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小心禍起蕭牆

老包


泛藍拿高捷、高鐵修理扁政府,「凱撒團隊」都可以無懼,但一個貪婪的林文淵,卻足以瓦解本土政權,因為凱撒大帝就是死於親信布魯特斯之手。

官派的中鋼董事長林文淵,透過公司治理技術操作,使自己可以領取每年四千萬的薪酬,這件事本來就有媒體揭露過,但不知是何原因,向來重視輿論報導的政府高層,卻未出面制止「控管」此事,才有民進黨立委看不過去,在立院總質詢時向閣揆「檢舉」,實在值得檢討。

林文淵是何許人也,竟有如此的高身價?這個傢伙或許自以為天生麗質,拿此薪酬當之無愧,但我們只要稍加舉例,就可以讓他貪婪的原形畢露:首先是他的「大老闆」陳總統,阿扁在二○○○年當選總統時,為了表示清廉改革的決心,立即宣布將每個月八十幾萬的總統薪資,降為一半四十萬!這一點統派媒體及政客,雖然都刻意忽略不談,但人在做天在看,民眾可是點滴在心頭。林文淵再怎麼天縱英明,其官派的報酬可以是總統的十倍嗎?而阿扁自動減薪,林文淵卻自動「加薪」,這在蔣家時代,恐怕早被抓去槍斃了。

以「身價」來衡量此事,其實也不是重點,我們還要向林文淵講一個故事,這個故事的主角常被林文淵之流「不看在眼裡」,但卻「於日月何
傷」:林信義是扭轉裕隆集團企業命運的傳奇人物,被喻為台灣的艾科卡,當他憑才氣與實力拿四千萬年薪,而外界仍覺得「可以再多」時,阿扁三顧茅廬請他入閣,他放棄四千萬高薪,到扁政府團隊,領的卻是林文淵之流看不起的區區二百萬年薪!林信義現已離開內閣,轉任無給職資政,又兼任工研院董事長︱但自己決定仍不支薪!林文淵對此作何感想?高雄捷運公司發生泰勞抗爭事件,林文淵的中鋼公司不但是最大股東,也是高捷公司負責人,他卻不曾出面替政府講一些良心話,反而躲得遠遠的,坐視泛藍無限上綱,對總統、閣揆抹黑謾罵,這算什麼好漢?

凡此種種,都讓人對這個傢伙嗤之以鼻。泛藍復辟集團最近對高捷與高鐵採取計劃性醜化及攻擊,但這兩件重大工程,在向社會大眾說明真相之後,扁政府不但不會受傷,反而更易引起民眾同情與支持。然而林文淵巧取豪奪超高薪酬之事(他又是高層「親信」),卻讓政黨輪替的價值受到重創,不待泛藍發難,本土政權的支持者就已先倒盡胃口了,等於是嚴重的內傷!當媒體報導林文淵、吳乃仁等人「有令人眼紅的超高年薪及分紅」時(吳乃仁超過千萬所得),泛藍集團通常不會對此類議題窮追猛打,這表示泛藍實在是政治高手,因為他們知道這會是民進黨的致命傷,只要讓它在民間「廣為流傳」,本土政權就此會一蹶不振︱但看支持者是怎麼怨嘆、捶心肝,就知道民進黨被這些貪婪之輩,害到什麼程度了。
林文淵事件是不需要多做辯解的,唯一能讓支持者告慰的,就是追回分紅並撤換而已,否則就等著它成為本土政權的癌細胞,讓大家同歸於盡了。復辟集團對扁政府的攻勢猛烈,但這些都不足為懼,可是我們一定要記得凱撒大帝並非死於敵手,而是被親信布魯特斯所暗算。

同樣的道理,當我們看到有人將民進黨全代會的主題設定為「照亮台灣」時,我們知道有人是在暗中吃民進黨(這個很多人用血淚所堆砌、支持的黨)的豆腐,是以私心將民進黨當成個人「玩具」,這種內耗很不值取︱試問,民進黨為何忘了去年三二○扁當選連任之後,通令支持者低調不要慶祝,以待泛藍進行抗爭激情冷卻及司法程序解決(支持者因此苦悶到今天);而上個月(九月十六日)司法審判終告確定,民進黨中央竟無一句反應,也未曾「歸還」虧欠支持者的「遲來的民主喜悅」,這是何等的麻木與不可原諒的輕忽?為何全代會不能設計一個彌補支持者的主題,反而是不三不四的「光頭台灣」?於此可見民進黨與支持者的距離。

我們又看到曾經要搞所謂「新文化論述」的同一批人,現在又去和統媒合作,要搞什麼「新民進黨運動」(統媒那個記者,就是昔日力捧陳文茜在民進黨造反的傢伙,真是陰魂不散),幾乎又要辱罵支持者為「基本教義派」了。唉,最令人
憂慮的,絕不是強敵環伺,而是「禍起蕭牆」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