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相見恨晚 好家在

 

■敏洪奎
(作者曾著「小市民的心聲」)


連戰主席抵達南京,對迎接的共幹說他有相見恨晚之感,意思似乎是很遺憾直到今天才能和他們把臂言歡,共享所謂黃帝子孫相逢的喜悅。

連主席沒能和他心中「思慕的人」早早見面,不是他自身的錯,首先要怪的,是他的尊翁連震東先生。當年連老若沒追隨國民黨政府來台接收,安安份份住在西安,一九四九年大陸易手,連主席當時就能見到共產黨,不用等到今天了。

其次要怪的,該是老總統和國軍將士。若不是老總統在台灣風雨飄搖之際,沒有向毛澤東叩頭乞降,而發出「去此一步,即無死所」的悲壯號召,若不是外省老兵和台籍充員子弟在古寧頭、八二三歷次戰役血淚奮戰保衛台灣,中國就早已完成祖國統一大業,連主席也早就見到共產黨,不用怨歎相見恨晚了。

第三要怪的是美國人,為什麼沒事找事,要派出子弟離鄉背井來台灣協防?若無美國人插手,台灣當年絕難支撐長久,連主席又可早日見到共幹了。

所以,所謂相見恨晚,要恨要怪,應該怪罪的就是上述這些人,包括他的尊翁和國民黨的蔣總裁。

但世事有利必有弊,連主席若是五十年前就見到了共產黨,他的人生就必會走上很不同的路,絕不會歷任黨政要職,位極人臣的錦繡前程,更不會成為今天的連主席。

連震東先生若是舉家留在中國,以他和國民黨政府的關係,「解放」之後,日子應該不會太好過,即使「人民寬大為懷」不修理連府,連主席也只能乖乖當個小老百姓,開展不了飛黃騰達的人生。

若是當年中國以武力「解放」了台灣,連主席的人生恐就會更暗淡了。那時連老已是政府大官,連主席肯定會被當作反動份子家屬對待,輕則就學就業遭到排斥,重則下放勞改都有份。

即使連主席安然度過以上種種,也躲不過「大躍進」、「人民公社」造成的大饑荒,而免不了挨餓受苦,運氣不好也許就死於營養不良,幸而存活下來,更絕逃不過文化大革命,而以家庭背景被下放流配到窮山惡水之處。

所以,相見實在不該恨晚。相見若是早上五十年,今天的連主席,很可能就是一個滿面風霜、目光呆滯的乾老頭,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斷送掉了一生,休想身擁博士學位億萬家財,也休想娶到中國小姐美嬌娘,少君又能和名主播談戀愛。

相見早其實是很可怕的事,連主席知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