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又見慕尼黑精神

 

◎孫慶餘


被陳水扁寄予高度期待的「連胡會」、「宋胡會」,以犧牲中華民國主權收場。國民黨一開始就接受了中國版的「九二共識」。親民黨則想努力達成「一中各表」或「各表一中」共識,卻被中方一口回絕,最後做出結論「1992年海基會與海協會達成的共識就是,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即九二共識(兩岸一中)」。中國駐聯合國代表沙祖康還在世衛調侃台灣說:「中國只有一個,台灣沒有主權,連戰、宋楚瑜到中國訪問都是這樣說的。」中國衛生部長高強也把矮化台灣,謔稱為就是「送台灣大禮」、「照顧台灣骨肉同胞」。

無論陳水扁或宋楚瑜都有一個誤解,以為中國為了加速與台灣接觸,中華民國的存在(即「一中各表」)某一程度是可以接受的,至少「各說各話」如九二年事務性協商是可以被容忍的。但宋楚瑜一登陸,「中華民國」馬上被禁口,證明了扁宋的過度期待是一廂情願。連宋不只沒有推銷他們在台灣誇耀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還接受中國的「九二共識—一中原則」。

換言之,連宋除了獲得紅地毯接待外,在國家主權及政黨定位上都「賠了夫人又折兵」。從今以後,「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已經不見,「一中原則」的九二共識成為國親新定位。國親的中華民國已經淪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附屬品。拿著「憲法一中」招搖撞騙的人已被宣告破產。沙祖康等人連台灣「憲法」都否定了,又哪有國親及台灣統派所稱的「中華民國憲法一中」?真正的「憲法一中」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一中」!


連宋就像張伯倫

連宋的「談叛變屈服」,讓人想到張伯倫的慕尼黑協定。中國版的「九二共識」無異「慕尼黑協定」。連宋讓胡錦濤予取予求,就像張伯倫讓希特勒予取予求。1937年,張伯倫當選英國首相,立即向納粹德國示好,讚揚希特勒「反共」,並說「為適應新情況」,英國不反對「歐洲現狀做適度調整」,意思是鼓勵希特勒東向擴張。希特勒見機不可失,遂繼「合法併吞」奧地利後,要求捷克蘇台德區「自治」,並在捷克邊境集結重兵,其情形有如中共製訂「反分裂法」,宣稱台灣海峽是中國內海。

英法緊急電商,張伯倫決定赴德國一行。希特勒以最輕蔑方式會見張伯倫,並向:「英國是否同意割讓蘇台德區?」在希特勒咄咄逼人下,張同意只要德國不進犯捷克,他個人不反對,但需回國先做交涉。於是張伯倫取得國會批准,又迫捷克屈服。捷克總統憤而表示:「我們被卑鄙的出賣了。」


希特勒一步未讓

張伯倫帶著出賣捷克的計劃書再訪德國。這次他像連宋一樣,受到帝王般禮遇。但極權國家的禮遇往往意味「表象」換「原則」。希特勒告訴他情況已經有變,必須再割讓三塊土地,否則無法善罷干休。張伯倫無功而返。

捷克政府拒絕希特勒新要求,英、法、捷三國進行戰爭部署,大戰眼看一觸即發。此時美國出面調停,主張召開國際會議(用意是排除蘇聯介入)。希特勒將計就計,邀請英、法、義三國首腦到慕尼黑開會。最後得出希特勒一步未讓的「慕尼黑協定」。

「慕尼黑協定」是二次世界大戰的真正起點。因為希特勒看穿了西方國家的懦弱及「犧牲小國,成全大國」。他得到他要得到的一切,卻只付出一紙英德、法德《共識聲明》,也就是德國與英、法永遠和平。張伯倫還為這趟「和平之旅」興奮莫名,一回國就對英人說:「在我國歷史上,這是第一次把光榮的和平由德國帶回英國。」法國總理達拉第也說:「捷克的犧牲是為了和平。」他們的興奮讓人想到連宋的興奮及「和平之旅」。


張伯倫淪為笑柄

可惜沒有多久,達成目的也完成軍事準備的希特勒悍然撕毀《聲明》,再向下一侵略目標邁進。以張伯倫(包括當時英、美、法)為代表的綏靖政策終於徹底失敗,為人類史上留下笑柄。希特勒的慕尼黑會議更成為侵略者「笑臉攻勢」的一個著名典範,不輸今日中共為「反分裂法」解套而安排「連胡會」、「宋胡會」。

邱吉爾曾對張伯倫的綏靖政策作過準確預言:「這些人是一群給鱷魚餵食,希望它最後才吃自己的人。」連宋給中共鱷魚餵食,台灣統派媒體也給中共鱷魚餵食,甚至陳水扁都對「扁胡會」存著美麗幻想。他們都忘掉了「覆巢之下無完卵」。中共一旦要奪取台灣,還會分獨派與統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