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江丙坤登陸「朝貢」,正是為國民黨聯(連)共制台的「奧戲」揭開序幕

 

—為推翻執政黨,連戰把反分裂法看做針對執政黨,竟跑到北京找盟友,其冒進做法,注定葬送國民黨的政治前途。 2005-03-30


就在台灣百萬人民站出來向中國「反分裂國家法」嗆聲,讓全世界輿論對台灣民意充滿同情與敬意的兩天過後,一個由從來不是以政治見長的副主席率領的30餘人國民黨代表團,卻突兀地出訪中國,說是在進行「緬懷和經貿之旅」,釋放出讓外國媒體莫名所以的訊息,因為他們怎麼看,這都像一趟「朝貢」或是「叩頭」之旅。

連國民黨本身都搞不清楚這項「上京」行動的真正意涵,所以上午有人得意地稱,這是「國共第三度合作」,下午就立刻有人加以否認;稍早一直有人在放風聲,說這是為連戰的訪中處女行鋪路,現在因為時機敏感,被問到的人也開始三緘其口,不願再對連戰是否去北京,何時去北京,以及去北京幹什麼加以說明。

相信北京的領導人也很難想像,怎麼會有這種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他們因為錯估情勢,在兩岸氣氛正在改善的時候弄了一個讓全世界文明社會都搖頭的「反分裂國家法」,正在苦思怎麼表演才能改變自己的國際形象,結果一個傻呼呼的國民黨代表團自己送上門來。不會有人認為這個代表團有任何協商能力,因為行政權在執政黨手裡;不會有人認為江丙坤是明日之星,因為他從來就是「班長型」的事務官僚;不會有人認為決定這趟「叩頭」之旅的連戰還能主導未來十年台灣的政局,因為這位從2000年以來一直無法跳脫敗選情緒的國民黨黨主席已經宣佈八月下台,爭奪未來黨領導權的王金平、馬英九都已經誓師開跑,連戰就像他搞錯而形容前總統李登輝的說法,是即將過氣的政治人物。雖然如此,正苦無球可打的北京剛好可以藉這個搞不清楚自己角色定位的國民黨糊塗團大玩統戰遊戲。


在台灣因中國通過「反分裂法」受到這麼大傷害,而全世界文明國家輿論一致同情台灣的時候,是甚麼樣在野黨和在野黨領袖才會覺得事不關己,甚至極力配合讓對岸的敵人得到更有力的施壓槓桿?

連戰2000年敗選後的心理狀態已一而再、再而三導致他無數令人難以置信的言行。最近一次是他對許文龍「退休告白」的評語。許文龍70多歲的人,一輩子支持台灣意識,退休後一年,突如其來地在「326反反分裂法大遊行」當天發表感言和台獨劃清界線,任何一個腦筋清楚的人都曉得,這一定是他在中國的投資受到箝制的緣故,然而我們這位芝加哥大學政治學博士的連主席卻表示,他佩服許文龍的勇氣,說出心裡想說的話。這就像是一個極權國家的壓迫者,在酷刑取得政治犯的違心告白之後,還稱讚那被折磨得不成人樣的人犯,說他十分勇敢,說出心裡想說的話。連戰的話,再怎麼聽,都像是在北京的那些壓迫者得手後還賣乖所說的話。

本來我們這個民主社會裡,有人支持台獨,有人支持統一,那是很正常的事,有爭議就用民主方式去解決,這是這個社會最大的公約數。當對岸的中國威脅要用「非和平」方式解決,這個社會裡面的人當然是一致反對它,全世界文明國家的輿論也因此同情、聲援台灣人民。現在台灣的反對黨領袖因為敗選的恩怨無限上綱,把他和執政黨之間的爭議變成「敵我矛盾」,把他和北京威脅者之間的關係看做「內部矛盾」。為了抵制執政黨,為了推翻執政黨,連戰把對岸的武力威脅看做是針對執政黨,竟然跑到北京去找盟友,想要聯(連)共制台。這樣的冒進路線固然一吐連戰個人鬱結了幾年的怨氣,但注定要埋葬掉整個國民黨在台灣的政治前途。只是連戰八月拍拍屁股就走了,國民黨未來前途與他何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