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三叔公過世了,在民進黨的黨慶前夕

 

十九年前,民主運動前輩們懷抱著民主自由公平正義的理想,創立了以民主進步為願景的政黨,十九年後,學運世代則為了當選與繼續執政,而提出各種為求自保的政治運作,改革變成口號、反省可以是工具,以學運大老自居的李文忠甚至主張放棄台獨以顧政權……

上帝厚待三叔公,這位重情重義,三十年不間斷贊助台灣人的民主運動,出錢出力,卻不掛名任職的可敬台灣人,終究不必看到這個他從海外時代一直支持到執政的政黨尷尬過生日:除了「今非昔比」的失落外,更有著失去理想的不堪。

紐約地區台灣人眾多,人才薈萃,百家爭鳴,也因此,大部分的人難免會因為行事風格的歧異而招致些閒言流語。不過,三叔廖國仲先生卻是個例外。不管你問到誰,即使是泛藍人士,提到他,幾乎大家的評價都一樣:「好人」、「善良客氣默默奉獻的好人」。眾所皆知,低調的他,有許多相當出名的政界朋友,而他最為人知頌的一件事,就是彭明敏教授提過的,在眾人視政治犯如瘟疫的年代,素昧平生的三叔,僅因佩服他的膽識與良知,竟不畏被牽連,常常去看他,令他至今仍感念不已。

好人,正義無私的好人,這在現今,不只落伍,簡直已經徹底過時。回想起這近半世紀來,眾多為民主運動奮鬥的前輩們,不也就是因為追求公道正義,不願意選大邊西瓜投靠,所以才會半生流亡海外的嗎?如今,社會倒立了,西瓜,當然是選大邊的靠,這樣資源豐、人脈廣、門路多,利益取之不盡,不靠豈不是傻瓜?正義反省值多少?靠選票才能有錢有權有勢有名,再做點公益,連功德都有了,死守正義價值的人得到什麼?也不過就一座神主牌!

十月一日的告別式,已經年邁的彭先生,把黨旗交給第一任主委賴文雄,我看到賴前主委以顫抖的手接下,各任主委嚴肅但虔敬的為三叔公蓋上黨旗。十字路口中的台灣,曾經是他們懷抱無限希望奮鬥的目標;而在台北的今天,學運世代童子軍們正趁著大人都不在家,忙著開記者會,嚷著區隔,想著自保。輕輕的黨旗承載著民主前輩的奉獻與犧牲,也無奈的背負著急於接班新生代的墮落與功利。

我不能想像年輕時的彭先生是多麼的意氣風發,我也不能從雙手略顯顫巍、外號「將軍」的賴文雄身看到任何革命形象,連WUFI史上那場重大分裂事件主角的洪哲勝,都垂垂老矣……我甚至無法從鬚髮花白的王康德身上,找尋是否與「永遠的秘書長」有一絲相似。

原來,逝去的,不只是三叔公,不只是老台獨的青春,還有一整個雖艱苦但是有理想有堅持的時代。

美東黨部執行長 王善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