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年底縣市長選情初探

■ 徐永明

 

這裡要談的選情分析不是關於藍綠陣營席次的分佈,或是預測哪一個縣市可能的贏家會是誰,而是想要探討台灣選舉政治發展到今天,尤其透過這次超冷的地方選舉中,可以看出未來台灣選舉文化的轉折與新趨勢;也就是過去我們所習慣的選舉熱戰可能逐漸降溫,大型的造勢場合越來越難動員,不再有令人熱血沸騰的革命性政治訴求,至於選舉結果對於台灣未來發展的指引性也趨於模糊,這是因為選舉常態化所使然呢,還是因為台灣民主向上提昇能力的疲乏所致?

這次縣市長選舉最大的特色就是缺乏「正面」選舉,無論是中央執政的泛綠,還是在野挑戰的國民黨,都沒有能力提出一套全面性的地方政治訴求,過去無論是奪權論述的「地方包圍中央」,還是「綠色執政,品質保證」的建設招牌,都為台灣地方政治發展立下重要的里程碑,這次雖然是首次的「三合一」選舉,但藍綠雙方對於下階段地方政治與建設的走向都缺乏願景,這是一個懶惰的表現,也是台灣以選舉來推動民主的警訊。

結果,反而是「負面」選舉盛行,表現在高雄捷運弊案對於泛綠選情的衝擊最為顯著,幾個政務官候選人的形象牌因而失效,泛綠選民的士氣更是低落;至於泛藍,雖然有馬英九接任主席的中興氣象,卻無能在這次選舉展現重回執政的視野,難怪民進黨支持度直直落時,馬英九的國民黨也呈現衰退的現象,原本是比政見、比形象的政黨競爭,現在變成比爛、比醜的政治泥巴大戰,泛綠要翻轉選情,只要證明泛藍更差即可,黨職併公職、利率十八的改革,乃至候選人的超貸疑雲,不過是這個選戰計算下的產物,缺乏長期結構性改革的思維。

這次選舉的第二個特色,卻是在首長選舉中的候選人面目模糊,上次立委選舉就已經出現這個現象,所謂政治天王完全掩蓋了立委候選人的身影,這次更糟糕,在地方首長選舉中,選民與媒體卻對於主要的候選人缺乏認識;一方面是泛藍推出太多的地方型政治人物,缺乏政治資歷與政績,是泛藍未來想要重回中央執政的隱憂;另一方面,則是在現任者連任的優勢下,多數候選人對於選舉辯論興趣缺缺,更遑論進行政策面的對話,導致一個缺乏候選人表演舞台的選舉;反倒是弊案爆料成為媒體焦點,雖然弊案所在地高雄市並不在這次地方選舉中,但是卻可能影響一個台北縣民的投票意願與支持的對象。

因為這樣的媒體失焦,選民失去興趣,候選人失去舞台,政黨失去能力,政治領袖失去論述能力,讓這次選舉相當黯淡,而令人憂心的則是:這個選舉失能的情況是這次的特例呢,還是一個長期趨勢的徵兆。如果台灣的媒體、候選人、政黨、政治領袖,乃至選民都在選舉競爭過程中,持續地採取消極態度、負面的策略,那麼不單台灣投票率會不斷地下跌,民主選舉向上提昇的功能將會連帶地衰敗,那時,面對冷漠的選民,藍綠誰能執政已經一點也沒差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