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國共合作與台灣民主機制

 

瞿海源
 

  國共兩黨以政黨溝通方式達成五點共識,特別是連戰以中國國民黨主席的身分,而胡錦濤以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的身分,率領兩黨高層舉行面對面的會議。至少在技術上,連戰在會談時以胡總書記而不是國家主席來稱呼胡錦濤。兩岸關係在這樣特殊的國共互動中有解涷的可能,但是台灣國內政黨關係及其運作又有矛盾和微妙的狀況,兩岸關係未來能否有所突破,大體上,要看台灣的民意和民主機制的運作和發展。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中共中央台灣辦公室副主任孫亞夫在連戰前往北大演講前一天,在北大對學生演講時,表示,如果國共雙方達成共識,「大陸會考慮到台灣的法律,採用非常適當的方式來呈現」。

  連戰訪問中國,有重大的象徵的意義,可能對兩岸關係與台灣國內政治發生重大影響。這是很值得深入客觀分析的。然而,連日來我們看到的分析評論,大都是分裂的,是對立的。支持泛藍的論者都給予連戰高度的肯定,甚至依舊是戒嚴時期歌功頌德的調調;標榜本土愛台灣的一方,把連戰又罵得極為難堪。這種分裂這種對立是台灣民主的產品,是最糟糕的一部分,因為如此對立如此分裂就表示不能溝通,不能理性討論的態勢。

  國共雙方為所謂的兩岸和平發展達成五項共識。最後一項「建立黨對黨定期溝通平台」,應該是最具實質政治作用的。

  看起來只是黨與黨溝通平台的建立,但是以中國共產黨專政的本質來看,中共必然會透過與國民黨定期的溝通,對台灣政治發揮實質的影響力,至少是牽制的力量,在大陸的中國共產黨和在台灣的中國國民黨透過這樣合作的方式,對台灣政治發生影響是非常詭異的,甚至會危害到國內的民主政治。

  但是,依台灣民主機制的運轉,並不能禁止兩個中國政黨的跨海合作。陸委會雖然聲稱連戰及國民黨有觸犯兩岸條例的嫌疑,但是民進黨政府顯然不能以法律來妥善處理這樣的政治問題。

  在國共五項共同願景中,不論是「盡速恢復兩岸談判」,「終止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乃至「建立兩岸經濟合作機制」,雖然國共雙方都以「促進」為名,避開國民黨在野越權處理兩方實務的狀況,但是其中細部提到「建立軍事互信機制」「全面、直接、雙向三通」等等有實質政策意涵的內容,似乎也已經不是單純的願景,而可能是國共有意合力推動施行的政策。

  國共這種合作態勢顯然對國內執政當局產生重大的壓力。然而,台灣民主政治發展至今,政府也已經不可能以兩岸關係條例等相關法律來處理這樣的政治問題,即使依法處理,也解決不了問題。

  國共這樣的會議是中國近代特殊的歷史產物,也只有在兩個政黨仍然不是真正的民主政黨時才可能達成。然而,國共會談總結的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終究會對台灣以及兩岸關係發生重大的影響。最重要的是,國共的共同願景將經過台灣國內的民主機制發生作用,國民黨以共產黨為後盾透過兩黨定期溝通平台,利用在國會的多數,以及積數十年統治台灣的實力,逐步落實促進四項重點工作。

  相對的,執政當局一方面不得不受到這樣國共結合政治力的牽制、影響,乃至導引,但在另外一方面,在掌握行政權力和公權力的狀況下,確實又有運作的空間。

  總的來說,國共共同願景的達成要依靠,也可以說是利用台灣的民主機制來達成,而台灣民主機制本身運作的問題,是連胡和宋胡會議發揮影響與否或是發生什麼樣影響的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