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兩岸關係的轉變與機會

 

徐永明

  連、宋先後出訪北京,國際媒體認為是中共企圖透過與在野黨互動,進而孤立執政的民進黨,尤其是想要迫使陳水扁總統接受「一中原則」,而附帶的效果還有減低「反分裂國家法」的國際衝擊,降低因為立法中非和平手段所引起的區域緊張,從這些對立的角度來看,或許可以說北京因為「胡連會」隱然成為贏家,但從長期影響看,是正面還是負面則需詳加觀察。

  北京繞過民進黨政府和在野黨打交道,雖然一時會有以民圍官的壓力,甚至可以達到分化台灣內部的效果,但是北京也同樣面對國際社會,乃至台灣民眾檢證的壓力,尤其是在「反分裂國家法」制訂之後,邀請連、宋來訪是表示善意,但也同樣面對必須有具體作為的壓力,這是在高規格接待,以及致贈貓熊與金絲猴之外最困難的,證諸連胡會「新聞公報」的五點共識,除了第五點建立國共兩黨的制度性交流管道,是國民黨可以自己進行之外,其他四項都需要執政黨的認同。

  尤其五點共識第一點:在九二共識的基礎推動和平協議;更是民進黨政府所不能認同,這在連戰出訪前的扁連電話會議中,已經是為兩黨所認知清楚的,這個差異提醒了:個別在野黨主動在兩岸關係上出擊,會不會在台灣內部形成更深的分歧,而北京在面對個別在野黨領袖時,會不會因此而有統戰與分化的空間,這都是值得朝野深思的。
  表面上看起來,台灣的政黨競爭衍生到了兩岸關係的作為上,北京也因此而有比較大的策略空間;但是換一個角度看,原本僵持毫無互動的兩岸政治關係,也因此有了發展的契機,透過在野黨領袖的先後出訪,一個握有公權力的執政黨,可以各黨的共識:中華民國的生存與發展為基礎,選擇戰略的制高點,透過積極的經營,讓目前的大陸熱轉化為兩岸關係的轉機。

  首先,透過在野黨領袖與中共高層的對話,可以試探胡溫體制的底線,如果在不簽署協議,不違背台灣官方立場的前提下,這些共識與意向,都可以提供資訊來探索中共目前的政策思維,尤其在反分裂法的壓力下,北京有強烈的動機來表達對台灣的善意,雖然有刻意作球給在野黨之嫌,但是理解對方的政策作為卻是當務之急。

  再者,透過在野黨領袖的競合關係,可以形成對北京的策略壓力,尤其連戰與宋楚瑜兩位主席的行程相當地接近,「連胡會」的成果必然會拿來與「宋胡會」相比較,例如連胡會無法釐清的,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的途徑與方式,宋胡會反而提供了進一步探討的機會,很難想像這兩組高峰會的討論過程與成果會是一致的,其間的差異就提供了台灣政府相當豐富的資訊,乃至進行操作的空間,此時,表面上面臨孤立的民進黨政府,反而是位居操控的地位。

  這又必須與執政黨的在野黨策略相關連,當民進黨與共產黨在九二共識上分歧導致無法直接對談時,在野黨的登陸形成了間接的談判管道,而民進黨與親民黨間,因扁宋會的十點共識,而讓宋胡會有了準(quasi)官方接觸的二軌色彩(track two),這樣的發展是需要政黨在競爭之外,有更進一步合作的思維。

  如此,當執政黨站穩制高點,在野黨間彼此競爭,而執政黨又與登陸的在野黨有策略上的思維,這時候,北京透過在野黨包圍執政黨的操作,反而提供台灣一個主動經營兩岸關係轉機的「機會之窗」,這才能化解兩岸僵局,乃至減緩台灣內部的政治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