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阮銘專欄》 中國胡錦濤政權的危險動向

 

2002年胡錦濤出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之初,說過一些好話,如「以人為本」、「執政為民」、「科學發展」、「和平崛起」等等;也做了一些好事,如關注貧窮地區問題,SARS事件一度開放新聞報導,取消反人道的收容法之類。中國國內民眾曾寄於期望,國際社會亦有所肯定,或譽之為「胡、溫新政」,認為至少該比江澤民的13年改進一點罷?

 然而,胡錦濤自江澤民手中接過中共中央軍委主席(還有一個中國國家軍委主席,將於3月全國人大接任)之後,一反中國國內民眾與國際社會的期待,放出了與自由為敵、與和平為敵、與人民為敵的「三把火」。

 第一,國內強化箝制言論、信仰自由,宣示「政治學北韓」,啟動法西斯專政機制,與自由為敵。

 胡錦濤在四中全會就任軍委主席後的講話顯露殺氣,指責「國內媒體打著政治改革旗號宣傳西方資產階級議會民主、人權、新聞自由,散布資產階級自由化觀點,否定四項基本原則。針對這種錯誤絕不能手軟,要加強新聞輿論管理,不給錯誤思想觀點提供渠道。蘇聯就是在戈巴契夫提倡公開化、多元化,造成黨和人民思想混亂中解體的。」接著又在給中共中央宣傳部的批示中,提出「管理意識形態,我們要學習古巴和朝鮮。朝鮮經濟雖然遇到暫時困難,但政治上是一貫正確的。」

 由於中央政權箝制媒體報導中國的實情,鼓勵了各級貪瀆腐敗官員更加肆無忌憚壓榨、迫害平民。如最近遼寧國營煤礦爆炸,是在春節法定假期,官員強制礦工加班開採深層危險礦井引發礦震所致,官員以拒絕下井者課以罰款和解雇脅迫礦工。結果造成200餘名礦工慘死。

 正如中國網上一首題為《每一個活著的人都是你們的墓碑》中的詩句所言:「你們一次又一次死去,為的是讓你們的血變成煤。只要你們的血可以變成煤,你們就會繼續流血,這條路黑暗得像你們的礦井一樣沒有盡頭。」中國的胡錦濤政權,正是崛起在被剝奪了生存與自由權利的這些平民血肉之上。

 第二,對外軍事霸權擴張,制訂《反分裂國家法》,全球搜購現代武器準備戰爭,與和平為敵。

 江澤民統治中國13年,耀武揚威,軍費支出年年兩位數字增長,導致教育經費縮減,農村教育破產,農村經濟衰退。胡錦濤就任總書記的第一年,軍費增長率一度降至一位數9.6%,孰料第二年恢復到二位數增長。如今還嫌大量購買俄羅斯、烏克蘭武器和軍費科技不過癮,今年要打開歐洲大門進口軍事裝備。這是企圖軍事上聯歐制美,直接挑戰美國的全球戰略地位。

 三月中國人大即將通過《反分裂國家法》,這不但是對台海和平的挑戰,也是對人類自由與和平的挑戰。當年希特勒吞併捷克蘇台德區,還要通過慕尼黑同英法談判,今天胡錦濤竟以為自己片面立一個法,就可以去吞併一個2300萬自由國民、36000平方公里自由國土的現代自由民主國家,這不是比希特勒更野蠻、更無恥嗎?

