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馬區長

 

■陳昭姿
(作者為台灣北社副社長)

馬英九近日接受媒體專訪提出了他所謂的新中間路線。在兩岸關係方面,他宣稱「反共不反中」與「雙邊協商」,在國家認同部分,他主張「反對台獨」與「一國兩區」。

若馬英九只是志在中國國民黨主席,他要反對台獨或奉行所謂一國兩區,不過是符合了該黨現狀的名與實。但是,天下人皆知馬英九的「黨主席」是過站,不是終站,他最想要的身分是兩千三百萬台灣人的領導人頭銜,也早以此為目的地而開跑。因此,馬英九的國家認同,人人得而批判。

馬英九憑什麼將台獨從台灣人的選項剔除?憑什麼反對已經過半的台灣人集體意志?如果馬英九主張一國兩區,其最高職位不過是台灣區區長,他憑什麼競選二○○八年總統?馬英九說他反共不反中,那麼他應該向台灣人民呈現他的反共立場,至少第一步,他必須適時向連戰親口的聯共說辭提出反制,然後再以行動證明他的反共之說。

奔駛在台灣近代史的民主列車,馬英九始終扮演不付錢的搭便車角色。他從未曾站在改革與民主的一方,無論是台北市長、中國黨主席與未來想望的總統大位,哪一樁不是台灣民主衛士承先啟後,用血用汗換取而來?包括早期的黨外人士到今日的民進黨與台聯黨,以及背後眾多的支持者。馬英九在植根時代缺席了,卻成為果實成熟的座上客。馬英九的歷史判斷與政治判斷向來禁不起考驗,他的不沾鍋卻享餐的個性豈止見於在黨內,也佔盡台灣人的便宜。

國家元首不僅沒搭便車的權利,還要從外部賺取資源來與民共享,更要將全民有尊嚴的幸福奉為上綱。馬英九自許以改革當選黨主席,但搭便車式的時勢造英雄,其實更適合形容他。

馬英九的天真與自戀,讓他以為他今日的立場是「藍軍可以支持,綠軍也不能罵」。但是,反對台獨與一國兩區的主張,以及脫離不了一個保守的中國人與好搭便車的政客本質,如何說服台灣人支持他作為國家領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