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終戰六十週年,台灣呢?

 

◎ 余文儀
(台灣東社社長)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蔣介石軍隊根據聯軍統師麥克阿瑟行政命令,在台灣及中國代表聯軍受降,卻遂行佔領,「統治」台灣達半世紀。法理上,當時的「中華民國」並未擁有台灣的主權。台灣的主權,經由日本放棄後,應屬於台灣人民自己,台灣住民有權自決歸屬,而非長期被佔領。

一八九八年,美西戰爭美國戰勝西班牙,簽訂「巴黎和約」,菲律賓成為美國領土。初期成立軍改府,平亂後很快恢復「民政治理」,1907議會選舉,1916美國會通過Jones Act,及1934 Tydings-McDuffie Act讓菲國人民公投制憲選總統,使其逐漸邁向獨立。實質上已有民選總統。詎料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侵犯菲律賓及東南亞,麥克阿瑟於1942年元月,不得不撤離菲律賓,而留下「I shall return」名言,菲國民選總統也流亡海外。

1945年,美太平洋軍反攻終於收復失土菲律賓,隨即於1946.4.23讓菲國人民直選總統,產生新政府,並於1946.7.4美國獨立紀念日宣布讓菲國獨立。距離1898年歸屬為美國領土,共48年。48年即獨立成功!關鍵在美國對菲律賓無長期領土野心,擁有她,卻能敝開心胸,扶持她建立民主法治政府,係它成為自由民主國家中的成員,這是「Phillippine Form」。

二次大戰的亞太地區,美國是戰勝國統帥,對台灣主權歸屬,及建立為一正常國家應負主要責任,應該出面協助台灣。但最重要的是台灣人民的覺醒、決志,一味盼望美國的「I shall return」,衡諸現實國際情勢,是不切實際的幻想。

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有其獨立王國的歷史,然在1939.8.23德蘇簽定密約(Molotoy-Ribbentrop Treaty)下,被德國、蘇聯瓜分亡國,自此境內復國反抗不斷,可歌可泣,亦有境內俄裔效忠母國,如台灣內部中國統派,專門反對扯後腿,致獨立運動始終無法成功,至1989.8.23德蘇密約滿五十週年三國近200萬人走上街道,手牽手繞成人鍵(Human Chain),通過三國首都,強力展示「The Baltic Way,海之通路」。舉世矚目,然尚不能成功。

至1991年1月13日寒冬夜,零下25℃,四十萬青年勇敢站出來聚集陶宛首都Vilnius,做群眾性防衛(Civilian-Based Defense),手無寸鐵,築成人肉長城,抵擋蘇聯十萬大軍坦克大炮。全球三十六家媒體聚焦現場,被秘密安排好犧牲當肉靶的5000名蘇裔延誤進場,結果蘇軍誤認開火,炮打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媒體傳播全球,舉世譁然,同聲譴責!蘇聯大軍在舉世壓力下只好黯然撤軍,三小國在蘇聯鐵蹄下,終能進行公投公民自決,在普世人權價值屏障下紛紛獨立建國,並且很快成為聯合國會員國,如非人民有決死決志,發揮高度智慧,善用國際局勢,焉能獨立建國,揚眉吐氣?這是「The Baltic Way」。

一九五一年九月二十八日,日本與四十八交戰國簽定舊金山和約(PTSF),正式結束二次大戰,半年後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八日生效,隨即日本也再正式獨立成為一個新國家,獨立在國際社會,並成長壯大成為現今經濟強國。發動戰爭的侵略國,都可獨立自主發展,台灣卻在美國疏忽下,任由來自中國外來政權擺佈,至今更在中國反分裂國家法霸權陰影之下,前途未明。新時代的台灣人,您有「Baltic Way」的決志及智慧嗎?或者您相信「Phillipine Form」的可能性嗎?或者您誤信「Honkong Route香港模式」實即一國一制(共產黨制)而自然死亡呢?台灣人自覺在那裡?請大家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