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獨派期許扁李合作 共拓泛綠版圖

 

文◎李鴻典

扁宋會後,獨派對於扁宋會十點共識相當不滿,前總統李登輝也私下批評阿扁「捉鬼的被鬼捉」;陳水扁總統則提出反駁,表示當初提出扁宋會是李前總統的建議,兩人言詞交鋒讓扁李關係因而出現微妙變化。五一四任務型國代選舉前,陳水扁接受電視媒體訪問時,再度以重話批評李登輝,更讓扁李關係陷入緊張。此外,由於民進黨與台聯長期處於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有時也會連帶影響扁李之間互動。

如今,眼見年底縣市長選舉緊鑼密鼓展開,加上六月七日任務型國大複決憲法修正案通過後,未來立委席次減半,選制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台聯生存空間勢必受到擠壓,扁李關係將如何發展?台聯與民進黨之間應如何維持良性的競合關係?都將影響未來泛綠陣營的整合,以及台灣的民主政治發展,因此,獨派人士多希望扁李能夠頻繁溝通、密切合作,讓本土勢力可以慢慢壯大,將泛綠版圖突破到七五%。

以下是專訪內容:

黃昭堂(台獨聯盟主席):
兩位領導 關係可更緊密

就我的觀察,扁李關係不算差,應該都只是誤解,不過我認為兩人的關係應該還可以更加緊密,因為台灣政局變化很大,陳總統與李前總統都是台灣的領導人,他們應該時常見面,就台灣發展交換意見,這樣也可以避免隔空喊話造成誤解的情況。

我認為,民進黨與台聯維持良好競合關係,或是和好如初的契機,年底縣市長就是關鍵,兩黨要趕快好好商討,不過,最大的因素還是在於兩位總統的關係修補,只要扁李的關係再好一些,互動再緊密一些,其實其他的問題都應該很好解決。

陳茂雄(國立中山大學教授、李友會副總會長):泛綠版圖 同屬兩黨共有

李前總統是個度量相當大的人,他關心的是整體未來政策走向,而非針對個人。國代選前阿扁接受媒體專訪後,獨派原本要在第一時間開記者會批扁,但李前總統卻親自制止,因為若李扁槓上,輸的將會是台灣人。

不過,民進黨內確實有一批人反李,而扁團隊也似乎只把施政當成選舉看待,對李也不是太友善,他們都有一種錯覺,認為扁代表民進黨,李代表台聯,但實際上,民進黨的版圖是民主運動長期累積而成,不是民進黨一黨的,何況,李前總統的支持者已經無關政黨,而是理念支持,但扁若沒有民進黨可能就不行了,李扁還是有差距的。

此外,李前總統生氣的原因,是因為朝野和解的方式不應是國家定位的和解、投降,如今扁宋會後立法院確實沒成效,而阿扁對連宋訪中的態度又是反覆,國家元首能這樣子嗎?另外,阿扁也不可把政府施政問題都推給國會沒過半,因為當初李登輝執政時困難更多,只是李的策略與方式較為巧妙。

我還要強調一點,台聯與李前總統批判民進黨與阿扁並不是壞事,過去獨派的人也經常在罵李前總統,但這些其實都是助力,因為「當人家罵你時,就有一份力量」。我想阿扁與民進黨的心胸要寬大一些,尤其是阿扁,要多做事少說話,即使有謀略也不要說。

目前來看,雖然民進黨與國民黨是兩大黨,但只要台聯好好操作,不盡然會泡沫化,因為多數的綠營支持者是民進黨、台聯都支持,選舉時民眾會自動配票,泛綠的版圖是兩黨共有,因此,年底縣市長選舉一戰,台聯不必然會輸;台聯固守深綠,民進黨往中間推進,這才是有助彼此的事。

民進黨需要台聯配合,因為台聯已經穩站深綠,假如台聯不與民進黨配合,民進黨會很痛苦,何況面對未來單一選區,台聯勢必會在縣市長選舉操兵,自然就對民進黨產生壓力,所以兩黨要趕快談,如此泛綠的版圖才能擴大。

金恆煒(國策顧問):
執政在野 策略自然不同

其實扁李之間的齟齬也不稀奇,在權力與權力之間難免會出現緊張關係,這些日子以來的微妙變化,都是可以想見,也是必然的。當然,他們的合作也是必然的,因為扁李所心繫的都是站在台灣整體發展上,目標絕對是一致的,基本看法都相同,只是一個執政、一個在野,因此策略上會有不同。

年底縣市長選戰,民進黨與台聯非合作不可,應該趕緊進入正式的討論,以求兩黨都有利多。實際上,兩黨的合作也不是太困難,因為與國親相比,除了扁政府有資源外,陳總統還握有掌控民進黨選舉的能耐,而李前總統也能完全左右台聯選情;反觀國親就很困難了,不僅在內部無法解決爭端,在外部更形成互相牽制甚至拉扯的局面。

