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選後檢討的角度

◎陳儀深

通常選後檢討的重點,都是針對敗選一方的種種缺失,好像一無是處,而勝選的一方好像「什麼都做對了」。顯然這只是一時的心情反映,並不公平。選後馬英九說,這次選舉「選風是幾十年來最惡質的一次」,我們要問:難道只是民進黨要負責嗎?從南到北都是互相抹黑的負面選舉,連陳定南也被馬英九指控賄選、墮落,羅文嘉也被指控發放走路工,如果司法查明非真呢?桃園的非常光碟內容固然可議,查扣處理的程序難道完全正當嗎?尤其馬英九一口咬定非常光碟是「民進黨選舉的賤招」,這難道是優良的選風嗎?

不過民進黨的敗選確實值得好好檢討。首先在技術層面,愈基層的選舉對民進黨愈不利,這次的縣市議員和鄉鎮市長民進黨得票率依然在兩成多,三合一選舉連帶影響縣市長是必然的;其次在選舉前推動最低稅負制與廢除18%優惠存款利率犯了大忌,不但沒有博得「改革」形象反而可能趕走不少選票;至於阿扁總統投入太深又口無遮攔,對台中市長候選人胡志強的身體說會隨時「挫」起來,都是反效果。

在基礎層面,除了提名制度以及若干縣市的人才斷層,一般認為「弊案連連」是拖累民進黨縣市長選情最重要的因素,可是泰勞暴動牽引出來的高捷弊案、陳哲男事件,畢竟是被媒體放大、再放大,想想不久以前的北宜高「馬屁橋」、考試院「馬屁題」、總統親家與陳哲男一同出國的烏龍事件、連台灣高鐵延後一年通車也被說成弊案,換句話說,TVBS在好幾個月以前就在打選戰了;大家好不容易發現TVBS資本結構100%是外資、港資其實是中資,新聞局竟只能罰100萬,阿扁還表明任內不會把它關掉,這到底是軟弱諂媚或是守法守分?

可以肯定的是,台灣的法制還有不少過去一中概念的矛盾,十幾年來應該修改尚未修改,連宋二人更在2005年大搖大擺訪問中國,變相支持對岸的「反分裂國家法」,這個過程中民進黨政府不但沒有充分發揮煞車角色、沒有在政策上落實切割,有時甚至跟著統派媒體起舞,等到選舉「時到日到」再來吶喊「反共保台」,鬼才相信。

所以,要求扁政府對國家方向、主權問題要立場明確,並不是基於意識形態或基本教義,而是基於台灣的生存與尊嚴。民進黨除要避免技術面錯誤,尤其要認清迫在眉睫的台灣危機,然後在政策定向上表現出來,「走回台灣歷史正軌」,2008年才有勝選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