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研討加拿大國會推動台灣事務法的始末

蘇慶龍

 

JIM Abbott, MP

Jim Abbott, MP
Reform Party of Canada Member (1991)
Conservative Party Member
Elected Member of parliament

  1. 1993 : Kootenay East
  2. 1997 : Now Kootenay Columbia

Current Parliament Service

Member of Parliament Kootenay Columbia
Chairman British Columbia Conservative Caucus
Associate Critic Foreign Affairs, Asia Pacific
Vice Chair Canada Japan parliamentary Friendship
First Vice Chair Canada Hong Kong Parl. Friendship
Director Canada Korea Parliamentary Friendship Group??
Co-chair Canada Mongolia Parl. Friendship Group??
Vice Chair Canada Taiwan Parliamentary Friendship Group
Treasurer Canada ASEAN inter-parl. Friendship Group

台灣事務法的歷史背景

台灣事務法(Taiwan Affairs Act簡稱Bill C-357) 於2005年4月4日,由保守黨國會議員Jim Abbott 提出。為使大家對國會提案程序更易瞭解,茲將加拿大政府體制略制為解釋如下:

加拿大為總理制(內閣制),非總統制。在國會議員選舉中獲最多席位的政黨即為執政黨,黨魁即為加國總理(Prime Minister) 。雖然聯邦政府立法部門有參議院(The Senate of Canada稱上議院)或與眾議院(The House of Commons) 或稱國會,下議院)。參議院議員(Senator)是由總理提名, 經總督指任,僅供查照或修改條文,並無否決國會提案之先例。國會才是實際權力運作中心,現實國會議員(Member of Parliament, 簡稱MP),共有305名,如依政黨排列: 自由黨(Liberal Party)133席,保守黨(Conservative Party) 98 席, 新民主黨(New Democratic Party) 18席,無黨派(Independent) 4席 及2席空位。因此自由黨成為執政黨。自由黨從70 年代執政期間,一直偏向於一中政策,行政單位對台灣並不友善。 

加拿大於1970年10月正式和中國建交,對
於台灣,到1991年10月22日才雙方互設經濟文化代表處。15年來,加拿大與台灣間關係日益密
切。鑑於加拿大政府體認到加拿大與台灣間經貿關係之重要性及台灣加強與加拿大關係之意願。國會希望能提供一個法定基礎與架構,使加台雙方民間有秩序地發展經濟、貿易、文化、科學、法律、安全及其他關係之基礎,這也是台灣事務法的基本精神。 

國會所提議案(Bill),可分政府法案(Government Bill)和個人法案(Other Bill or Private Member’s Bill),法案程序是:一讀正式排入國會議程,無辯論。二讀是由各組委員會依一讀通過草案進行辯論,或修改條文。如果二讀通過,即確定提案的基本原則。三讀是在送呈上議院前,最後考慮所提法案,不須作修改條文。最後上議院的考慮的案件與國會一樣,可接受提案, 修改提案,或否決提案。但否決提案在加拿大鮮少發生。

 『台灣事務法』是Jim Abbott以個人法案於4月4日提出,5月即獲一讀通過,然後整個案件即擱置在二讀程序中.

 

台灣事務法的條文

台灣事務法草案分十項:第3、9項 對加中台三方影響巨大

第3項?? 聲明加拿大的政策如下:

 (a)維持及促進加拿大與台灣雙方人民間廣泛、密切及友好的商務、文化及其他各種關係;並且維持及促進加拿大人民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他亞太地區人民間的同種關係。
 (b)該區域的和平及穩定符合加拿大的政治、安全及經濟利益,而且是國際關切的事務,在此基礎上進行加拿大的對外關係。
(c)視任何企圖以強制性威脅或非和平方式來決定台灣前途之舉動,為對亞太地區和平及安定的威脅,而為加拿大所嚴重關切。
(d)支持該地區之和平演進及民主政治機構之發展。

第9項?? 加拿大政府應

(a)支持台灣加入多邊國際組織,包括世界衛生組織,並呼籲其他國家及非政府組織支持此一目標,以使台灣在亞太地區扮演符合其經濟、貿易、文化、社會、安全及其他身分之角色。
(b)呼籲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台灣在可能衝突之區域上達成裁軍協議,並在不設前提下繼續對話,就影響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台灣關係之問題尋求和平解決方案。
(c)停止對台灣總統及其他高層官員非官式訪問加拿大拒絕給予簽証之現行實踐。
(d)允許台灣政府在加拿大之代表處更名為「台灣代表處」。

