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軍購案是台海實質和平與東亞勢力均衡的重要磚石



立法委員 陳重信

日前美國前亞太副助理國務卿薛瑞福來台訪問,期間拜會台灣政府高層與在野黨領袖,席間討論相關議題,當然包括延宕已久的軍購案。在薛瑞福與連戰會面的過程中,連戰說:「扁政府給美國錯誤訊息,認為國親杯葛軍購案,但三年前美國就同意售台武器,扁政府卻不聞不問,去年才拿出來公投,又無法說明為何金額從兩千八百億元跳為六一○八億元,這才是軍購案的障礙」。同樣地,泛藍人士也持這樣的不實、卸責的論點在美國國會與行政部門穿梭。

目前遭杯葛的軍購案指的是「潛艦、愛國者飛彈及反潛機」採購案。這三項軍事採購案,早已於1995年,國民黨政府時期就向美國提出這三項軍購。在評估後,美國總統小布希於2001年依據台灣關係法同意出售。台灣國防部依循軍購標準作業程序(軍事投資建案程序完成「作戰需求文件」、「系統分析報告」、「投資綱要計畫」等三階段作業),並與美國溝通後,於2004年提出「軍購特別預算案」,經行政院同意後,送至立法院。
然而在立法院屢遭國親兩黨於程序委員會阻擋(第五屆杯葛14次、第六屆第一會期程序委員會反對列案十次),導致「重大軍事採購條例草案」及「中央政府重大軍事採購特別預算案」一直無法進入審議階段。

關於2800億提高至6108億的部分,國防部於2002年五月份曾在立法院報告「國軍未來十年建軍規劃」乙案,其中潛艦、反潛機、愛國者飛彈三大項目,當時規劃預估費用分別為約一千五百億、四百億、九百億,共約2800億,這個軍購經費為概估參考值,實際預算需求,仍須依軍事投資建案程序完成上述三階段作業,方能獲取較確切的金額。以柴電潛艦案為例,美方於九十年同意供售後,海軍即開始蒐集商情,並循軍事投資建案程序進行相關作業,當時所估金額僅包含潛艦建造價款,尚未包含我方需求(「潛艦國造」及「整體後勤」)及相關配合款等部分。同時匯率基準的不同,也會造成採購金額的差異。因此軍購規劃階段與建案階段之價格會因客觀需求的改變而有所不同。

由於在野黨對於軍購特別預算金額有所異議,民進黨政府也積極與其溝通,針對軍購特別預算金額進行刪減調整。經國防部向美方協調爭取,並透過匯率基準從1:34.5調整至1:33,刪除潛艦國造及採購潛艦部分配合款(約減列1102億元),與三項軍購部分項目預算轉列為一般年度預算,將軍購特別預算金額調整降至約4800億。

對美軍購一直是台灣維持國防的主要來源,不僅是取得迫切需要的武器,相關的技術轉移更可以提升台灣自建國防的能力。民進黨政府對於美國同意出售台灣期望已久的軍備當然甚表歡迎,其間於立法院也做了詳盡說明,並將在野黨的意見納入考量。無奈於在野黨的不理性政爭,讓軍購案停滯不前。連戰所謂的「扁政府不聞不問」是欺騙的說法。

國際政治是現實的強權政治,小國的戰略思考通常受制於大國的戰略考量,這樣的結構性限制,讓小國迂迴的自主空間有限,因此抗衡或扈從成為小國在大國間屢見不鮮的生存策略。台灣便是這樣的小國,必須在大國的杆槓間做選擇。面對仍是極權共產政權的中國明訂「非和平手段(不放棄武力犯台)」於反分裂法,台灣不可能扈從於中國,能選擇的戰略是結盟美國抗衡中國,因為台美在東亞有共同的戰略利益,即維持台海的穩定,防止中國破壞和平。

和平的建立並非放棄一國的安全,期待另一方卸除其武力進犯的意圖,尤其是像中國這樣持續擴張的國家。和平是建立在相對安全的基礎之上,抗衡是維持相對安全的作為。台灣除了必須認清自己的安全需求,也要向盟友表現出我們的決心。在軍事數量與軍費支出上我們必然劣於中國,但作為一個小國,我們可以在特定關鍵的軍事能力上維持優勢,上述的軍購案即是必要的項目,再配合美國亞太軍力部署的調整和日本的戰略改變,達成這個區域的全面平衡,如此實質的和平才會出現。若台灣無法於區域權力平衡的動態時程上即時地提昇自己的軍事能量,則台海會成為整個東亞勢力均衡的漏洞,和平的基礎便會因此流失,屆時說什麼都太遲了。在野黨必須認清「軟土深掘」的中國,與執政黨理性地討論軍購,讓軍購案順利過關才是實事求是的正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