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Jochi

 

阿旭

今年五月我們到Texas去看在 Austin 唸MBA的兒子。和他到Dallas去找暑期工作的住宿,順便去看看那裡的風景。不過時間很緊,在 AAA 的旅行指南看到這個『國際文化博物館』,書上說至少要一小時的時間。我想這樣也剛剛好,因為大的博物館,以前在別的地方都已經看過,如果Dallas有,也比不上New York 或Washington D.C. 的博物館豐富。這個博物館雖然小,卻有一個別人沒有的特色:『為了快要被滅絕的語言,幫助他們創造能寫得出的文字』的特殊展覽。

這個博物館在 Dallas南邊 的Camp Wisdom Road,門牌是West 7500號。但是,沿路向西開過去,門牌號碼突然變少,而且由西變東,實在無法理解,只好停車打電話去問清楚。

我們到達的時候,管理員知道我們就是剛才打電話問路的,很親切地招呼我們。說真的,博物館實在很小,也沒有很多人參觀。不過在入口處,有兩排玻璃櫥,有很多來自世界各國的原文書,依國名排列。裡面有一本是TAIWAN的 『雅美語新約聖經』,是他們其中一位管理員在一、二十年前去台灣旅遊時買的,看了非常親切。(雅美這個名字是以前日本人叫的,日語Yami原來的意思不雅,現在已經改成Ta-o,是『人』的意思。)

他們先介紹我們看一部錄影帶《Jochi》。Jochi是1940年出生於 Peru山上的 Shipibo族人。他們這一族原來只有口語,沒有文字。西班牙的傳教師來,幫助他們創造寫的文字。起初並不普遍, Jochi小時候,有機會去學習這個語文。長大以後,立志要做一位老師來教他的族人,用自己的語文學習生活上必要的事項,才再進一步用這個語言去學習Peru國家的通用語言- 西班牙語以及現代化的知識。他的族人能夠用自己的語文來學習,都很高興而且覺得很驕傲,很有自信。一代又一代的老師都是這樣培養出來的。在博物館的牆上有Jochi (西班牙名是Evaristo Lopez) 一家人最近的相片,所有的男人都是在做老師,為他們族人的教育貢獻。

博物館內也有將 Jochi 的故事用實景的櫥窗佈置,展覽出來,要讓觀眾,尤其是小朋友更有印象。他們說文化是透過語言及儀式一代傳過一代。例如,他們這族有一種很特別的傳統,他們相信額頭扁扁,會把眼睛突出來,長大以後有助於打獵,所以嬰兒生下來,就在額頭用一塊木板綁著。

館內也有一些東南亞及中亞細亞國家的民俗展覽,非常奇巧。

參觀以後,我自己有幾個感想:

同心圓的教育理論是最自然,最有效的教育方法,在全世界各地都很普遍,為什麼在台灣會受一些人用那麼強烈的扭曲來反對,來阻擾?看到Shipibo族人能夠用自己的語文來學習和表達,我們才發現,他們所表現的驕傲和自信,就是殖民主義者看了會抓狂,而急著要鎮壓消滅的東西。為了這個理由,我們更要支持我們的杜正勝部長。

有些人很膚淺地說,語言只是溝通的工具,聽懂就好,不必那麼計較。真的是這樣嗎?我一直相信,語言是文化的根,語言消失以後,文化就沒有了。所以殖民主義者想要消滅別人,第一步,就是壓制他們的母語。這種惡毒的手段,台灣人難道還看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