 第三,粗暴壓制中國人民悼念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與人民為敵。

 中國人民悼念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具有比毛澤東時代悼念周恩來與鄧小平時代悼念胡耀邦更深刻的意義。悼念周恩來,是表達對毛澤東暴政的抗議。悼念胡耀邦,是表達對改革者胡耀邦遭獨裁者鄧小平打擊的不平並訴求以民主改革終結共產黨政權的專制腐敗。而趙紫陽,因直接反對鄧小平鎮壓學生民主運動遭迫害,被軟禁終身;在被剝奪自由的16年中,無懼於強大政治壓力,主張中國必須終結一黨專政,走自由民主之路,從而贏得廣大人民包括黨內改革派的敬佩。

 趙紫陽去世前,中國知識界與黨內部分元老即要求胡錦濤恢復趙紫陽的自由,取消鄧小平、江澤民強加於他的罪名,糾正1989年的歷史錯誤,啟動民主改革。趙紫陽去世後,民眾表示深切悼念,要求全國追悼,給予趙紫陽公正的歷史評價。

 胡錦濤不但拒不接受民眾與家屬要求,在新華社報導中顛倒歷史,強加趙紫陽犯了「嚴重錯誤」的不實之詞,並對自發悼念趙紫陽的民眾進行驅趕、毆打致傷,暴露了胡錦濤政權無人性、無人道的野蠻本質。

 胡錦濤與自由為敵、與和平為敵、與人民為敵的這「三把火」,破滅了中國知識界和民眾對所謂「胡、溫新政」的期待,認識到胡錦濤政權「以人為本」、「執政為民」等口號的虛偽。

 也有人產生疑問:胡錦濤如此輕易地把自己拋到了自由、和平、人民的對立面,究竟是脫下偽裝、露出原形,還是吃錯了藥,愚蠢一時?

 無論屬於那一種,對中國胡錦濤政權的危險動向,都必須認真對待,不能掉以輕心。過去可以說,胡錦濤還處在尚待作出選擇的十字路口,對於中國繼續走共產黨一黨專政的腐敗、黨國之路,還是終結這個腐敗黨國,走上民主法治現代國家的新路,舉棋未定。那麼今天胡錦濤不論出於何種考量,已經跨越十字路口,邁向了一條威脅人類自由與和平的危險道路。

 無論在台灣,在中國,在世界,關注人類自由與和平的人們,都必須密切關注中國胡錦濤政權的危險動向,制止這個危險政權繼續玩火,防患於未然。

 見微而知著。中國胡錦濤政權的危險動向,已經不是秋毫之末,而是一車乾柴了。但有人看見了;有人卻裝作看不見,實際上助長中國軍事霸權擴張威脅人類自由與和平。

 美國總統布希看見了,他當選第二任期後發表「自由演說」(Freedom Speech)指出:「自由是否能在我們的土地上存在,正日益依賴於自由在別國的勝利,對和平的熱切期望只能源於自由在世界上的擴展。」他針對胡錦濤說,「那些習慣於控制人民的統治者應該知道,為了服務你的人民你應該給予他們信任,開始踏上進步和正義之路。」

 胡錦濤的回答是進一步強化對內控制人民和對外軍事擴張,於是,就有了美日安全諮商會議的聯合聲明。聲明指出,「新的正在興起的威脅在亞太地區出現,製造不可預測性和不安定感」。這主要指中國軍事崛起對自由與和平的威脅。接著布希訪問歐洲,明確反對打開對中國軍售大門,這是從亞太和歐洲兩個方向遏制中國軍事霸權擴張,守衛自由與和平。

 法國總統希哈克卻見利忘義,裝作看不見中國胡錦濤政權對人類自由與和平的威脅,堅持向中國打開歐洲軍售大門。那個法國國防部長艾利歐馬利更荒謬,竟然說「如果法國軍售中國,中國的武器研發速度就會慢5年」!歐洲面對中國軍事崛起的麻木與自私,同上世紀30年代面對希特勒崛起時的麻木與自私如出一轍。

 中國胡錦濤政權的危險與史大林、毛澤東、赫魯雪夫時代的共產主義威脅不同。那時共產主義威脅的口號是「埋葬資本主義」,比較容易引起自由世界的警覺。現代中國共產政權的危險,是不但拋棄了「埋葬資本主義」的口號,而且學會了分化資本主義,利用貪婪的資本主義,抵制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實現其軍事霸權擴張。

 資本主義是可以分化的。希特勒就是以法西斯資本主義挑戰自由資本主義、人道資本主義。第二次世界大戰不就是法西斯資本主義同自由資本主義、人道資本主義的戰爭嗎?