而且,民進黨與台聯的關係,在未來單一選區兩票制實施後,更是非合作不可,才能繼續擴大泛綠版圖。其實,國外也有許多政黨因應單一選區而互相協調的例子,加上民進黨與台聯的政黨規模大小不一,在協調上應不致太困難。

賴清德(民進黨立院黨團幹事長):
理念相同 扁李關係不變

只要中國威脅存在的一天,扁李關係就不致有問題。因為他們一個是前任總統,一個是現任總統,兩人都是從國家最高格局來看事情,不會因為個人情緒等枝枝節節問題而彼此不滿;再者,扁李的理念都是基於維護台灣主權,並建立台灣成為正常的國家,從二○○○年到二○○四年兩次大選都是如此。
以扁宋會為例,這是因為陳總統不願意看到台灣繼續空轉下去,這個想法也與李前總統一樣,何況,陳總統的和解是站穩台灣主體意識,對於民主改革堅持、台灣主體性堅持,還有對建立台灣成為一個正常國家的堅持,而且,目前也找不出任何蛛絲馬跡看出扁李在理念上的差異,我想兩人關係不變。

我認為,媒體炒作扁李關係生變,應該是因為選舉的緣故。此外,李前總統知道修憲之後單一選區的選制會壓縮台聯空間,基於台聯的生存發展,李前總統批判陳總統,是很正常的事。

另一方面,在民進黨與台聯的「合作同時競爭」模式之下,目前台聯的方法就是建立在突顯台灣主體意識,與藉由「游擊戰方式」批判民進黨施政,來凸顯黨的自主性,但這都不足以造成兩黨之間的對立。因為這可以讓民進黨往中間移,加上施政有成績,泛綠的餅會做大,也是加強固守台灣主權的堅定與力量。

只是,面對單一選區兩票制,台聯應該多尋覓優秀人才,否則未來在區域選舉上會遭遇困難,畢竟民進黨在基層較為扎實,台聯的游擊策略則不利因應單一選區制,要有所調整修正。

蔡煌瑯(民進黨不分區立委):
台聯角色 民進黨不輕忽


其實扁李互動向來良好,或許在任務型國代選前,確實發生一些瑕疵,但我想那僅是茶壺裡的風暴,況且,陳總統身為國家元首,確實有必要在適當時機把立場說明清楚,相信李前總統也能體諒才是;現在只要陳總統能在陳致中婚禮邀請李前總統出席,或是透過其他管道讓兩人見面,就能化解之前造成的誤會。

此外,我要對台聯在民進黨執政後,穩定政權的功能與貢獻給予肯定,民進黨不會輕忽台聯的影響力。我也相信年底縣市長選舉,能夠藉由扁李的會面讓協調順暢。

另一方面,未來單一選區選制實施後,會形成大黨之間的對決,進而壓縮小黨的空間,因此,民進黨與台聯之間,不外乎繼續合作甚至踏上合併的道路,倘若不合併也勢必更加緊密,因此必須先有一套充分的協調機制。

何敏豪(台聯立院黨團總召):
時代更迭 阿扁應更積極

扁李最大不同,就是一個執政一個在野,而李前總統的十二年執政經驗,也確實與扁不太相同,可能由於兩人性格上的差異,李前總統給人感覺較為真誠,陳總統則有時會給人權謀的觀感。以軍購案為例,我想,要是李前總統來處理的話,身段應該會更柔軟,也就不會面臨這麼多阻力,若陳總統能放下身段,個別約見國親立委的話,會有轉機,縱使沒過,大家也能體諒他的努力。

另一方面,過去李前總統執政的時代,是由威權走向民主,陳總統則是在兩次總統大選通過考驗勝出,相較之下,應該更大刀闊斧進行改革,但目前似乎只看到執政的傲慢,也容易被國親找麻煩,我想扁李兩人最大不同就在於施政的手腕,我還是建議陳總統,「為政不在多言」。

目前扁李、民台的互動氣氛確實跟以往有差,原因在於修憲立場南轅北轍。台聯與民進黨未來是否會繼續競合下去,還是要看民進黨的誠意,目前的指標就是年底縣市長與縣市議員改選,希望民進黨要與台聯好好談。

陳建銘(前台聯祕書長):
堅持本土 合作空間仍大

扁李關係就好像民進黨與台聯的關係一樣,因為民進黨開始執政之後,台聯維護民進黨政權的決心,有時甚至比民進黨強,但是每當遇到選舉或是有重大決策時,民進黨卻從來沒有尊重過台聯,甚至處處打壓台聯;平時李前總統在尊重和維護陳總統方面也是不遺餘力,只是陳總統卻把李前總統的建言、監督當成批判與壓力,這樣對嗎?
我要強調,「監督」就是台聯的功能所在,因為比起「為反對而反對」的國親兩黨,對於民進黨政府背離理想的作為,台聯適時表現批判的力量,才是真實有價值的聲音;對民進黨來說,台聯是一面鏡子。台聯從不跟民進黨政府要東西,這樣才能無欲而剛,李前總統的想法也是如此,「做應該做的事,說應該說的話」。

