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民主與表態:台灣人民應珍惜的權利

 

◎王景弘


總統府秘書游錫?訪問華府,向僑界報告國內政情,他用純樸的語言談到台灣的民主體制:主張與中國「統一」的人,可以有他的立場,但依民主的原則,如果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多數支持別的選項,他應該尊重多數。「我是主張台獨,但我也會接受二千三百萬人民的多數決定。」


民主政治是表態政治

這句話只是很粗淺的民主原則,但因為國民黨外來政權的特殊屬性,和它半個世紀對台灣統治所進行的扭曲宣傳與教育,使這樣簡單的道理,都還沒有得到應有的認知與尊重。民主政治就是表態政治,數人頭的政治,選民對切身、事關國家前途的問題,當然應該站出來比人數,在選票上比多數,並接受多數的立場。

在國民黨威權統治下,「中華民國」妄稱代表「中國」,它把台灣歸為「中國一部份」,全力打壓台灣意識和台灣人當家作主的要求。在沒有民主的社會,人民並沒有自由表態的權利。國民黨的威權統治,把主張與「中共」統一的外省人當作「匪諜」,把反對國民黨獨裁統治的台灣人打成「台獨」。國民黨的宣傳與教育,把爭取人民正當權利的台獨運動妖魔化,用「共匪同路人」、暴力份子、「數典忘祖」這些情緒性語言謾罵,並拿中國武嚇企圖阻止「台獨」發展。


統或獨應由人民決定

半個世紀的宣傳與灌輸教育,使許多「外省人」一聽「台獨」便血脈僨張,許多台灣人一聽「台獨」便與「壞人」、中國馬上動粗、大禍臨頭相聯想。在民主化後的台灣,有關「統」、「獨」的看法,仍受這種不正常教育及宣傳的影響,不能理解及尊重所謂「統一」與「獨立」都是應由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決定的選項。

很顯然,與中國「統一」的主張,在台灣並沒有市場,因為「統一」的結果是台灣成為中國「一省」,「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憲法」不復存在,「台灣沒有主權」。國民黨及親民黨這些原來高唱「統一」的政黨,現在也不敢公然主張「統一」,便玩文字魔術,主張「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兩岸一中」,迎合中國立場,間接承認中國對台灣的主權,實際上與接受中國併吞的「統一」立場無異。

國民黨主席連戰及親民黨主席宋楚瑜,爭先恐後帶了幾個台灣人到北京向胡錦濤交心表態,要聯中制台,要反對台獨、反對兩個中國、反對一中一台,詆譭台灣民主,不敢說中華民國「憲法一國」,是一個主權國家,也不敢說台灣主權地位應由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決定。如此出賣台灣主權的立場,是否能代表一百零四萬有權票選國民黨黨主席者的意見都有問題,更遑論代表台灣人民。


連宋訪中扭曲台灣民意

連、宋向中國交心,配合其「反分裂法」來「反台獨」,那是存心扭曲台灣民意,繼續誤導中國對台灣人民意向的認識。台灣人民如果仍不知表態,堅持台灣保持獨立的主張,則中國和國際社會都可能誤以為台灣人民並不主張獨立,而是承認中國對台灣的主權,願意接受中國的「統一」。


中共曾支持「台獨人士」

此事應尊重二千三百萬人民的共同決定,有其重要意義:民主政治就是表態政治。你不表態,你就被誤算。

「統一」的基本要素是台灣失去主權國家地位,「中華民國」不復存在,這種政治變化顯然不是多數台灣人民所能接受。「獨立」或「台獨」的基本要素在於台灣主權屬於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不論如何稱呼,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台獨」或「獨立」的定義,隨情勢的演變,而有所不同。「台獨」最廣義的定義等於「中華民國獨立」,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相隸屬,其領土限於台、澎、金、馬地區,其主權屬於二千三百萬有中華民國國籍的台灣人民。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各有不同憲法,各有不同的領土與國民,各自是「憲法一國」。中華民國憲法經過翻修,已非當年「中國」憲法,而且其要人民同意,將來仍可繼續翻修。

最狹義的「台獨」當指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前後開始的「台灣獨立運動」,其主要目標在推翻國民黨統治,建立一個台灣人當家作主的國家。推翻國民黨政府,當然不會再用「中華民國」國號,也不再延用「中華民國憲法」。「台灣獨立運動」開始時,中共「革命」尚未成功,因為彼此推翻國民黨的目標一致,實際上中共還支持部份「台獨運動人士」,也讓國民黨的宣傳可以把「二二八事件」責任賴給中共,把「台獨」打成中共同路人。

在國內、外壓力下,蔣經國開始民主化,及經過李登輝加速民主化及本土化之後,國民黨政權總算被台灣人民用選票淘汰,狹義的「台獨」指要制定新憲法與改國號,「宣佈」台灣是獨立國家。「台獨」觸到國民黨舊統治階級那塊不被人承認的神主牌,舊統治層全力反撲,不惜丟棄五十餘年的「反共」立場,轉成聯共制台,寧可讓「共匪」統治,也不甘心台灣人民作主。

最廣義的台獨與最狹義的台獨,差別只在國號、新憲與國旗,因為基本上兩者對人民、土地、主權及政府的認知是一致的,堅持「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的人,但主權並不包括整個中國大陸及外蒙古等十三億人口。只要堅持台灣地區構成一個主權獨立國家,其國號、憲法、國旗自可依憲法程序改變,而其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應該建立什麼樣的關係,最後也可以依憲法程序決定。


中國應尊重台灣民主體制

如果連、宋去北京向胡錦濤說明這項多數台灣人民所持的立場,勸北京務實的尊重台灣人民的自由選擇,承認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相隸屬和平共存的現實,那麼連、宋、胡在台灣都會受到更多尊重。但是,連、宋偏去迎合北京的反分裂法,拉另一個外來政權來壓制台灣民主,而胡一轉頭在國際社會又粗暴壓制台灣,這只有讓台灣人民更加反感。

連、宋自己証明跳不出自己的圈套,對中國高層不說明台灣人民立場,那麼台灣人民更應清楚表態:連、宋並不代表台灣人民;多數台灣人民並不接受一個中國,也不接受中國統一。中國既要「寄望於台灣人民」,就拿出誠意尊重台灣的民主體制,由台灣人民自由選擇與中國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