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台灣民主 何其脆弱

■ 李正卉

 

解嚴才十多年,我們已經差不多忘光了以前國民黨黨國森嚴體制下,威權統治的不公不義。好像專制黨國的幽魂已經被民主馴服;民主體制已經建立,我們可以放心過日子了。

其實不然,黨國中最卑劣的性格,仍像蛆蟲一樣附在國、親、新三黨政治人物骨頭裡,隨時蠢動。

馬英九、朱立倫、胡志強等等黨國之子,在黨組織中扮演過什麼角色?我的母親曾經任職國營事業,她的遺物中有一紙手寫的文件,薄薄泛黃的十行紙上,是一筆練過書法的鋼筆字,寫著「本表請勿遺失洩漏」,內文是:「第三小組轄下應注意人物及各人思想行動」。以下列了十一位明顯是台灣女性的名字,而接受命令監看同事的小組長名字,正是母親。

為什麼同為台灣人,母親身份會與他人不同呢?最可能線索是,我父親是三十八年來台的國民黨公務員。

桃園的「所謂」非常光碟事件,偵騎四出,一夕之間就摧毀言論自由。暴露的正是黨國監視、檢查、迫害的本性,僅憑小小縣長朱立倫一人的威風,作為民主政治基石的司法檢警系統便像牆頭的雜草,隨風起舞。

我們是個民主國家嗎?恐怕還沒有。黨國鬼魅正張牙舞爪的在黨國之子的靈魂中展翅,隨時要撲下來吞噬我們以為已經成熟壯大的民主。

這次選舉,雖說是地方選舉,但是,台灣人能不出來投票嗎?
(作者為企業負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