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聯合國根基已毀 功能難以發揮


江 朝 雄

戰亂後渴望太平 聯合國應運而生

上世紀發生過兩次世界大戰,在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1917)後,即曾組織一維護世界和平機構---「國際聯盟」。可惜國聯由當時美國總統威爾遜所提議組成,但《發起國》卻沒有參加,故此一國際和平機構,成立不久就無疾而終。一次大戰後僅20年(1937),日本就發動侵中戰爭,隔二年的9月1日,希特勒入侵波蘭,二次大戰亞、歐兩戰場於是乎全面爆發。

歐洲戰場經歷6年的轟炸廝殺,亞洲戰場經過8年的遍地烽火,終於1945年夏先後結束。人類體會到在短短30年內打了二次大戰,不僅文明受到殘酷的摧殘,生命更是沒有保障,「理性」蕩然無存,「關懷」隱沒不彰。因而由幾個國家領袖共同倡議,籌組一維護世界和平的機構---「聯合國」,其目的既崇高又偉大。轉眼聯合國成立已六十年(10月24日),大家回顧這龐大的維護國際和平組織,到底為人類和平帶來何種幸福?

協助落後地區 發展文教經濟

聯合國成立至今,對人類最明顯的貢獻應是協助落後地區推展文化、教育,發展經濟。對開發中國家,及未開發國家的經援,使許多地區經濟得到進步與發展,文化教育水準提升。尤以第三世界國家,減少文盲,脫離貧困,幫助不少。
民族自覺運動 興起達最高峰
1945年10月聯合國成立,對人類的另一貢獻乃是﹝民族自決﹞權的提倡,讓許多戰前的殖民地,紛紛脫離原先國家的糾纏統治,而成為一個新獨立的國家。尤以亞洲、非洲在二次大戰後增加較多,像雨後春筍般地萌芽生長。至1963年,聯合國因會員國增加很多,安全理事會的理事國席次也跟著增加,從原來的11國,擴展至15國。

強國任性橫行 人權蒙上陰影

上述協助落後地區的教育與經濟發展,及提倡民族自決的政治獨立運動,是聯合國對人類文明的二大貢獻。但因為亟待幫助的落後國家太多,援助也就有先後之別,當然會發生幸與不幸,大體而言,二次大戰後落後地區的經援開發,似乎與該地區的資源蘊藏多少發生關係,尤其能源蘊藏多的地區優先開發,似乎成為普遍情形,這也印證工業先進國尋找能源開採的動機。

經援與開發有先後的分野,而民族自決獨立路途上也有幸與不幸之別,絕大多數二戰前的各國殖民地,在1945年戰爭結束後多已獲得獨立自主,連亡國很多年的以色列也於1948年5月14日重新建國。但波羅的海三小國﹔西太平洋的台灣﹔西南亞的庫德人(Kurdish)﹔俄國南鄰的車臣(Chechen)等國,命運似乎比較坎坷。愛沙尼亞(Estonia) 、拉脫維亞(Lativa) 、立陶宛(Lithuania)三國自1940年被蘇聯併吞後,掙扎苦等到1991年才得到政治獨立。

位於土耳其東南,伊拉克北部,伊朗西北隅三國緩衝地帶的庫德人,他們有自己的庫德語,也學習一些三個鄰邦的語言,多年來一直追求獨立,至今仍未達成願望﹔車臣共和國已有自己百姓選出的總統,卻因北鄰強權俄羅斯的軍事、政治干預,影響車臣共和國的自主獨立,導致爭戰不斷。最近俄國總統普亭公開承認『這些波羅的海國家,在世界政治被當做棋子,這對它們是個悲劇。』

寶島台灣在二戰前情形跟韓國非常類似,都受日本的統治。據史家考證,數百年來除漢文化外,因地處西太平洋海運交通要衝,因而受西方文明的薰陶,及南島血緣的傳承,成為台灣文化的特質。目前台灣的語言更表現多元文化的現象,「逗陣行」「走透透」「目啁閉起來」…..等等俗話或台灣式話語,在漢文字典找不到,也讓十幾億自以為『同文同種』的中國人聽不等台灣人在講什麼「碗糕」。

然而台灣因受到國共爭權鬥爭後的流亡政權牽累,及小部分吃裡爬外,不認同養育生長的台灣土地者所干擾,國際關係艱難,成為正常的國家路途坎坷,尤其是中國霸權百般的阻撓,今年已13度申請進聯合國,2300萬人的基本人權,仍受強權無理操控難以順利。

真理根基已毀 功能難以發揮

60年來聯合國對人類有相當貢獻,但也因著
少數強國為自身利益,毀掉聯合國維護人權的根 基。朝鮮、伊朗的核武問題,多年來令美國跳腳、著急,那中國、俄國及英、法、德、以色列等國就沒有核子武器﹖﹗1962年古巴危機,美國就幾乎沉不住氣,只因二顆飛彈朝著自己。而今700枚對著2300萬無辜的台灣百姓,190以上的聯合國會員國有誰仗義執言,批判中國霸權,將它列為恐怖國家﹖

雖然朝鮮、伊朗在核武問題上被美國視為流氓國家,但中、俄卻是它們的親密朋友,9月中在聯合國會議時,法國總理稱,伊朗如不執行國際原子能機構的決議,歐盟將把伊朗核問題提交聯合國安理會。但中、俄等國則試圖阻撓聯合國對伊朗採取行動。同樣地,解決朝鮮核武問題,所以會如此棘手彎曲,也是有相關國家在玩兩面把戲,想藉機從中討便宜,

古以色列君王大衛說得對『根基若毀壞,義人還能做什麼﹖』聯合國雖然想維護世界和平,為人權效力,但公義根基已毀,還能如何發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