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別讓政治主張掩蓋判斷力

 

■ 李佳玟
■ (作者為成功大學法律系助理教授)


若說三一九事件為台灣帶來什麼負面影響,我認為是在此事件之後,經常出現之「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之心態的擴散。

所謂「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通常被用在宗教領域,因為神蹟難以驗證,只能訴諸個人經驗與信仰。三一九事件的發生,卻讓這個本屬於宗教領域的說法,擴及到台灣當代法律人力圖要改革的刑事司法領域。這幾年關於刑事訴訟法的改革,都是希望每個法院的判決都是站在可受檢驗的證據與推論之上,而不是法官個人恣意的判斷,三一九事件的發生,卻有可能讓多年的努力付諸流水。

關於過去發生了什麼,本來都是一種帶著現代眼光的回溯,而真相永遠只能用拼圖的方式來找尋,這是作為人的限制。當所有的碎片出現眼前,選擇相信某些證人或證詞,有時候真的只是一種經驗與直覺。在此背景下,不同經驗的人,的確會對同一種證據有不同的判斷。這也是法官自由心證最常受到批評的地方。

然而,即使在判斷上有主觀選擇的問題,自由心證卻從來不是漫無限制的。透過鑑識科學的發展,透過理性邏輯的判斷,我們大致上可建立一定的規則,來檢驗某些證物的可信度以及某些證人是否說謊,來判斷法官的說理是否合乎經驗事理與邏輯,在在限制了法官自由心證的空間。因此,在當代理性邏輯與科學的發展之下,「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適用餘地事實上大幅地被壓縮,雖然不信者一樣可以透過不同審級來爭執,可是在有罪無罪的領域裡,沒有足夠的證據,超越合理的(無罪)懷疑,便不能任意指控他人。

三一九事件涉及政治爭議,不同政治立場的人,在判斷某些人證之可信度時,難免會有意見相左的地方,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必須強調的是,鑑識科學與理性邏輯的發展,早已為人的判斷設下重重的指導規則。面對三一九事件之調查說出「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人,到底是否真的曾經仔細檢視過相關證據?還是只是依照結果論,結果我喜歡的就信,不喜歡的就不信?

三一九事件最令人擔憂的影響,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成為一種普遍的託詞。結果是否可信,事實上可以檢驗,並且應該要被檢驗。一句「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卻堵住檢驗的可能性,背後掩藏的是一種根本不願意去檢驗相關證據的態度,不願意信任理性邏輯,不願意信任科學,不願意信任他人,也不願意信任作為理性人的自己。講難聽一點,是把統獨當作「神」在拜,認為只有這個是真的,只有跟著這個「神」,才是真相,所以才會有「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說法出現!

所以,懇請每一個希望知道真相的人,仔細地驗證一下調查團隊對所提出的證據到底是否可信,包括提出的證據究竟足不足夠,當事人的不在場證明是否可信,測謊的可信度究竟有多少等等。真相是不是真的「死無對證」?整個事件是不是真的存在一個「幕後主使」?「幕後主使」的說法是否已經暗藏前提?別讓你的政治主張掩蓋了你的判斷力,也別讓媒體或政客幫你決定,請好好地檢驗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