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星期專論》對「叫獸」不要抱幻想

 

曹長青
(作者曹長青為中國旅美學者)

當百年老店的國民黨終於用直選方式產生了黨主席,邁出民主的一步之後,馬英九有沒有智慧和魄力改變連戰的政策,不去北京朝拜,不再「聯共制台獨」(實際是聯共賣台),而使國民黨真正立足本土,成為服務台灣人民的民主政黨,這是令人關注的。如果說馬英九對部署了七百枚飛彈瞄準台灣的共產黨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的話,那麼,迄今為止已廣為人知的中國將領朱成虎最近的談話,也許會讓仍有幻想的國民黨人清醒一下。

官至中國國防大學防務學院院長和教授的解放軍少將朱成虎幾天前對西方記者說,如果台海發生戰爭美國干預的話,中國將使用核子武器,摧毀美國的兩百個城市,為此願付出犧牲西安以東的中國城市和人口的代價。

這番話在美國、在中國自由派知識份子及中國普通民眾中間,引起軒然大波和一片痛斥。因為不可想像,在人類進入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中國的將軍、教授會有如此野蠻的想法。中國西安以東的人口有十億,佔中國全部人口近百分之八十,這麼多的生命,在朱教授的眼裡,就可以從這個地球上被抹掉,像抹掉一個汗珠那麼輕鬆。這哪裡是教授,完全是個「叫獸」,嚎叫的野獸!這種要殺死美國人、毀滅台灣人、犧牲中國人的叫囂,只能證明,朱成虎這種共產黨人是野蠻人,根本不是人!

當年史達林說,死一個人是生命,死一百萬只是個數字。這話常被西方研究共產制度的人引用,來說明共產黨人怎樣毫不看重生命的價值。毛澤東當年也曾揚言,如果對外開戰,中國人準備死一半。當時中國八億人口,死一半就是四億!今天朱將軍的思維和史達林、毛澤東們一樣,只不過口氣更大、更殘忍、更囂張。共產黨人的這種兇殘,都超過當年的納粹,因為連征服了大半個歐洲的希特勒,也沒敢說寧可用德國的大半城市和人口來換取他對歐洲的統治,因為他如果膽敢這麼說,就不會有德國人為他賣命了。

朱成虎這種瘋子般的話並不是私下隨口胡說的,而是政府部門有意安排他這樣向西方記者放口風的。中國為什麼會發出這種被美國議員稱為「愚蠢透頂」的「赤裸裸」核威脅?它首先傳遞出的信號是,中國軍方已經清楚認識到,一旦他們武力犯台,美國會干預,而使用常規武器他們根本打不過美國。在台灣總有些人渲染中國的軍力多強大,用戰爭論來阻嚇台灣人民做出自己的選擇。但今天連共產黨的將領都清楚,美國會干預台海危機,解放軍和美軍交手,一定大敗。這點在美國國防部剛剛公布的《中國軍力評估報告》中也寫得很清楚,中國的軍力雖帶來區域不平衡和威脅,但是它在境外發動常規戰爭的能力仍有限;還不是美國的對手。

當年蔣經國總統曾對美國《時代》週刊說,這個世界沒有台灣問題,只有中共問題。而今天走向民主的台灣更不是「問題」,只有豢養朱成虎這種「叫獸」的霸權中國,才是「問題」。朱成虎們的叫囂再次告訴世人,不能對共產黨存有幻想,它始終都是要吞噬生命的野獸;只要中國仍是專制國家,就會一直有武力犯台的幻想。但只要美國在,而且仍是世界唯一超強,中國就不敢打台灣。因此台海問題的實質,是中美問題,是專制和民主力量的對峙和較量。
美國的軍力報告首次提出,中國強化軍力,其軍費開支達九百億美元(全球第三,僅次於美國和俄羅斯),不僅威脅台灣,也對亞太區域和美國構成威脅。中國是用台灣問題做幌子來發展軍力,其真正戰略意圖是在亞太稱霸,挑戰美國所代表的自由力量。因此無論台灣的連戰、宋楚瑜們怎麼去北京朝拜,怎麼稱中國獨裁者是「朋友」、「一家人」,不論台灣朝野怎麼向北京釋出善意,都無法阻止中國發展軍力的野心,因為他們不僅覬覦美麗的台灣,還要稱霸亞太乃至世界。只不過現在有美國的存在,他們還沒有實力圓這種霸權夢。這次朱成虎的談話,就傳遞出這種絕望和無奈感,因而只好歇斯底里發作一番,叫囂核大戰,威脅不惜和美國同歸於盡。

但是,朱成虎們這種「自殺炸彈」般的願望也難以做到。因為中國可發射到美國的長程核武飛彈僅有二十枚左右,二十枚怎麼可以毀滅美國的二百個城市?朱成虎以為中國的飛彈可以像「跳棋」那樣挨個城市跳著飛,或者像耗子那樣「鼠竄」?而美國可以發射到中國的長程飛彈有六千枚,是中國的三百倍!

往美國扔原子彈,不是中國人帶個手提包到美國那麼簡單,怎麼扔過來?美國已開始部署飛彈防禦系統,有陸地、海上、太空三層攔截,扔不進來怎麼辦?美國的第二次核子打擊力量能夠摧毀朱成虎等所有威脅性目標。因而軍事專家說,如果朱成虎們敢向美國扔一顆原子彈,美國會毫不手軟地核報復。中國忘了,美國不僅可以在關島、日本、南韓的軍事基地進攻中國,更有可以開到中國家門口發射飛彈的航空母艦。

朱成虎們像當年的東條英機和今天的賓拉丹一樣,總是低估了美國人捍衛自由的意志和決心。當年珍珠港被偷襲後,不僅沒起到嚇阻作用,反而激發了全體美國人的同仇敵愾,最後把東條英機等從這個地球上抹掉了。今天賓拉丹以為襲擊了紐約世貿大樓和五角大廈,美國就會膽怯退步,但正相反,美國人把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獨裁政權連根拔了。美國的知名中國問題專家譚慎格(John Tkacik)說,朱成虎們是明白這個道理的,他們只是對美國「打心理戰」。但這種心理戰策略已說明,共產黨既知道他們和美國打常規戰會失敗,也清楚打核子戰他們根本沒有本錢,只會落得像東條英機們那樣自我毀滅的下場,因此只能一逞舌癮,色厲內荏地嚎叫一下而已。

但這種叫囂能獲得什麼?只能促使美國更傾向支持民主台灣,來抗衡專制的中國,向台灣提供更多的先進武器,美台及日本形成準軍事聯盟,共同捍衛台海及亞太的穩定與和平;只能促使美日更聯手研製部署飛彈防禦系統,並可能納入台灣;只能促使美國更堅定地反對歐盟撤銷對中國武器禁運的意圖,大西洋兩岸聯手,共同遏阻中國的軍事擴張;只能促使五角大廈更警惕中國的軍事崛起,把全球戰略重心轉移到亞洲;只能促使美國國會增高軍事預算,支持五角大廈正進行的改造美軍,使之更現代化,更高科技化,武器更尖端化,更機動靈活,應變和作戰能力更強的方案,來更有成效地保衛美國,協防台灣,捍衛自由世界的生活方式,遏阻和最後鏟除豢養朱成虎們那種「叫獸」的政權,讓台海和世界有長遠的和平。

因此,朱成虎的講話只有一個真正的效果,那就是「叫獸」發出嚎叫之後,獵人們就知道了目標,於是聯合起來圍獵。那些常從台灣跑北京,諂媚中南海獨裁者的人要小心,別在自由世界的圍獵中,把你和「叫獸」同時消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