 中國胡錦濤政權正在步希特勒的後塵,以奴役制度下取之不竭的廉價苦力(包括體力苦力與智慧苦力)和特權腐敗階層的消費市場,以及軍事霸權擴張需要的軍火市場,「磁吸」全球貪婪資本主義的資金、技術、武器投入中國。什麼是中國經濟奇蹟?就是礦工的血肉變成的煤,就是農村少女的青春和眼睛變成的精密電子產品,就是被奴役的普通苦力與智慧苦力的身體和靈魂堆砌起來的貪婪資本主義的「天堂」。

 中國人民曾經期待胡錦濤改造這座貪婪資本主義的「天堂」,變成自由、民主、人道資本主義的天堂。然而軍委主席胡錦濤作出的回答是:繼續利用全球貪婪資本主義,對內強化法西斯奴役制度,對外加速軍事霸權擴張,以立即通過《反分裂國家法》作為吞併台灣的重要一步。

 台灣又到了228紀念日。228是台灣人民的偉大覺醒,意識到為了台灣的生存與自由,必須終結外來政權的奴役制度,使台灣人成為台灣這片自由國土上的自由國民。這條路到今天走了58年。外來政權的物質鎖鏈已經打碎,台灣已經終結奴役制度獲得了自由。但精神的鎖鏈仍然禁錮著許多人的頭腦。

 台灣是主權獨立的自由民主國家。理所當然站在美、日與全球自由民主國家一邊,共同防禦正在興起的中國軍事威脅,守衛自由與和平。但也必須認清;主權國家的自由與和平,首先必須自己守衛。觀諸台灣對於中國《反分裂國家法》與美日安全諮商會議《聯合聲明》的輿論,似乎缺乏自由國家自由國民的自覺。或者同法國總統希哈克一樣,裝作看不見中國吞併台灣的威脅。或者在威脅面前退縮,主張向中國霸權退讓,配合中國吞併台灣的需要把台灣套進「一中」絞索。近來什麼「九二共識」、「憲法一中」之類外來政權精神鎖鏈的沉滓再度浮起。

 胡錦濤制定《反分裂法》就是要把台灣套進「一個中國」絞索。你自願套上,就是「和平」吞併;你拒絕套上,就威脅你「非和平」吞併。無論哪一種,都是把中國共產黨外來政權奴役制度強加於台灣人民,改變台灣這個自由國家的現狀。

 面對「和平」吞併與「非和平」吞併的雙重威脅,台灣人民的選擇不是二擇一,而是拒絕任何方式的吞併,守衛自由與和平。今天連阿富汗、伊拉克那樣長期處於恐怖統治與戰亂中的國家都在走向自由,難道能夠接受新的奴役制度以「和平」或「非和平」手段入侵,絞殺台灣的自由麼?當布希誓言將不可熄滅的自由之火照亮世界最陰暗的角落時,難道我們能夠接受世界最陰暗的中國共產軍事霸權制度來熄滅台灣這片自由國土上的自由之火麼?

 不能。今天紀念228的意義,是要喚起自由國民的新的覺醒,舉國上下團結一致,凝聚政府、國會、黨派、社會團體,全體國民意志,聯合世界各國自由人民,徹底揭露中國胡錦濤政權挑戰台海和平現狀,破壞台灣民主進程,妄圖吞併自由台灣的侵略本質,使台灣人民和國際社會認清,中國人大通過《反分裂法》,標誌中國霸權的軍事崛起和侵略行動的起步,將不僅危及台灣的生存與自由,也是對亞太地區和世界和平與自由的重大威脅。全世界自由國家、自由人民均應正視這一威脅,共同制止中國的軍事霸權擴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