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台灣留美學生人數遞減的隱憂

 

/褚志斌

最近幾年在美國,看到了一個令人憂慮的現象:台灣留美學生人數遞減,而留下來美國較長期發展的人數更是急速減少。

  數據上來看,根據IIE(Institute of Interna- tional Education)的資料,雖然台灣仍是在美國外國留學生人數的前五名,每年仍有將近三萬名學生在美國留學,但從1990年到2002年,分別為33530,35552,27432,37581,36407,32702,30487,
30855,31043,29440,28566,28930,28017),顯然有逐漸減少的傾向。

  從數字上來看,大家可能覺得只是少個五千人,但是若從美國整體外國留學生人數來看,1993年,台灣留學生佔總外國留學生的8.4%,但是,2002年則只佔總外國留學生人數的4.8%。2002年,留美總外國學生人數是582,996人,比前一年增加6.4%,但留美的台灣學生顯然不增反減。2002年印度取代中國成為美國最大外國留學生來源,共有66,836人,佔總學生數的12%,中國有63,211人,南韓49,046人,日本46,810人(日本在1995-1999年間是留美學生最多的國家,直到被中國取代為止)。

  在2004年,總外國留學生人數為572,509,比前一年減少2.4%,台灣被擠出前五名:排名依序為印度(79,736、+7%),中國(61,765、-5%),南韓(52,484、+2%),日本(40,835、-11%),加拿大(27,017、+2%),台灣(26,178、-7%),墨西哥(13,329、+4%),土耳其 (11,398、-2%),泰國 (8,937、-11%),印尼 (8,880、-15%)。(http://opendoors.iienetwork.org/?p=50137)

  以芝大來說,三十年前來美國就讀的台灣留學生幾乎都是唸博士班,因為那時候大家窮,若拿不到獎學金,除非是國民黨支助的職業學生(註一),或是家裡真的非常有錢,否則很難出國留學。但是,近十年來,不但前來就讀博士班者寥寥可數,大家改為就讀一年或兩年制的碩士般,且申請獲入學許可的人數亦寥寥可數。

  分析大家不願意申請博士班的原因,大致有以下幾種:(1)認為在台灣唸博士班比較便宜;(2)認為台灣的博士班也不輸美國太多;(3)認為在台灣唸博士班比較方便,沒有語言和生活適應的問題;(4)認為申請美國博士班請不到獎學金;(5)無法申請到美國博士班的獎學金或入學許可;(6)認為唸完碩士就可以就業或回台灣,不想念博士班唸那麼久。

  而相較二、三十年前,台灣留學生多因為經濟、政治因素或台灣客觀環境因素留在美國發展,但現在大多數留學生都有回台灣服務發展的打算,不是計畫唸完書就回國,不然就是打算工作個五、六年就要回台灣發展。

  當然台灣客觀環境的改變是最重要的原因。三十年前,雖然唸完博士班回台灣就能從副教授開始就任,但每個薪水約只有新台幣三千元,折合美金80元,但是,當時留美博士班學生的獎學金每月約250-500元,比台灣大學教授的待遇還好上數倍。且當時台灣物資環境不佳,政治上國民黨政府壓制台灣言論、講學、出版、新聞、集會結社、思想、遷徙等自由,因此,使大多數台灣留學生情願留在美國過較好的生活,或根本就被國民黨政府列為黑名單(註二)無法返回台灣,不得已留在美國發展。

  但是,現在博士班畢業回台灣,從助理教授開始升遷,待遇每月大約是六萬多元新台幣,折合美金約2000元,領12個月加上年終獎金和各種補助或研究獎助,年薪約30,000美金,與美國助理教授起薪45,000-60,000 USD相比,雖然差一倍,但美國扣稅比台灣高一倍,生活費也比台灣高一倍,因此實質上來說,在台灣生活和在美國生活相差不大。且台灣社會現在已經非常民主自由,物質生活絕不比美國差,除了房價地價較貴之外,其它條件不輸美國,食物更是比美國好吃,語言溝通也方便,因此使絕大多數留學生都情願回台灣。

  這就構成了一個問題:當中國留學生大量千方百計留在美國發展,在美國各大學和各大公司佔得一席之地的時候,台灣留學生卻大舉返台發展。雖然對台灣的產業發展可能很有幫助,但是,未來能在美國社會替台灣發言的人卻欲來愈少,反之替中國發言的人卻欲來愈多。

  二、三十年前留在美國發展,較有台灣意識的人,組成了台灣同鄉會(TAA)、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NAPA)等,在通過台灣關係法,或是美國國會、政府討論處理各種有關台灣利益的議題上,遊說美國政要,替台灣爭取利益,促進台灣的民主發展與主權尊嚴,使台灣人成為美國國會除了以色列外第二大有影響力的團體。

  如再接觸這些社團,除了FAPA較積極地尋覓年輕會員加入外,其它台灣人組織已明顯呈現老化,每年年會像是老年人會見朋友的聚會。而因為台灣留學生大多數不願長期留在美國發展,也使FAPA尋找新血備感困難。

  在我接觸的眾多海外台灣人長輩中,第二代幾乎沒有人會講台語(或國語),頂多勉強能聽懂台語,更別提第三代。雖然也有讓第二代台灣人交流的團體,但是一旦失去了與台灣接觸的語言,如何能了解台灣人民的想法?如何能認識台灣本土的歷史?如何能與台灣人民感同身受地替台灣爭取福利?這些人只是台裔美國人,自然是以美國的利益為優先考量。

  台灣需要一直有人來影響美國的政策,畢竟美國是台灣最大的盟友,萬一台海發生戰爭,美國的決定也將影響台灣的命運。因此,若台灣留美學生人數持續減少,而鮮少有人願意長留美國發展的話,則台灣將在美國社會上失去影響力,而對台灣充滿敵意的中國卻反而因為大量的中國人留在美國發展,而能左右美國的輿論。

  這是一個十分嚴重的問題,我相信政府有必要好好檢討留學政策。看是否從宣導、獎學金補助、改變公費留學等方式,增加留美學生及長期留美發展之人才。畢竟要維繫台灣的安全與利益,在台灣外部培植能為台灣利益服務的人才是非常必要的。(褚志斌/前芝加哥大學台灣同學會會長)


註一:職業學生是國民黨執政時代的產物,選派家世清白的黨籍學子,令其在赴美留學期間,觀察紀錄留美台灣學生的言論,並向台灣情治單位報告可疑的言行。這些職業學生或者領有國民黨的獎學金,或者是按件計酬,每舉報一個人就能領若干獎金。因而造成許多冤情,使很多人因為一兩句話,或是被陷害,而名列黑名單而無法返國。

註二:在國外的台灣留學生,一旦有反國民黨、支持民主、支持台灣本土、支持台獨等言行出現,經職業學生檢舉後,則該人將被列入黑名單,將被拒絕返回台灣。即便是親人病故也無法返台。很多台灣人因為黑名單,被一擋就是十幾二十年回不了台灣。直到李前總統執政的1990年左右才完全解除黑名單的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