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兩部戰車一顆飛彈—心在淌血在翻騰

 

沈培志


中國制定「反分裂國家法」的前後,美國洛杉磯台灣僑民先後舉行了兩次抗議遊行活動,第一次在2月26日,第二次於3月25日;個人雖代表「台灣加入聯合國促進會」以及「民進黨美西黨部」前往參與籌備會議,但也因為參與其他社團如「洛杉磯聖東台灣同鄉會」,而「聖東」過去幾次美國獨立紀念日遊行有著亮麗的表現,所以被推派為總務組,總務組必須負責道具的製做,依照大會的決議,「聖東」必須製做像徵中國邪惡政權的大刀、斧頭、戰車等武器。


第一次做這麼大的勞作品實在是有點困難,又面臨籌備二二八點燈活動,時間上更是急迫,剛開始我們真的懷疑是否能如期「交貨」,但也沒有其他選擇了!有鄉親建議說,美國什麼都可以租,乾脆去租一部戰車,這是開玩笑,就算租到也不能開上大馬路啊!於是硬著頭皮從鋸下第一根木頭開始,接著像樣的骨架完成、貼紙板、裝炮管到上顏色,前後三天的時間終於完成了!有點喜躍但有更大的感傷。在製做的過程中,這麼一個念頭常浮現在腦中,如果我們台灣能夠自己製造精良的武器,今天我們何必忍受在野黨無理杯葛軍購預算,又何必忍受武器供應國的指指點點,更何必在乎中國惡法和武力恐嚇?


2月26日前往洛杉磯中國領事館抗議,以砸毀戰車為活動劃下句點,沒想到這個句點只是一個段落的句點,三月十四日中國通過惡法,舉世同憤。洛杉磯配合台灣國內的「反侵略護台灣」活動,再次籌備同步活動,「聖東」也同樣被指派再做一部戰車加一顆飛彈。這次我們有經驗了,只用一天就完成戰車,再用另一天完成飛彈,戰車不但更大,還用乾冰噴煙也加裝一枝機關槍。抗議遊行當天也是以砸毀戰車和飛彈來劃下句點,不過這次我深深的體會,這絕對不會是個真正的句點,真正的句點要劃在台灣實質的獨立建國之後,陳水扁總統說得好「不要自欺欺人」!沒有實質的獨立建國,沒有加入聯合國,在國際社會上沒有和所有國家平起平做,只是沉浸在本土政權的執政,這的確是「自欺欺人」!於是我們的勞作就必須一直做下去。

兩次親自操棒砸毀戰車,大家看到的可能是砸毀像徵中國霸權的戰車,我告訴大家,因為自己為戰車造骨架,我知道什麼部位最脆落最容易下手,事實上那一棒一棒換來的是心在淌血,而血在無奈的翻攪著,四百年了!我們還要做多久勞作,還要忍受多久這種既無國又沒家的日子?那個恨不是只有中國惡霸如此而已,那個恨是恨自己,為何不能做一部真正的戰車、造一顆足以反制中國的飛彈!那個恨是,為何國外許多獨立建國的政治家,他們念念不忘的是要給後代子孫一個有尊嚴的國家,因而他們獨立建國成功,然我們卻準備將這個艱難的擔子留給後代去解決;做一部戰車然後砸爛它,我若不是自欺欺人的話,還有其他的解釋嗎?這個恨化做一棒棒落在親自完成的戰車,直到它粉身碎骨,但恨並沒有消散,恨自己無能卻更深!謝院長也沒說錯“制憲正名要由民間來做”,我們民間不做,難道要等到人家說﹕“我做不到”後才覺醒嗎?


晚上回到家,一位鄉親打電話來表示,她看錯日期所以錯過參加遊行,她說那些「蟑螂」,我回答說﹕“是啊!打都打不死”,為表示歉意她希望能夠捐款給行動委員會,一時間我哽咽的說不出話來,鄉親就是這麼可愛,比照泛藍的人士對活動的冷嘲熱諷,這時恨卻化做安慰,安慰著憤怒的心翻騰的血,但明天、後天、台灣沒有實質獨立建國前,靠著安慰和發泄以及自欺欺人能夠過日子嗎?還是算了!學學林志玲、張惠妹,稱中國為「內地」,或是學學許文龍,反分裂國家法讓他踏實,更乾脆開始學簡體字準備再次迎接「祖國」?


為兩隻台灣國寶犬參加遊行而打扮,我讓牠們身上背著四心旗,並「客氣」的寫著“寧當台灣犬,不做中國狗”,其實我想說的是“寧當台灣狗,不做中國人”,這麼講對一些支持我們的中國朋友可能很抱歉,但事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