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台灣人有自己的台灣學校嗎?

 

余伯泉


語言是文化的靈魂,為了搶救處於危機中的台灣母語,台灣自2001年起,教育部規定全國國小全面實施台灣母語教育,這是國民黨教育部在1999年便已經決定的政策,民進黨新政府上台後如期實施,換言之,這是藍綠共識。僑胞教育在一定程度上是國內教育的延伸,國內母語教育已經熱烈展開,海外台灣母語教育按理也應跟隨展開,但事實不然。這到底為什麼?

首先,可能的理由是海外學童要學英語又要學華語,沒有時間學台灣母語,所以僑委會推動動機弱,這個理由不太成立,因為國內國小學童也必修英語。其次,可能的理由是台灣母語缺乏良好的教材教法與師資,所以僑委會推動動機弱,這個理由不太成立,因為台灣母語已經發展出良好的教材教法,母語課本甚至比僑教華語課本漂亮,而且已經在海外進行學華語順道學台語的師資培訓。

如果上述兩個理由都不成立,那麼問題的重點便是「組織管理」:國內國小幾乎都是公立學校,政府政策可有效執行,但海外僑校幾乎都是私立週末型中文學校,對台灣母語不熱衷。於是便逼出一個嚴肅的問題:「台灣人有自己的台灣學校嗎?」答案是:有嗎?

過去台灣人團體已經投入政治運動改革,並陸續投入文化運動改革,但新政府至今已經五年,有多少人投入語言運動改革呢?而語言是文化的靈魂,台灣人不斷地將自己的子女,送進中文學校,但不少中文學校並不認同台灣。新政府僑委會繼續前政府的老路,繼續支持中文學校,不問其認同台灣或認同大中國框架。台灣人團體曾努力在中文學校之外,另成立「台語學校」與「台灣語文學校」,但卻招不到足夠的學生,學生要學華語。

2004年我從美東到美西的旅途中,不斷地思考這個問題,我向紐澤西台語學校校長張文旭請教,如果台語教會的台語學校都不能招到足夠的學生,台語教會的前途堪慮,台語學校與台灣語文學校是否可能轉型為台灣學校,教華語也教台語,如同台灣的國小,學華語也學台語。而「華語」教的是台灣品牌的「台灣華語」,而不是大中國框架的中文,換言之,我也在問:中文學校是否可能轉型為台灣華語學校或華語學校,教華語也教台語。

2004年8月20日我與李素慧、莊陳月琇、陳淑蓉老師等在北加州台灣會館舉辦兒童夏令營,旅途中思考的台灣學校,與黃秋蘭老師、黃美星館長如逢知己,相談甚歡。當天下午又剛好向董事會張信行醫師、張祿生等諸位董事提供台灣學校的想法,董事會立即決定開辦台灣學校。後來,又在聖荷西台美長老教會碰到陳美杏老師,憑著信心大家化不可能為可能,共同努力在二十幾天內,讓台灣學校開學了,教華語也教台語。

回到台灣後,為了提供台灣學校華語教材,曾經自掏腰包花了幾萬塊,努力將僑委會的兒童華語教材加以改編,快遞到北加州台灣會館,後來不了了之。2005年4月終於出版自己的生活華語教材,搭配E-Pen電腦軟體與音樂CD。

繼政治運動改革、文化運動改革之後,是否需要有台灣人團體投入語言運動改革呢?新的趨勢是華語具有全球第二大語言的潛力,主流社會學習華語者快速增加,到底他們學到的是台灣品牌的華語,還是中國品牌的普通話?中國有中國的看法,我們無奈但給予尊重,但是台灣人團體如果不向主流社會推展台灣品牌華語,全球快速成長的華語市場,將是中國品牌普通話與大中國框架中文的二合一天下,這是台灣人團體不能不嚴肅思考的課題。「面向主流社會,傳播台灣品牌價值」不得不是台灣學校的第二波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