『台灣事務法』除了未提及軍事防禦項目外,大部份條文和美國的台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 至為相似。

 

法案進行的阻力

 ?? 在5月16日『台灣事務法』進入二讀辯論,6月13日,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楊浩,抵加拿大進行遊說,6月15日,中國駐渥太華大使盧樹民對該法案提出嚴重警告,表示如果該法案被通過,將使加中兩國外交關係,帶來災害性的後果。加拿大執政黨,尤其是國際貿易部部長Jim Peterson與商界人士,如Canadian Council of Chief Executives 的會長Thomas ?d’Aquino,對朝野雙方政黨提出堅決反對,主要是針對一中政策,經濟利益,恐懼中國的心理大於對民主人權的尊重。

6月20日,該案提案人Jim Abbott面臨各方壓力,該案如通過對加中台三方影響巨大,認為全國上下須多些時間作充分辯論,研討對正負雙方能清楚在加人面前或加予條文修正,所以他自動到國會外交委員會要求對該法案延後進行二讀表決。

 

台灣鄉親做外交尖兵

 過去30年來,旅加台灣人對台灣民主化與協助台灣進入國際組織,有許多令人感動的人與事跡。從東岸的蒙特婁,渥太華,多倫多到西海岸的溫哥華。各地台灣同鄉會的運作源遠流長,關懷台灣。台灣社團十幾年來已開始進行向國會議員的遊說工作,雖然人力財力有限,但奉獻精神可嘉,也令主流社會,政界與媒體對台灣更為瞭解,同情與支持。如1995年,多倫多千人大遊行,抗議中國在台海試射導彈。1999年,在渥太華,多倫多向朱鎔基訪加示威抗議。今年9月,抗議中國的反分裂法,我們都以最和平直接方式向中國與主流社會表達台灣主權獨立的心聲。我們透過『加拿大台灣人公共事務會』連絡各地鄉親,結識他們住區選出的國會議員,懇請支持台灣。 
近年來,新的台灣移民,有些專業人士或成功的企業家注入台灣人社區。在財力上,對台灣人各種性質的社團活動幫助巨大,許多人默默的捐款,出錢出力,參加政界人士的募款餐會。這一, 二年來更積極。台灣子弟的第二代年青人,以專業知識與語言能力,站在台灣人遊說工作的最前線,像現任的加台會會長David Lin,台灣人公共事務會副會長Stan Lai.更值得稱讚.? 在這次台灣事務法聽證會中,陳星旭博士與林哲夫教授也列席表達台灣看法。8月7日,我們十位鄉親,利用保守黨在多倫多舉行全國黨代表大會,邀請幾位少壯派議員和我們以聚餐與座談會方式,深入探討台灣事務法的正面意義。負責財政的Monte Solberg,內政的Rona Ambrose,國際援助的Helena Guergis 和現在Markham-Unionvalle 選區候選人Joe Li等四位,在場也獲得他們承諾支持台灣,其實我們接觸的國會議員跨越各政黨,也得到良好回應。


國會倒閣台灣事務法功敗垂成

『台灣事務法』係由Jim Abbott以個人法案提出,在野三大黨對台灣問題幾乎很一致同情, 支持台灣。同時自由黨裡,許多平時對台灣非常友善,促進加台兩國關係,因執政關係,經常暗中協助。自該法案在4月初提出後,對於熟知加拿大國會運作人士,都表示『台灣事務法』被通過的可能性非常大。有國會議員也私下表示如將該法案略為修改,他們也表示會投贊成票。主流媒體也常報導『台灣事務法』相關的消息。

『台灣事務法』在今年暑期國會休假,延期表決時間,國會外交委員會,除在渥太華邀請些專家學者對該法案進行聽證會,也到各大城市聽證,各族群和社團的意見。表決議程延到十一月間,本來期待在聖誕節前,『台灣事務法』將有結果。可惜11月28日,加拿大國會三個在野黨聯手提出“政府不信任”動議,以171票對133票通過。現任總理Paul Martin 所領導的自由黨政府被迫解散國會,宣佈2006年1月23日重新改選。 『台灣事務法』也和其他未完成法案一樣,導致終止議案。新國會組成後,再重新提案。雖然功敗垂成,但所有記錄存留於國會檔案裡。台灣政府與加拿大鄉親的努力絕非白廢,為了明年捲土重來,旅加台灣人更應積極發揮善用我們是加拿大公民也是台灣人的雙重特殊身份的優勢,來促進改善加拿大和台灣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