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國親聯共反美,美國該清醒了

 

林保華


連宋訪問中國,向胡錦濤匍匐稱臣,把共產黨勢力引向台灣內部,從而排擠美國在台海的影響力。美國國務院官員的有關談話,變相鼓勵了他們而助長了這個趨勢,以致布希總統要親自出馬致電胡錦濤,敦促胡錦濤應該和台灣合法選出的陳水扁總統接觸。

  但是,台灣一些在野黨政客可以公然勾結中國共產黨來干預台灣內政則已經成為事實,最後由民眾在任務型國代選舉的選票來穩住把持不定而左右搖擺的政府。

  事態的發展超出了美國的預料,原因是美國對國民黨與親民黨領導人的錯誤估計。美國還以為他們是兩蔣時代與李登輝時代的國民黨,那就是親美反共的國民黨。

  實際上,連宋過去的親美反共,不是他們的理念,而是為了維護他們的利益。一旦他們失去政權以後,美國尊重民主制度而不會幫助他們奪回政權,中國卻對他們抱有期望而對他們進行統戰,因此,他們把奪回政權的希望放在中國政府身上也就順理成章了。

  為了討好中國,他們就必須反美,因為美中兩個國家價值觀相反,制度也是對立的。雖然連宋沒有親自出面,但是,國親兩黨一些政治人物在失去執政地位後不斷的挑撥美國與台灣的關係,常常指責執政黨「抱美國大腿」,已經顯露他們親共反美、出賣台灣國家利益的立場。到後來他們不斷阻撓軍購案討好中國,危害台海的安全,更是成為中國軍事擴張的幫凶。

  可嘆美國政府一直看不清這一點,把台灣的政黨政治看作完全與美國一樣,忽略了台灣是剛剛誕生的民主國家,國民黨還沒有轉型為真正的民主政黨,特別是中國因素作怪,使國民黨情願投靠專制的中國以維護其利益而不願進行痛苦的民主轉型。因此,在他們已經公開打出「聯共反台」的旗號後,「聯共反美」也就是遲早的事了。美國政府對此必須有清醒的認識。

  幸好美國及時的發現這個問題,國會發揮了監督作用而採取一些補救措施。

  一,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海德等三十三位眾議員聯名致函給國民黨主席連戰,請連戰支持通過被擱置的重大軍事採購條例及特別預算案。信件措辭比較強硬。

  二,眾議院通過了國防授權法案,要求美國國防部放寬訪問台灣的軍方官員層級限制,目前美國現役將領及國防部副助理部長以上層級的國防官員不能訪問台灣。

  三,美國眾議院國際關係委員會非洲、全球人權與國際運作小組,通過國務院二○○六∼二○○七年授權法案中一項修正條款,支持台灣民選領導人自由參訪美國,不受限制。這項修正條款規定與台灣民選及任命的領導人直接對話,包括台灣總統、副總統、外交部長與國防部長,是美國的國家利益。

  有關軍購的問題,日前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包道格私下邀約立法院國防委員會三位召委餐敘,但是有的已經回絕。因為國親好不容易「破冰」向胡錦濤公開示好,如果應美國的要求通過軍購案,不是前功盡棄?對三十三位議員的信件,國民黨採取迴避態度。看來還沒有到與美國公開翻臉的時候以維持其欺騙性。

  至於後兩項法案與條款,到正式成為政府的行動還有一段距離,也可能被否決掉。但是,從美國的國家利益,從世界和平來說,這是正確的做法;甚至還應該進一步檢討過時的美中三個聯合公報,使美國的台海政策可以更加揮灑自如,做出更多的因應措施。譬如說對抗中國的打壓而加強台灣的國際地位,讓更多的國家可以仿效,美國提升與台灣的關係,有助於共同捍衛台海的安全。

 對美國來說,在民主台灣與專制中國兩種價值觀的角逐與鬥爭中,不應該做一個裁判,而應該下場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