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百萬人上街頭,如何不白走?--對於連胡會共識的批判

 

蘇貞昌
本文作者蘇貞昌,民進黨主席


在台灣社會裡,國家認同是一個沒有標準答案的爭議話題,但是,所有的人可能都會同意,我們擁有選擇的自由,不管是選擇哪一面旗子,中國無權干涉。

三二六百萬人民站出來,成功地突出了保民主、愛和平、護台灣的訴求。

陳總統說:這是一場成功代表台灣的國際記者會。

誠哉斯言!一百萬人就是最好的符號,最好的演講,讓國際社會看到了,也聽到了,台灣的聲音如此和平堅定,台灣的民主那麼令人動容。

三二六的核心精神就是:我們不是以藍綠為界,而是以海峽為分,民主及和平兩面大旗,正是我們之所以珍惜台灣的原因。

回顧三二六的過程,在三月六日的反併吞誓師大會上,我提出一旦中國通過反分裂國家法,威脅到台灣自由民主的基礎,民進黨將號召五十萬人上街頭,向中國表示台灣人民絕不屈服、永不低頭的堅強意志。

陳總統也在民進黨三月十二日臨全會上,以香港七一大遊行為例,號召百萬台灣人民站出來,以行動表達保家衛國的決心。


對我而言,身為黨主席,當然有義務號召台灣人民站出來,也絕對要挺身而出,站在第一線,向中國表達憤怒與抗議。

當陳總統喊出百萬人的目標時,很多人都向我表達,這是不可能的任務,擔心如果人數不足,很可能會讓我沒面子,主席的第一仗,就威信受損。

但是,對我而言,為了台灣,個人的榮辱,其實一點也不重要。我欣然接下這個目標,全力以赴。因為,我始終認為,這是對於台灣的考驗,台灣人民會關心、會參與攸關他們命運的重大歷史時刻,我內心深信不移,無所畏懼。

三二六找回了台灣社會許久不見的團結,找回了台灣的民主價值。

民主台灣的多元文化,正是我們珍惜台灣的所在,也是三二六活動中展現的重要訴求 - 七彩橄欖枝,不一樣的色彩,不同的主張,都可以互相尊重、理解與包容,都可以互相欣賞。

因為,承載這一切的背後,是堅若磐石的民主認同,這一份共識,讓我們堅實地團結在一起。同時,在國際政治上,三二六大遊行,也扭轉了台灣不利的局面。

國際社會看到了一個和平民主的台灣與一個武力威權的中國的對比,反分裂法中顯示的霸權主義路線,有可能成為破壞區域安全的重大因素,過去一再限制台灣自我主張的政策,一夕之間,轉向為限制中國的可能行動。

這樣的轉變,提高了台灣與中國互動的籌碼,中國同時也感受到這樣的國際包圍,不敢推動後續相關的立法計畫。但是,三二六之後,在野黨的領袖卻不顧爭議,執意訪中。

從三月十四日中國制定反分裂國家法開始,兩岸關係進入一個風險不確定的狀態,中國急切地想要「證明」台灣並不是那麼反對反分裂法,在野黨的作為,正好是他們求之不得的答案。

中國可以很輕易地以宣傳的方式,把反分裂法的壓力,乾坤大挪移,冰釋於無形,連宋兩位主席與對岸敲定的出訪時間,正是對岸最需要解壓的黃金時間。

兩岸之間有著歷史與政治的糾葛,也有著主權與制度的競爭,原本就是一個不易處理的難題。

從國民黨執政到民進黨執政,意識形態有所不同,中國認同與台灣認同南轅北轍,彼此對於台灣未來的「終局安排」各有堅持,但是,經過衝撞與磨合,從現實出發,雙方也都找到共同的交集,扁宋會以「維護中華民國主權地位的現狀」為核心,我們以此定錨,提出「政黨訪問中國決議文」,反對所謂的九二共識,就是維護台灣既有的民主基石。


在中國罵台灣 連戰懼提民主

面對中國,連戰主席只說一九一二年孫中山所創立的中華民國,不敢言明今天在台灣,已經民主化、本土化的中華民國。

也正因為不言,連戰不敢標明兩岸的差異,是制度與主權之爭,是民主與威權之別,連戰也不敢標明,兩岸的現實,存在著一個無法自我消失的中華民國政府。這就是我們一再警告的「去政府化、去主權化」的危機。

連戰主席中國行,處處存在著中國施小惠式的「糖果」,以及放煙火式的「善意」。不管是贈送熊貓、CEPA的誘惑或者合辦奧運的憧憬,都是建立在台灣簽下賣身契的前提。

連戰主席甚至為了討好中國,在北大演講時,污名化台灣的民主,把台灣民主說成民粹化、去中國化與族群對立,這種罵台灣給中國看的做法,完全沒有民主國家政黨領袖的風範,令人深感遺憾。

今天的連胡會,我們看到國共的共識就是九二共識與一中原則,連先生在沒有取得政府授權與國內共識下,單獨與中共達成會談的結論,違反了台灣的主流民意。


住進中國框架 台灣怎能呼吸

我必須誠懇地說,如果我們要接受中國單方面主張的一中原則,做為兩岸協商的前提,台灣將淪為中國的地方政府或者中國一個特區,要如何確保目前的現狀呢?兩岸和平的基礎,如果完全由中國任意界定,那麼即使低頭換得暫時的和平,這樣的和平也是建立在流沙上的城堡。

如果必須由中國畫出框框,台灣才能獲得自由活動的空間,台灣的民主能夠永遠走下去嗎?我願意誠懇地呼籲在野黨,回到我們都可以接受的原點,回到台灣人民的共識,那就是珍惜兩千三百萬人所擁有的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堅持中華民國政府的合法性與台灣的國家主權地位,而維護台灣人民應該有自由選擇未來的權利,更應該是兩岸談判中不可退讓的前提,唯有如此,三二六才不是白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