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台獨運動與反/後殖民論述

 

◎陳儀深。 2005-05-26
(作者為中研院近史所副研究員)

5月21日台灣歷史學會舉辦一場〈後殖民論述與各國獨立運動史〉研討會,邀請多位學者分別探討歐洲、美洲、西藏、科索沃、塞爾維亞等國家的經驗,也盡量歸結到台灣獨立運動的回顧與檢討。無論是以「民族國家」為追求典範的歐洲模式、以「移民國家」為主體的美洲模式、以「反殖民主義」為主力的亞非模式,或是在強權卵翼下發揮「島嶼智慧」的太平洋模式,都無法完全套用在台灣身上,但是都可以提供台灣一定程度的借鑑。


台灣主體性遭國民黨迫害
近代台灣是一個移民社會,清國統治時代頻繁的分類械鬥,顯示台灣住民的「主體性」未明,日本統治時代則因交通比較發達、教育相當普及,並且相對於日本(內地)人而產生了本島(台灣)人的概念。值得注意的是,台灣原住民也是到了日治時代才開始有文字紀錄的歷史,日本政府的有效統治使原住民從原來的部落認同逐漸轉化成更集體化的族群意識;太平洋戰爭期間經過八次「高砂義勇隊」的招募與編組,出征南洋的「空間移動」改變了原住民的部落圖像,相當程度塑造了原住民的主體世界。

可是,戰後中國國民黨政府接管台灣,二二八之後大力推行「中國化」教育,在政治與文化方面都剷除日本時代的影響,把台灣納編為中國的一部份,包括原住民在內的台灣人主體性幾乎蕩然無存,也就是說,原住民和土著化的台灣漢人一樣,同受中華民族主義之害。直到1987年解除戒嚴以後,原住民權利運動做為民主運動、社會運動之一環,才逐漸確立其民族(nationhood)的地位。


連、宋臣服中國打壓台灣

所以,台灣的歷史經驗雖然是被「連續殖民」、「多重殖民」,但是若站在台灣人主體的立場,看待中國元素和日本元素的時候,還是要把輕重緩急、親疏敵我分別清楚,恐怕容易落入戴國煇式的虛無--他把二二八屠殺的原因歸責於日治時代台灣人菁英抗日不力;或者落入高金素梅式的錯亂--她根本是結合中華民族主義來打壓台灣人(包括原住民)的主體意識。

台灣到今天還無法正式加入國際組織成為正常國家,最主要是因為中國打壓,我們看到連、宋兩位黨主席最近訪問中國所流露的--對中華民族意識的臣服、對台灣意識的打壓,就可以瞭解台灣人處境之艱難,以及「反殖民」運動的迫切性,換句話說,「後殖民」論述只能作為反殖民運動的一種策略,或補充而已。這是歷史所決定的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