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不容青史盡成灰」

 

李正三

歲月悠悠,二二八己是發生在五十八年前的陳年往事,很多親歷其境的人士多已老成凋謝,但一些受難、受害者的親人、後代卻漸茁壯成人。顯然對這段台灣人慘痛灰暗的歷史,台灣人仍然緬記於內心的深處,永不釋懷。二二八先烈的英魂重新呈現在去年兩百萬人參與的「二二八牽手護台灣」波瀾壯闊的人潮中,今年它將再次在「反併吞、護台灣」—海內外台灣人為紀念二二八同步舉行的抗議「反分裂國家法」活動中發酵。如同猶太人不忘二次世界大戰中被納粹屠殺一樣、二二八將成台灣人共同的歷史記憶,永遠長流。

1987年解嚴以後,二二八不再是不可觸及的禁忌,有關二二八的祕密稿本、報告、大事記、訪問記錄、回憶錄,及各學者專家的研究著作、出版書籍已逾百種。在我看來,二二八的研究仍有兩大缺陷:一是「真相沒有大白」,二是「屠殺的責任歸屬沒有釐清」。政府還有很多二二八的真相尚未公佈,比方說很多消失的菁英是被那個單位逮捕?在何地如何處決?現屍首何處?現在仍然不知道;更嚴重的是誰是屠殺這兩三萬人的罪魁?誰該為這事件負責?台灣人的性命不能這麼不值錢,死了就算。到目前為止除了一位局外人、也是受害人的前總統李登輝,及無端頂罪的「二二八賠償基金會」外,還沒有一個二二八加害人為他們的屠殺罪行表示虧疚或道歉,相反的,除了陳儀因通匪案被槍決外,他們個個發財升官、榮華富貴,這又是多麼的屈辱台灣人!

不管是專家學者或政府官員,對二二八大屠殺的責任歸屬,大都非常涵蓄含糊,不敢勇於指名道姓,不願清晰揭發加害人的罪行,我深覺這種和稀泥的態度是不對的,正是因為這樣過於客氣的態度,才使那些二二八及白色恐怖的加害人的同伙、幫凶、後代,看破台灣人的手腳,認為台灣人依然可以「軟土深掘」,今天這些人還繼續盤踞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呼風喚雨,繼續為害台灣政壇。

歷史學家李筱峰教授是極少數的例外之一,在其近著「台灣人應該認識的蔣介石」書中,則詳列史實,不假辭色一一予以批判。我呼籲台灣人都要讀這本書,也介紹親朋友好看這本書,給李筱峰最熱烈的掌聲。二二八的史料有些己被燒毀,將永遠找不到真相,但有些當年國防部史政局等保存的報告、紀言、電報祕稿等則逐一解祕,有些實情行將更進一步流露。葉明勳在1988年發表一篇「不容青史盡成灰」的文章,認為讓青史成灰是人間的莫大遺憾,他強調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不只我們這一代要認識二二八,而且要把二二八的事跡傳諸子孫,把二二八做為台灣人的共同記憶,曉諭後代子孫不能重踏前人的覆轍。重溯二二八,尋回二二八失落的史實正是我們刻不容緩的責任。至於那位下令「嚴禁軍政人員施行報復否則以抗命論罪」的偉大蔣公,事後卻給予殺人愈多的罪首愈高的獎賞,完全口是心非,兩蔣不宜國葬則是可以確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