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颶風的省思



曹昌讚


  最近美國南部天災連連,從佛羅里達州,阿拉巴馬州,密西西比州,路易斯安娜州到德克薩斯州慘遭颶風重創,尤其八月底的卡翠娜颶風橫掃路州的觀光大城紐奧良受創更為嚴重,紐城的防波堤又被海浪衝毀,水淹紐城長達半月之久,本來紐城就低於海平面三呎之多,海水倒灌更是雪上加霜,看來經過一年要重建紐奧良都有困難,然而布希總統不向天災低頭,誓言重建紐奧良。

美國國會也緊急通過二千億美元的救災預算,期望災區早日恢復正常,這不禁使我想起也是天災頻繁的故鄉台灣,在野的國親兩黨一味反對扁政府施政,連謝長廷院長提出的八年八百億的防洪治水預算也被封殺,無法通過,日後颱風一來低窪地區的台灣人民,不知道要受害受苦多深,這些毫無人性的泛藍立委還有資格配當台灣人嗎?多行不義必自斃,遲早將會應驗的。

  八月二十七日我們飛去阿拉斯加的安格拉治,搭豪華郵輪皇后珊瑚號,南下加拿大渡假,同行的林聰明夫婦他們經營的旅館就在紐奧良市中心,二十八日看電視氣象報導正慶幸颶風轉向偏東而去,沒想到第二天防波堤崩潰,海水衝入紐奧良,淹沒一層樓高,還好他們的旅館一樓是當停車場,二樓才是房間,然而二樓也進水,紐奧良的黑人很兇悍,到處搶奪。

他們的美國女經理堅守崗位也被搶劫,電話中斷前說了一句「老闆不在我不能離開」,害得林君夫婦三天都睡不著覺,直到最後透過CNN的幫忙才知道人已安抵德州,才大為放心,他的經理說在十號公路上的人海中過了三天二夜,真是一場驚魂的逃難記,二十多萬人逃來德州,德州州長開放所有的大體育場收容災民(以休士頓收容最多),德州人發揮無比的愛心分送糧食及飲水給災民,尤其教會及慈濟功德會的善行更贏得了老美的好評,台灣人,中國人,越南人等東方人的災民很少有人住進收容所,使美國人大感驚訝,深深為東方人的同胞愛大為感動。

  卡翠娜颶風侵襲紐奧良不到三個禮拜後,又一個更大的五級颶風麗塔來襲美國南部,這一次氣象預測是直衝德州墨西哥灣而來,五級颶風將是歷史上第三大的颶風,其威力之強將把一般建築物夷為平地,海邊地區將盡成澤國,這回德州政府大為緊張,布希總統也火速趕回德州坐鎮指揮,從九月十九日颶風通過佛州時就發佈警報要大家往西北撤離,二十一日及二十二日兩天超過一百萬輛的汽車湧上公路,二,三百萬人的「大疏開」。

這是美國歷史上的第一次,有人單單要開出休士頓城就花了十個小時,開到達拉斯或奧斯汀避難的開了二十小時大有人在(平常只要三四小時),有人汽油用罄,有人汽車拋錨,有人為了節省汽油關閉冷氣,在這將近一百度的高溫下公路上悶死了三十多人,還有一輛載滿老人院的巴士在快到達拉斯前發生爆炸,二十三名老人魂歸西天(據說是氧氣筒爆炸所致),真是人間慘劇,這兩天的大疏開將留下美國歷史上一次寶貴的經驗,報上說這情形要是發生在別的大城,情形將會更糟,德州的公路系統在全美是數一數二的,然而二,三百萬人二天內同時大疏開,怎會不塞車呢?

二十日本城(Lake Jackson)市政府通知大家必須在二十三日撤離,颶風預定在二十四日凌晨登陸,然而我們的員工,二十日就已不見蹤影,都說要提早撤離以防萬一,美國人實在是沒有膽量又怕死的民族,二十一日我和內人還來餐館親自下場,照常開門,忙翻了半天,好多客人都非常感謝我們今天開門,因為大部份的餐館都已關門,無處可吃,我們能在雪中送炭這樣才是真正勇敢的台灣人。當晚兒子再度來電要我們趕緊撤離,回到家後打包行李準備明天疏開,來美國三十年這將是第一次撤離家園,我們在台灣也住了三十年也沒有一次因為颱風要疏開,記憶中好像只有地震跑過,颱風天好像睡得更甜。

  二十二日的中午我們來餐館吃午餐,這時本城已空無一人,餐館當然不必再開門,門窗花了六百多元請人用木板釘牢,以防強風吹毀,拍了幾張照片做為紀念,臨走前只能祈禱上蒼,希望風速減緩或是轉向,回來後餐館能安然無恙。

終於上了吉普車開向逃難之路,這時本城已開始戒嚴,只准出城不准進入,我們到了糖城才開始塞車,只多花了半個小時的車程,真是幸運,子端兄及碧珠姐同志都已回來迎接我們的到來,患難見真情,深受感動,大家在樓下觀看那部六十吋的古董大電視報導的颶風動向,氣象員說颶風已開始轉向東行,朝德州及路州邊境而去,同時威力也減弱到三級,上帝好像聽到我們的禱告。

當日我們把帶去的幾條新鮮皇帝魚及碧珠姐在市場買的晚餐,一齊帶到雅各兄家聚餐,雅各為大家祝福也期望颶風威力減弱,使美國的損失減至最輕,好一個美好的飯前禱告,事後證明一切都應驗,颶風果然減弱至三級而且轉向東去。

二十三日的中午我們為此飲酒慶祝,來美後第一次中午喝酒不禁令我想起八月十日馬英九市長中午喝酒事件,他規定員工中午不喝酒否則嚴加處分,而自己喝酒卻是盛情難卻,下次不會就沒事,統派媒體以這種雙重標準對待馬市長,天下還有什麼叫做公平呢?要是我是曾被處分的市府員工絕對抗議到底,討回公道,當晚九點多果然電停了,這是預料中之事,否則那像逃難呢?
難得一次早睡早起,起床後看到子端已在庭院散步,他說颶風已「回南了!」就是颶風已過從邊境登陸直撲內地,我們慶幸的逃過一劫。

二十四日中午我們安抵家門,很多逃難的友人都還在歸途中,我們已在家宴請鄰居美國友人一齊慶祝劫後餘生,他們都是道氏化工的博士,也都是逃難到糖城,其實很多糖城的人都往北逃,我們真是勇敢的台灣人。

  這次德州除了邊境受創,休士頓城及西南邊都無大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慈濟人說是上回卡翠納颶風德州人發揮愛心感動上蒼,我倒笑稱也許是阿扁總統過境美國在邁阿密擋了麗塔颶風的威力,否則休士頓的災情將難以估計,美國的經濟將受創更深。

颶風過後我親手拆除門窗上的木板,也學會使用電鑽,子端說我應該有這份使用工具的潛力,來美三十年連電鑽都不會使用,真會笑死人,這也是颶風中的唯一收獲,逃難前我曾猶豫是否兩部車都要開走,兒子說逃難人命重要,一人一車萬一中途有事很難處理,而且車子也全險,既使淹水也可求保險公司理賠,人命關天,車子乃身外物,兒子的判斷果然正確,在美國我學會了「不恥下問」常常會得到很完美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