更是不值一哂的自欺欺人之談。事實很清楚:中國的《反分裂國家法》,只能管中國那個960萬平方公里國土,13億國民的共產黨一黨專政的大黨國,管不到台灣這個3萬6千平方公里自由國土、2300萬自由國民的現代民主國家。那個號稱「中華人民共和國」,都不給國民一點自由的大黨國,已經在世界上存在了55年零4個多月;從毛澤東起,沒有少喊過「打到台灣去,活捉蔣介石」的口號,一直喊到鄧小平的「一國兩制」和江澤民的「江八點」,始終未能阻擋得了台灣人民走向自由的歷史前進腳步。

台灣與中國呈現對比狀

什麼是台灣海峽現狀?一邊是全球第三波民主的浪潮中脫穎而出的新興自由民主國家台灣,被譽為亞洲與世界的民主典範;一邊是中國共產黨專政的軍事霸權帝國,其領導人胡錦濤剛剛被評為「全球最殘暴的十大獨裁者」的第四名(前三名為蘇丹巴希爾、北韓金正日、緬甸丹瑞)。

一邊是政治自由、經濟繁榮、文化普及,國家競爭力居世界前列,國民所得14000多美元的現代先進國家台灣;一邊是政治高壓,動用3萬名保安警察監視網民,控制媒體,侵犯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官員貪瀆腐敗盛行,國民貧富懸殊,平均國民所得僅千餘美元的軍事極權國家中國。

胡錦濤不知天下有羞恥事

今天胡錦濤祭出一個《反分裂國家法》,難道真的比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還高明,憑藉此法就能夠把一個自由民主的台灣活生生消滅掉,變做世界上最後一個軍事極權帝國的「一部分」麼?如此荒謬不稽的狂妄野心,還要稱之為「法律戰」,實乃對「法律」二字的褻瀆。毛澤東無法無天,老實承認自己是「和尚打傘」,也不至於狂妄到想吞併台灣,畢竟還有點自知之明。胡錦濤上台伊始,居然狂妄到想盜竊民主台灣為其專政黨國所有,其無法無天確超過毛、鄧、江;還要掛出什麼「法律戰」的招牌。這就是中國人所謂「既要當婊子,又想立牌坊」,不知天下有羞恥事。

一手制訂蓄意吞併台灣的《反分裂國家法》,一手利誘歐盟打開軍售大門,中國究竟想幹什麼難道還不清楚?那就是以專制統治與軍事擴張兩手結合,阻擋自由與和平的歷史主流前進。

中國為何軍購?

中國前外交部長陳毅當年曾說:「中國寧願當掉褲子,也要搞出原子彈」。結果是1960年代初全國餓死3000多萬人,於1964年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現在中國擁有全球最龐大的軍隊和武警部隊,擁有原子彈、氫彈、飛彈和各種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江澤民統治時期從俄羅斯、烏克蘭購進大量現代先進武器和軍事科技。今天胡錦濤還嫌不夠,要歐盟打開軍售大門,購買西方先進武器。他要幹什麼?

要知道中國億萬人民還處於極度貧困狀態。河南有整個村莊以賣血給政府為生,導致整村淪為愛滋村。大量貧困家庭繳不起學費,子女被摒棄於校門之外;病患因繳不起醫藥費被摒棄於醫院門外。歐洲武器一不能當飯吃、二不能當衣穿、三不能治愛滋病、四不能讓失學兒童識字,中國要它何用?

獨裁政權本質虛弱

一個是防禦敵國侵略。中國的敵國在哪裡?今天世界上找不出一個國家想打中國,八國聯軍開進北京,日本軍國主義南京大屠殺的時代已經過去。毛澤東曾經以蘇聯為假想敵,「深挖洞,廣積糧」,就是防禦褻蘇軍入侵。現在蘇聯已走入歷史,而俄羅斯同中國結成戰略夥伴,急於拿現代武器裝備中國軍隊以賺取硬通貨。至於周邊的印度、越南、韓國,都挨過中國打,誰還想惹中國?美國上世紀50年代初在朝鮮同中國交了手,也不想再惹中國,當年蔣介石叫嚷「反攻大陸」,美國政府一再阻止,就是怕被拖下水。所以今日中國堪稱既無外敵、又無內敵;而自己製造的、外國進口的各式武器,樣樣俱全,哪裡還需要買歐洲武器來防禦入侵?

