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歐洲「政治地震」餘波蕩漾

 

◎洪茂雄

(作者為政大國關中心研究員兼第一所所長、歐盟研究協會常務理事)


最近兩個星期,德國和法國先後發生兩次「政治大地震」,衝擊所及,極為深遠。前者,足以使德國聯邦政府搖搖欲墜;後者,則撼動整個歐盟統合進程。


施若德面臨挑戰

五月二十二日德國人口最多又是工商重鎮的北萊茵-威斯特發里亞邦舉行議會選舉,執政的社民黨慘遭滑鐵盧,痛失執政長達三十九年的執政地位,迫使聯邦總理施若德宣佈提早一年改選聯邦國會。一般咸認,由社民黨和綠黨聯合組成的「紅綠內閣」,將失掉國會優勢,施若德也必鞠躬下台,德國很可能出現有史以來第一位聯邦女性總理,由現任基民黨黨魁梅克爾出任,寫下德國政治史上一段佳話。

比德國地方選舉的「政治地震」更來勢洶洶,其影響威力,幾可震撼整個歐洲令人驚愕,那就是五月二十九日法國舉行是否支持歐盟憲法條約的公民投票。儘管法國總統席哈克使出渾身解數,在短短二、三星期內上電視三次,大聲疾呼,鼓吹選民投下歐憲的同意票,並邀約歐盟重量級的政治領袖前來巴黎助陣,試圖扭轉民意一直處於劣勢的危機,甚至西班牙、德國刻意把公投和國會批准日期安排在法國舉行公投之前,希望能夠助一臂之力,來影響法國的民心動向,拉高選民支持度。


席哈克四面楚歌

可是,既使席哈克全力以赴,及其歐盟盟友鼎力相助,公投結果還是如民調顯示,反對歐盟憲法的選民高達55%,遙遙領先支持者的45%,無形中又為歐盟好不容易凝聚共識而寫下憲政史上創舉的歐盟憲法條約,投下難以預料的變數。

席、施這兩位扮演歐盟火車頭角色的盟友,何以他們對歐洲統合事業不遺餘力,並在國際關係並肩作戰對付老美,居然得不到選民的歡心,其故安在?席、施二氏很巧有某些共同特質:
席施二氏重大挫敗

其一,少年得志,都在青年時代步上政壇,四十歲出頭就嶄露頭角,席當選巴黎市長,施榮登下薩克森邦總理。
其二,席、施二人均在密特朗和柯爾長期執政之後,因選民厭惡舊政府政治獻金等醜聞而贏得選舉。
其三,聯手合作,使歐元順利誕生,並排除萬難讓歐盟第五次擴大,一口氣接納十個新會員國,創下歐洲統合史上新猷。
其四,席、施二氏都不顧大西洋聯盟戰略夥伴關係的友誼,如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美軍衝鋒陷陣,諾曼第登陸打敗納粹德軍,使法國重獲自由,以及東西方冷戰期間,美國不惜一切對抗蘇聯威脅,保護西柏林和西德的安全,這些恩重如山的情懷,竟然因伊拉克之戰撕破臉,席、施結盟唱反調,使美國孤軍奮戰,窮於應付,得不到昔日親密盟友的奧援,導致美歐關係呈現空前失和。
其五,席哈克和施若德臭氣相投,熱中倡導解除對中國武器禁運,把普世價值的民主和平擺一邊,漠視北京當局迫害人權和威脅台灣的事實,一味討好中國,毫不在乎美國、日本等友邦的感受。


選民擔心地位不保

不過,席、施二氏予人感覺到最大的差異,即當施羅德得知北萊茵-威斯特發里亞邦「變天」之後,馬上表示,在民意產生變化的情況下,願意將原訂二○○六年秋改選的聯邦議院提前一年選舉,相當表現民主風度。反觀席哈克,在五月二十六日的電視演說中,公開表明,即使歐盟憲法遭否決,他仍將繼續留任。這位自詡戴高樂主義的掌門人,比起一九六八年戴高樂因推動政治改革訴諸公投失利,乃毅然引咎下台,兩者風範竟是政治家與政客天壤之別。

總結席、施二氏不得民心的癥結所在:第一,失業率居高不下,德國已有超過五百萬人失業,法國則有四百萬人失業,巴黎和柏林政府政績乏善可陳;第二,法、德雙方的執政團隊貌合神離,政策步調不一。

德國社民黨呈現內憂,內部對施若德的領導風格甚為不滿,曾任社民黨主席的昔日戰友拉逢田宣佈退黨;席哈克的政府高層權力鬥爭,為害席氏的領導聲望;第三,此次法國公投,選民一來擔心法國傳統的獨立自主地位,將受制歐盟憲法,而被削弱,二來社會福利也將因接納眾多新會員國大不如前,三來國內事務遠比繁文艱澀不易了解的歐盟憲法來得更重要,更為現實。

具體而言,席、施這兩位一唱一和,默契甚佳的歐盟雙巨頭之所以栽跟頭,無非是選民對他們投下不信任票,顯示席、施遭逢重大的政治挫敗。不過,法國公投結果對歐憲說不,不僅使歐憲原訂二○○六年十一月一日生效落空,而且勢必波及其他尚未公投國家如荷蘭、波蘭、丹麥和英國等國的民意歸向,尤其荷蘭,在六月一日的公投結果,有高達62%的選民投反對票,是歐盟第二個創始會員國對歐憲說不。


歐憲動向撲朔迷離

看來,這部劃時代的超國家組織憲法又將面臨重重挑戰,所有會員國是否按既定時間表去批准歐憲,未獲公投通過的法、荷兩國採丹麥和愛爾蘭模式,伺機而動,再度舉行公投?抑或重新舉行談判,修改所有會員國可以接受的某些條文?乃至擱置歐憲等待時機成熟再議?後兩者,技術性高難度並違背歐盟統合的目標,茲事體大,不易妥協。歐憲何去何從,值得繼續觀察,國人何妨冷靜省思,哪些可供我們借鏡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