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曹長青專欄》美國人給台灣「正名」


■ 曹長青

上個週末,我應邀到洛杉磯參加「全僑民主和平聯盟」全球年會,做一個演講。這個華人團體在全球有九十八個支盟,與會的三百多代表,泛藍泛綠都有。我的講題是「民主是兩岸的最大公約數」,開門見山就指出,有國民黨要員提出,孫中山是兩岸最大公約數。但我認為,民主才應是兩岸的公約數。且不說中共連中華民國都不承認,哪會真正尊崇孫中山?更何況即使中國民主了,也不會把三民主義作為立國之本,因為孫中山曾說,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而今天誰都看到,社會主義給人類帶來的災難。更不要說孫中山當年「聯蘇聯共」,其實是共產黨的思路。

確立民主是兩岸公約數,那麼解決兩岸分歧的出路,就在於結束中共專制;中國有了民主,台海才有和平,台灣成為一個正常化國家的目標才能徹底實現。今天,很多台灣人要求「制憲正名」,包括國號、國旗、國歌等是否改變,都是一個國家民主化之後,公民應有的基本權利。而國民黨前主席連戰去北京朝拜獨裁者,並宣稱要「聯共」,本質上就是反民主,出賣台灣。

但我講過之後,這個團體的首任理事長,住在華盛頓的一位國民黨老先生發言,指出這個會議不應該請我講話,他對我支持台灣「正名」、毫不客氣地抨擊他們的前主席連戰非常不滿。我則在回應中指出,如果是前主席就不可批評,那蔣介石、蔣經國都是國民黨前主席,是不是都不可批評?按照這種邏輯,施明德、許信良是民進黨前主席,是不是也不可批評?一個在美國住了多年的人,不是想通過辯論以理服人,而是想靠不給別人講話的機會來阻擋自由思想的流動,可見國民黨長期的奴化教育有多大的後遺症。

很多泛藍人士談到「台獨」就怒火滿腔,其實台灣並不存在「獨立」問題,因為中華民國一直是獨立的國家,從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現在的問題只是要不要「制憲正名」,這不僅因為「中華民國」這個國號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都不承認,甚至連聲稱只認中華民國的國親兩黨主席到北京,連「中華民國」這四個字提都不敢提,連自己當過中華民國的副總統、省長都不敢承認。且不說他們根本沒有在捍衛中華民國,即使捍衛了這個連自己都不敢承認的「國」又有什麼意義?

雖然泛藍人士阻止台灣正名,但國際社會從來都和他們作對。僅在美國,所有英文媒體都是用「Taiwan 」來報導、描述台灣,沒人用「中華民國」。提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時,用「China 」。在洛杉磯這個會議的開幕式上,美國國會「國際關係委員會」資深成員伯曼(Howard Berman )應邀致詞,我仔細傾聽並統計,他總共用了四十三次「Taiwan 」來指「台灣」,沒有用過一次中華民國。同時用了十七次「China 」來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它說明,美國人(還有其他西方人),早就給台灣「正」了「名」。不管那些蔣介石式思維的人怎麼反對,最後都無法改變台灣人民為台灣「正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