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黃天麟專欄》當新台幣換成人民幣


■ 黃天麟

隨中國超限戰起舞的我國統派媒體及政府官員,十月三日又開放了在金馬地區辦理人民幣兌換業務。日前參加工商早餐會的謝行政院長長廷亦允諾將其盡速推動到台灣本島,並指示相關部會進行準備。

據統計,十月三至二十日的十三個營業日,駐金馬的銀行一共賣出了一千一百多萬餘元人民幣,買入的僅五十九萬餘元。據稱金門更為此增添了一項生活樂趣,將一筆又一筆的新台幣換成人民幣,放在家裡或再存入廈門的中國銀行。

若以個體的立場來評論,筆者也很贊成政府開放兌換人民幣業務,因為人民幣確是一項投資的標的,購買者可坐待其升值,大賺其匯差,尤其當今美國正在要求中國人民幣至少升值二十五%之際,只要投資一百萬元新台幣就可以獲得二十五萬元的增值空間,何樂不為。

因此若政府在近期開放本島兌換人民幣,只要人人平均兌存一萬元人民幣,一千萬人的儲存額將達一千億人民幣,折合新台幣達四千二百億元,若再加上胃口更為龐大的企業法人,其金額必令人咋舌。當然有沒有此現鈔供應是一個問題,若限量兌換即問題更大,黃牛、黑市、期貨必應運而生,增添其複雜性。若中國採緩慢升值,則問題將會如脫韁之馬,成為台灣的一項新全民運動,侵蝕股市及正常的經濟活動。

或者有人會問,日本、美國能,為什麼台灣就不能?這正是問題之所在,對中國之投資也是一樣,由於語言、文化之隔閡,「中國熱」即使有,在美、日、韓是不會脫韁的,它們可以放心任由市場去運作。台灣則不同,六十多年的「偉大祖國」、「天府神州」教育,已使台灣、中國間之經貿往來再也不能以國際間之經貿理論來規律。申言之,兩岸經貿投資往來若真的任由市場原理去規律,兩者之間絕不存在所謂的「雙贏」或「互利」,而只存在「吸納」與「邊陲」的融合關係。這也是我國自開放對中國投資以降,過熱的投資中國潮,使國內經濟活動日趨萎縮的原因。十餘年來,貨幣供給年增率、銀行放款增加率、民間投資增加率長期呈慢性下滑,股市動能不足,經濟成長率不理想,銀行獲利不佳,治安日趨敗壞等等現象正就是台灣受中國經濟體吸納被邊陲化的一種過程。

政府官員若真的一直執迷不悟,聽從統派學者之言,認為兩岸的經濟統合是一種「互補關係」,對中國越開放,即越能使台灣的經濟活化,就請大膽開放吧,也不要在兌換金額上做任何的限量。與「積極開放」所造成的累計對中國投資金額二千八百億美元(折合新台幣九兆四千億元)相比,開放人民幣兌換對台灣經濟之衝擊充其量應不會超越一兆元,尚不至於動搖國本,但也不能小覷。就因為它尚不致動搖國本,所以或許這是檢驗「個體利益」是否等同「國家全民利益」的一次良好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