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民進黨改革爭議又是雞兔問題!

◎徐永明
 

  
 
目前政壇流行的名詞是「新民進黨運動」,尤其在陳總統召開黨內座談後,民進黨內部關於執政改革的爭議,似乎完全檯面化,看來短期內不會結束的。尤其隨著民進黨二○○八總統候選人形成的時間表,更呈現山雨欲來的瀰漫氣氛;對於年底縣市長的選舉影響也是相當不確定,至少根據目前的媒體民調,主張者之一羅文嘉的支持度並未因此超前,甚至被低估為選舉操作的手法。顯然「新民進黨運動」面臨了一個關鍵期的考驗。

雖然,這個運動的成功與否,不一定與年底選舉相關,但如果主張這個運動路線的候選人贏了,那麼,關於這個運動的討論會因此得到鼓舞;不但有了當選的縣市長作為路線的實踐者,更會有潛在的總統候選人靠過來,試探水溫,是否能承接這個「新民進黨」運動的大旗,作為總統大選的主軸。

相對的,如果民進黨因為內鬥的形象而在年底縣市長崩盤,陳總統的威信大受影響是必然的,謝院長與蘇主席的政治前景也肯定蒙上陰影,這時,「新民進黨」運動還會是個焦點,甚至成為汪洋的一片浮木,那時面對選舉挫敗的民進黨也只有破釜沉舟,往前衝了。

如果熟悉過去黨外與民進黨發展史的,大概不會對上星期這個黨內檢討大會感到陌生,或許這樣的場景在陳總統主政這五年較少出現,今年四月國大選舉前,黨內也有類似的炮聲,但是,陳總統回國的座談會上則是定了調,透過三場電視訪談達到扭轉風潮的效果,民進黨在國大選舉有了清楚的勝利。不過,這次的黨內動作並未因座談而止息,除了選前內閣改組的建議外,還有全面檢討府院人事的說法,越來越像民進黨執政前幾次路線大辯論的態勢。
從歷史經驗來看,黨外時期與之後的民進黨,過去三十年有幾次重大的路線衝突與抉擇,像是七○年代的批康(寧祥)的「雞兔問題」,或是八○年代「選舉路線vs.社運路線」,及九○年代關於「大聯合政府vs.獨力執政」的路線辯論;不但對於民進黨的成長有決定性的正面影響,甚至對於台灣政治發展的整體方向也有相當的指導作用,如果從這個「反對─反對黨─執政」的歷史脈絡來觀察,就不難理解「新民進黨」運動形成的階段性使命。

最初的「雞兔問題」,是反對運動內部第一次自我清洗,當然行動內容是挑戰領導權的批康運動,主張要以較高標準來界定政治反對隊伍,孕育了民進黨的剽悍性格;至於選舉路線與社運路線辯論,則促成了民進黨的選舉總路線,也讓選舉競爭成為民主化的最重要機制,奠定台灣政治寧靜革命的漸進步伐。而大和解咖啡則是朝野和解的先聲,雖然破局毀了施明德立法院長的美夢,卻確立了總統選舉的奪權路線,陳水扁儼然成為新時代明星政治的帶頭者,未來藍綠陣營要選總統的,沒有捨其道而行的。

透過這樣的歷史考察,路線辯論與權力的更替是相始終的,面對執政的困境與政權保衛的壓力,民進黨新生代會提出「新民進黨」運動不奇怪,證明果然是傳承著同樣的政治基因,問題是:能否堅持立場與深化論述,與數十年來的重大辯論相輝映,果真如此,就算輸了地方政權也是值得的。因為民進黨作為台灣兩大黨之一,其政治命運不單影響其黨派人物的禍福,更對台灣整體的興衰有極大的關聯。

記得,黨外時期曾有一個「兩個前線」的理論,是一個觀察民進黨內派系政治的好架構,內容主張是:一個政治行動者不但是要與外黨來做爭鬥,為了確立一個能贏的路線,黨內的競爭反而是更基本的。換句話說:如果不能誠實地面對內部路線的差異,那麼,很難成為一個站在歷史正確一方的執政黨,這大概是對藍綠各政黨都可以適用的命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