在六月六日的台聯組織發展與選戰會議中,李前總統對於扁政府的兩岸政策與國家願景不清不楚確實仍有微詞,因此,如何讓民進黨成為真正的執政黨,也是台聯未來努力的方向,台聯會採取更大的壓力來監督民進黨。

只要民進黨「維持本土意識,堅強台灣認同」,民進黨與台聯的合作空間依舊很大,只是,政治應該是權力分享而非獨占,希望民進黨在年底縣市長選舉不要一副要把台聯吃死的態度;朝野要和諧,只要多溝通一定擺得平,民進黨政府要改正鴨霸的心態。

陳重信(民進黨僑選立委):
兄弟兩黨 擴大綠色版圖

扁李彼此有些「異見」,是因為台灣人的「硬氣」,不過,這種賭氣都只是暫時性的,尤其李前總統愛台灣的心,不可能因為氣憤而不顧台灣的前途,何況一位是台灣之父、一位是台灣之子,扁李都會以台灣前途為重。
日前,陳總統約見民進黨籍立委茶敘時,也談到台灣與中國的關係,他強調,立場絕對沒有改變,只是外界解讀有誤。像現在陳總統說希望扁胡會能在第三地進行,其實就是在做球給中國,看中國如何接招,而且,談到扁胡會相關議題時,陳總統對於李前總統的指教也是相當尊敬,口氣中自然流露出真誠,相信兩人一定會重修舊好。

我在四月時有一次跟李前總統見面,他當初就預言,憂心連宋會去聯共制美,後來連宋相繼訪中,確實影響軍購案的發展與美方的態度,進而影響到台海情勢,我想這個部分是陳總統要多多了解的。

至於民進黨與台聯之間的關係,台聯為了生存發展,有時會比較多批判,這是可以理解的,不過,兄弟黨千萬不要只因為修憲問題鬧翻,因為兩黨不是以各自政黨而是應以整體泛綠角度來考量,與國親不同,應該要像謝長廷院長的和解共生理念一樣,繼續擴大綠色板塊到七五%的選票。

民進黨也確實不可小看台聯七到八%的選票,尤其是放眼二○○八年總統大選;因此,在年底縣市長選舉上,若是台聯有不錯的人才,民進黨應該就較為艱困或是未提名的地區與台聯合作。

李筱峰(世新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
制憲正名 獨派人生目標


李前總統是一個理想性強的人,一貫堅持台灣主體性與制憲正名主張的方向也十分明確,是站在公領域思考,不會在意陳總統某些的出言不遜,他在乎的是大方向、大原則。最近似乎有媒體報導陳總統想送陳致中的請帖來修補扁李的裂縫,這似乎太小看了李前總統的智慧與格局。

此外,我要強調,陳總統一下子要制憲,一下子又說那是自欺欺人,調整與變化真的太快,讓人家覺得他對大原則不堅持,似乎淪為政治的炒作手段,但是,制憲正名是我們獨派的人生目標,不僅是李前總統生氣,我們也很不滿。

另一方面,陳總統所謂「過去做不到,現在也不可能做到」的說法,更讓人無法認同,因為以前李前總統是在威權體制下隱忍,但也慢慢進行民主改革,因此我看,扁李是否還能跟以往一樣融洽,我不是太樂觀,因為扁李的人生目標與生命情調似乎有很大不同。

至於民進黨與台聯若要談整併,我想這很困難,不過既然未來是單一選區制,兩黨之間應在選舉戰略的方向上,整合出一套提名機制,否則兩綠若相爭,將有損台灣主體性,當然這不僅是指年底的縣市長選舉,未來的各種選舉也都應該如此。

此外,兩黨內部似乎都存在著很會喊口號的人,短期要改變不是太容易,「無法曉以大義,就先動之以利」,因此,還是必須仰賴人民的力量,造成一定壓力讓他們未來還是要相互合作。

陳儀深(北社副社長):
放眼長期 需要智慧耐心

陳總統跟李前總統的關係,從最近的媒體報導來看,我想還是沒有很大改善,畢竟,解鈴還須繫鈴人;因為在五一四選前,陳總統上電視說的話確實是太超過,不過我想李前總統不會把焦點放在特定事項上,既然泛綠在大方向上有共同目標,扁李關係應該可以讓時間來修補,但前提是先要有自然見面的機緣。

此外,陳總統也必須要有實質的善意,表達對於泛綠終極目標的關切,不要讓外界認為陳總統對未來發展模糊,或者是不在乎等等,所以若兩人能見面,應該好好談談,進行協商。

至於民進黨與台聯,因為向來是互相需要又彼此競爭,兩黨都一樣,不要只看短期,需要智慧與耐心。而在年底縣市長選舉上,該讓就讓,最重要的還是要尊重,才能繼續合作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