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傳統週記事之二

 

(也是宛然如人)

亦宛然掌中戲團赴美國和墨西哥表演,前後達四十二天,第一站前往墨西哥參加「墨西哥第18屆國際偶戲節」,最後一站到達洛杉磯參加2005年台美人傳統週,表演隔天返回台灣之前,筆者有幸與該團成員餐敘甚感興奮,因為筆者在這次傳統週負責文宣的部分,在進行『亦宛然』的文稿編排時一直有個疑問,那就是『亦宛然』是什麼意思,為何用這三個字當戲團的名字?說來慚愧,雖然筆者也是從小就經常徘徊在野台戲棚下,但一直沒有去注意戲團的名字,反正有布袋戲可看就很高興了,更不用說想要去暸解戲團名稱的含義。

當晚筆者提出這個問題請教李傳燦團長(李天祿之子),李團長表示,『亦宛然』是當時飽讀詩書講古著名的黃福先生所取,黃福先生提出幾個名字,李天祿先生選擇了『亦宛然』,覺得這個名字最能表達掌中藝術的精髓,達到「木偶有靈能作我」的境界。李團長指著身上制服的一一布袋戲偶的標誌,他說第一,「亦」字是不是很像這個標誌,有頭有手也有腳,第二,「亦」含有「也是」的意思,也就是說「也宛然如人」,雖然是木偶,但經過十指的舞動,也能栩栩如生宛如真人,李團長接著說,如果用台語唸『亦宛然』雖然不是很順口,但事實上這是台語古音;現在很少人用「宛然」,幾乎都是用「親像」(台語)...。

至此筆者終於恍然大悟,更覺得布袋戲團何止是戲劇表演而已,連名字都可以取得如此詩意又如此有含義,可惜以前總被歸為野台戲上不了台面,甚至日據時代遭日本政府打壓,國民黨時代也受打壓,幸好有這些堅持文化傳統的戲劇人不斷的努力。

李團長又表示,傳承的問題是他最憂心的,目前雖然有許多學校開班,但也只是進一步讓學童暸解布袋戲的簡單技巧而已,無法達到培養專職專業的新一代,李團長說,目前有一位他的接班人,但也已經三十幾歲了,再下一代的培養至今還沒有個眉目,雖然他們很用心的在培養,但是希望政府能夠正視文化傳承從旁協助。

筆者以為,他們沒有影歌星的知名度,也不受媒體的追逐與報導,但是為了文化傳承他們默默的付出,這種精神值得欽佩,所以在傳統週的記事系列堹S別記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