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連戰不如溥儀

 

◎陳茂雄
(作者為中山大學教授)

前後八天赴中華人民共和國訪問的連戰於五月三日回臺灣,對他的行程來說是畫上句點,然而連戰訪中所引起的衝擊才正開始,連戰對極權國家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有歌頌,沒有建言,對民主體制且讓他榮華富貴的台灣卻加以批判,使多數台灣人弄不清楚連戰到底安什麼心。歷史人物也有一個人的心態與連戰非常相像,那就是大清帝國最後一個皇帝溥儀。

溥儀是大清帝國最後一個皇帝,不過自他懂事以前帝國就被推翻,雖然還保有皇宮,但已沒有皇帝的權利,這是他難以忘懷的事,只要有機會,他會不惜代價,要當個真正的皇帝。連戰從小就含著「金湯匙」出生,一生官運亨通,經歷完整,也當過副總統,唯一沒有當過的就是總統,所以總統寶座是他難以忘懷的職位。連戰與溥儀一樣,對夢想的職位過度期待,所以會做出異於常態的動作。在皇宮裡溥儀雖然照樣當他的皇帝,但皇宮外他任何事都管不了,連祖墳被盜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所以他心中懷恨,恨國民政府,甚至於恨所有人。

失去總統寶座怪宋分裂

連戰在二○○○年認為他有機會當上總統,可是因為宋楚瑜的違紀競選使他失去總統寶座,政壇上公認民進黨所以有機會執政是因為中國國民黨分裂,若中國國民黨不分裂,一、二十年內民進黨還是沒有機會執政。

二○○四年連宋合,依連戰估算只要泛藍合作,總統寶座已是囊中之物,在選前泛藍營甚至於就在分配官位,大選結果陳水扁卻以微小的差距贏得總統寶座,這是連戰難以接受的,因而產生可怕的恨意。真正使民進黨有機會再度執政的原因是台灣人普遍厭惡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泛藍營的「一個中國」主張使連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綁在一起,多數臺灣人將藍、綠之爭當作臺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對決,中性選民因而將選票投給陳水扁。活在象牙塔裡的連戰卻將敗選的因素怪在兩顆子彈,他認為若沒有那兩顆子彈,他已穩坐上總統寶座。


恨意甚深不承認陳總統

連戰的恨意甚深,直到目前為止,他都不承認陳水扁是「中華民國」總統,連出訪中華人民共和國前與陳總統通電話都稱「水扁兄」,真是不倫不類,其有這種反常的舉動都來自「恨」。溥儀對皇帝的位子過度期待,心中又懷恨,時時刻刻等待機會登上皇位,正好日本想要消滅中國,中國雖然積弱不振,然而在人口、土地方面日本無法相提並論,要消滅中國,必須扶植傀儡政府,因而引誘溥儀回滿洲當傀儡皇帝。急於登上皇位的溥儀被「過度期待」與「恨」沖昏了頭,誤以為天下竟然有白吃的午餐,等他覺醒時已被日本人軟禁。

併吞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變的政策,可是隔著臺灣海峽,加上美國的壓力,要併吞臺灣並非易事,除非在臺灣內部製造分裂,幾十年來中華人民共和國都積極在臺灣內部拉次要敵人打主要敵人,但都不能如願。正好這一段時間被「仇恨」沖昏了頭的連戰更因對總統寶座「過度期待」,所以隨著對岸政權的歌聲起舞,號稱要捍衛「中華民國」的人竟然放棄「中華民國」的國家定位與敵人談和。表面上在滿洲國的日本人對溥儀行皇帝之禮,事實上日本人是在監督溥儀,在滿洲國登上九五之尊的溥儀是被軟禁,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傀儡。

連戰出訪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岸政權還是以國家元首的規格接待連戰,只是連戰是哪一個國家的元首沒有人知道,不是「中華民國」的元首,更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元首,連戰還沾沾自喜的表示「相見恨晚」,他還不知道自己的命運與溥儀一樣,只不過是一個傀儡而已。所差的是溥儀到了滿洲就知道自己已變成傀儡,連戰回到臺灣還沾沾自喜。溥儀知道要復國就得回滿洲,因為滿洲是他的根。


要救中國財產往美國送

連戰到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只說出「相見恨晚」,還大聲疾呼「和平、奮鬥、救中國」,不過令人覺得奇怪的是他說要救中國,可是不願意回中國效勞,財產寧可送往美國,就是不會送回中國;寧可在臺灣吸收民脂民膏,就是不願意回中國奮鬥,看來連戰遠不如溥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