再一個是武力威脅自由國家和爭取自由的本國人民。一切獨裁政權在本質上都是虛弱的,因為統治者的權力不是來自人民,缺乏人民支持,他們最害怕自由。所以迫害自由的軍事暴力和政治欺騙,就成了軍事獨裁政權的命根子。制訂《反分裂國家法》與打開歐洲軍售大門擴張軍備,正是同時運用政治欺騙與軍事暴力,威脅自由國家和爭取自由的本國人民。

慕尼黑教訓未過時

歐洲國家不要忘記上世紀30年代的慕尼黑教訓。當英國(張伯倫)、法國(達拉第)為安撫德國獨裁者希特勒而犧牲捷克人民的自由時,英國、法國及全世界人民的自由也同時受到了威脅。對希特勒迫害自由的軍事暴力和政治欺騙的妥協,曾經導致當時33個自由國家中的22個都變了天,只剩下11個。以至讓全世界人民付出反法西斯戰爭的巨大代價,才得以重建自由與和平。
慕尼黑教訓沒有過時。當西方的鴕鳥戰略家們夢幻般地歌頌中國是21世紀世界經濟發展的火車頭,是跨國資本從取之不竭的廉價勞工身上榨取超額利潤的「資本主義天堂」時,一個由西方資本和技術(包括軍事技術)扶植的東方霸權帝國正在軍事崛起。它已經不滿足於己有的和從俄羅斯、烏克蘭獲得的東方武器,轉向歐洲張開它的血盆大口了。這個東方軍事霸權帝國毫不諱言,它要以「非和平手段」來對付所謂「台獨」,即對付維護台灣的生存與自由、拒絕中國吞併的台灣人民。

台灣怎麼辦?

有人恐懼了。有人退縮了。有人甚至連對台灣這個自由民主國家的國家認同和繼續推進台灣自由民主進程的憲政改造都不敢了。

預防中國霸權三法

恐懼和退縮,不可能換來自由與和平,只能鼓勵軍事霸權帝國得寸進尺,更加得意地運用其政治欺騙和武力威脅壓縮台灣的自由與和平。

軍事霸權帝國運用政治欺騙與武力威脅兩手,需要的正是自由人民的輕信與恐懼。而一旦自由人民不再輕信與恐懼,政治欺騙與武力威脅立即失去效用,軍事霸權帝國也就無所用其技了。

因此,台灣人民預防中國霸權「法律戰」與「軍售戰」之法:

第一,去恐懼。我寫過一本《去恐懼,開創台灣歷史新時代》。對付中國霸權的「法律戰」、「軍售戰」,還是這三個字。他訂這個法,買歐洲武器目的就是要你恐懼,退縮,投降,接受他的什麼「九二共識」、「一中原則」。所以你越怕,求他不要訂,他就越得意,越要訂。你不怕,他訂出來,也就成廢紙一張;你不怕,他花錢買歐洲武器,也就成廢鐵一堆。

第二,不輕信。什麼「和平方式解決台灣問題」、「非和平方式解決台獨問題」,怎麼解決?還不都是霸權中國吞併自由台灣之夢,還不都是誘使台灣人民從自由走向奴役之路?欺騙的目的是分裂台灣人民,切勿輕信上當。

第三,再前進。國家認同,憲政改造,經濟優先,文化提升,是維護台灣生存、自由、發展之必需,台灣的自由、民主、發展之路不容逆轉。要相信時間在自由一邊,未來在自由一邊,只要台灣人民堅持走自由之路,世界人民和中國人民終將站在自由的台灣一邊,迫使中國從奴役走向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