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單一選區兩票制必須重新規劃,符合票票等值原則

 

—政府應集合政黨代表、選務專家組成委員會,審慎討論單一選區以人口數計量,可以符合公平正義,也可表彰多元性民意代表性。

【台灣日報】

任務型國大完成第一階段修憲後,陳總統強調將開始第二階段憲改工程,未來要加速籌組、推動憲政改造委員會,邀請朝野政黨、社會各界、各階層參與;針對陳總統此一宣示,泛藍政黨揚言將加以抵制,總統府秘書長游錫?則表示,府方將以一週時間規畫憲政改造委員會的成立形式,以及後續推動作業。此外,為爭取在野黨支持,總統府也將著手推動朝野領袖會面,凝聚對二階段憲改共識。陳總統已訂中旬辦完兒子的婚事後與前總統李登輝見面,另也將安排適合機會與國民黨主席連戰、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會面,尋求朝野和解。

我們對於二階段憲改,基本上抱著相當期待,這次憲改完成立委減半、立委選制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廢除國民大會、公投入憲,都是歷史大事,也是台灣民主憲政史的重要轉捩點和分水嶺。然而立委減半和單一選區兩票制的推動,勢必牽動國內政黨與政治板塊的大挪移。就此一選制而言,表面上,國會席次減少,符合人民對於國會改革的期盼;但就實質而言,此一新選制則將導致小黨生存空間的被壓縮,如台聯和親民黨等小黨將難脫穎而出,獲得一定比例席次,因而不利於多黨政治、多元性民意的表彰;而在目


前藍綠地方的實際條件和實質運作而言,民進黨也不必然可能保有第一大黨的執政地位,因此當去年立院通過修憲案時,外界就認為民進黨將贏得面子卻失掉裡子。

最主要的癥結,是因此次選制改革,採取的是單一選區兩票制中的並立制,選票分開計算,有利大黨政治,且政黨實力越強者擁有席次相對越多,小黨依靠政黨形象仍難取得較多席次,政黨生存空間自然相對狹窄。台聯在這次修憲過程持反對立場,這是關鍵原因之一;國民黨的贊成修憲,則是因如此一來,以國民黨現在擁有的選區經營實力而言,乃是最有利選制。民進黨在此制度下,如無法改變遊戲規則,朝向票票等值方向規劃,依然以目前每一縣市都保障一席立委的選區劃分,則民進黨和國民黨一開賽,就是從零比十五席開打,民進黨將盡失裡子。

這個嚴重性,在於目前就選區規劃,每縣市都保障一席,區域73席,平原和山原各3席,一共80席的區域立委,其中小選區,如馬祖選舉人數只有7642人,卻擁有一席立委;宜蘭縣34萬選舉人,卻也只有1席立委;而原住民人口數41萬,則佔有6席,以目前綠軍所佔有的政治板塊看,立委選舉將在包括桃竹苗、花東、金馬,以及平原和山原等部份都喪失優勢與席次。因此民進黨對於此一選制的通過,形容為「含淚通過」,台聯則說民進黨「引刀自宮」,可見新選制、就選區對於泛綠政治版圖的殺傷之大。

我們認為,民進黨須正視此一嚴重性,因這不但是政黨版圖消長問題,也是台灣主權可能淪喪的急迫問題。我們主張在未來選區規劃上,為符合票票等值的民主原理,政府應就其中不合理之處,重新進行規劃,不可再以縣市轄區為立委選舉的基本單位來劃分選區,這是最基本的民主原理,只要政府不以政黨利害,隨意規劃,單一選區以人口數計量,符合公平正義,人民未必反對,對個別立委民意代表性而言,也才公允合理。我們不能想像,一個國會中,有立委只由7642人選出,有立委卻須由30多萬人選出,還能稱之為具民意基礎的國會?我們也不能想像,一旦這種現象不被正視、這種選區規劃不被矯正,人口數多、選區大的人民怎能接受。

多選區改為小選區,既然已經入憲,則小選區以人口數為計量單位就必須一體通行,不以縣市為單位,以人口數量為單位,方能符合小選區選制的基本要義。因此,像金門、馬祖這些縣市單位各選出一席立委就必須加以更革,原住民立委席次亦應打破過去以平地、山地為劃分基礎的規劃,重新計算席次。我們認為,政府應重視此一問題,約集各政黨代表、選務專家與學者,組成委員會,從長計議,審慎規劃,提出新的選區規劃,以符合單一選區的合理劃分,求得民主選舉票票等值的公平性和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