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選前

 含淚投票 選後算帳

■許登崑

 

 

 

執政五年多的陳總統,未能讓人民感受到出頭天的喜悅,反而像是仍處在威權統治的情境裡;治國的不是民進黨執政團隊,而是親中媒體。對於台灣爭取自由民主的先賢、先烈以及廣大的台灣人民,真是情何以堪!

拋開「媒體辦案」的迷失,大家應該可以從檢調單位所公佈的證據看出,雙陳的操守不佳、行為不檢無庸置疑,但是所謂的貪污,恐怕與事實還有一段距離!既然如此,又為何讓整個綠營的選民心情盪到谷底?主要是執政團隊以及民進黨幹部面對弊案所呈現的曖昧態度,及面臨囂張的中資媒體挑釁,卻呈現束手無策、軟弱無能的現象,才是讓台灣人民痛心疾首的原因。

陳總統所提出的六大改革,尚不足以感動民心,如果真要喚回選民的熱情,陳總統應該即刻宣示:「即日起所有從政黨員,都應將財產信託」,以展示其改革的決心。要顧台灣,除了必須重新檢討積極開放政策外,也必須展示其杜絕「中資媒體」戕害國家、防止類似桃園檢警濫權箝制人民言論自由之情形再度發生的決心與措施!如此,方能重拾人民對其執政的信心!

人民對政局的不滿,已經瀕臨臨界點,也有用選票教訓民進黨的呼聲,但是,這種宣洩怒氣的說法,恰恰如了邪惡中國的心,稱了中國在台同路人的意,真正受到傷害的,反而是全體台灣人民!

站在捍衛國家安全的立場上,我誠摯呼籲:再給執政黨一點時間,讓我們為台灣投下那「含淚的一票」,選後一個月內,如果陳總統的執政團隊以及執政黨仍然沒有對廣大人民的呼聲做出具體回應,那麼讓我們齊聚凱達格蘭大道嗆聲,狠狠的教訓陳總統的執政團隊吧!

(作者為「外省人」台灣獨立促進會會長)

 

 

票投台灣 選後再罵
■ 林之

 

民進黨五年來的表現不盡如人意,不只對手在罵、中間選民在罵、連自己的支持者也在罵。

罵的意圖、形式、強度各不相同,但混雜其間,多數人分不清其差別,就連所謂的知識分子也分不清。支持者,有的看到民進黨表現沒到該有的水準,有的看到民進黨理想喪失了,有的看到民進黨對待敵人太軟弱,有的則看到民進黨沒有把敵人消滅,有的則看到民進黨對待敵人比支持者好。民進黨給支持者太大的失望,支持者又不能去投藍營,所以心裡很苦。

苦是一回事,可是一些支持者失望了、變成反目了,這是哀莫大於心死,因愛生恨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可是真正的支持者應該想到的是:他支持的其實不是陳水扁、不是李登輝,而是台灣。

藍營的人罵的其實也不是陳水扁、李登輝,而是台灣人,那個台灣人上台就必然會受到一陣陣不停的聲討。首先他們怕台灣人報復,後來他們看到台灣人不但不會報復,而且還很軟弱,所以反過來吃定了台灣人。

選舉是掌握國家機器的重要決戰,若是被對方拿到手要再拿回來可不容易,甚至還可能永遠沒望。所以票還是要投下去,要罵等選完,平常時間再來罵。

(作者為教師)
阿扁怎樣收拾民心?

█何畢

 

 

泛綠選民之所以會士氣低落,其實不完全在於高捷案等弊案,因為比起國民黨的貪污成性,弊案連連,民進黨是小巫見大巫了。泛綠選民士氣低的最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對政治失去信心,對我們的目標失去希望,也就是民進黨背離本土路線所致。民進黨不知究其根本,如何鞏固基本盤?

而這也是泛綠選民最大的悲哀,因為,投下一票後,我們的處境不會更好,而且還可能有更大的挫折。正如以前的無數次經驗,阿扁總統從不必先考量他的基本選民,無論輸贏,先向敵人招手是必定的。目前執政黨已經在醞釀的所謂二次經發會,正是為所謂的三通、開放八吋晶圓廠登陸鋪路,業界早已獲得訊息開始準備,而我們正如待宰的羔羊。

第一次經發會的「積極開放」配合了「無效管理」,讓台灣五年來失業率攀升居高不下,產業空洞化;第二次經發會再推動高科技出走,很快的竹科也將空空如也,台灣的經濟將正式吹起熄燈號。更可怕的還有開放中國觀光客來台,姑且不論其可能帶來的國家安全、社會治安敗壞、跳機者搶台灣人的工作等問題,光是即將排山倒海而來的禽流感疫情,都將使台灣陷於危險之地。

因此,在選舉的最後關頭,我們希望再給阿扁總統一次機會(雖然也有人說他常宣示後又改口),如果他能在選前宣示選後不開放八吋晶圓、不開放中國觀光客(至少在禽流感疫情危機解除前)、不開放直航等等,宣示他的對中國政策將「穩健謹慎」,如此,應該更能喚回泛綠選民的心,在十二月三日投下一票吧。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沒有承諾 就不投票

  1. 田明心

 

 

 

拿著遙控器追隨著綠營的鏡頭,竟然在看完支持者的搖旗吶喊後,下一個鏡頭是行政院長說春節包機擴大辦理…,對一個堅持維護台灣主體性、國家安全的本土派選民,這真是諷刺而令人心痛的一幕!

想起這一年來,「和解共生」的謝長廷院長陸續推出客貨包機民間會談、金馬兌換人民幣且將擴大到台灣本島、擬開放澎湖小三通、明年三月擴大開放中國人來台觀光,接下來可能就是要放寬上市櫃公司投資中國淨值40%的限制…等等,這些都是泛藍的政策,若民進黨要執行這些政策,還要綠營支持者投票給他,這是最令人不滿也不能接受的。

金馬小三通造成中國農產品、黑心食品走私傾銷台灣,打擊台灣農產品;毒品黑槍也因小三通管道越來越猖狂,偷渡的問題政府也無力解決,每年付出的社會成本難以估計,現在竟要再開放澎湖小三通、擴大中國觀光客來台。台商把中國沿海發展起來後,已擴大發展到中國大西部,而台灣卻越來越蕭條,薪資水平被中國製造基地的水平往下拉,人民生活感覺越來越困難,越沒有安全感,政府若要再開放產業技術管理技能及資金,如滔滔江水流向中國,我們不知選這樣的「本土政權」有什麼意義?

證諸過往,民進黨選前要票就說要站在本土立場,選後卻全部不算數,我們不想再被耍弄,我們鄭重要求民進黨執政團隊,在選前給我們具體的解釋與承諾。如果沒有,我就不去投票!

(作者為財經研究員)
阿扁該罵 票不能跑
 ■李席舟

 

台灣前總統李登輝先生不久前來美國訪問,受到海外台僑空前熱情的歡迎,卸任總統能有這樣的殊榮,在國際上是屬罕見。究其原因,乃阿輝伯有一個崇高的理想,憑著他驚人的毅力與智慧,把台灣從威權體制帶入民主國家。

阿扁也會成為卸任總統,但可預見的是,阿輝伯的這份殊榮不可能在阿扁身上出現。因為扁宋會以後的阿扁,言行已經受到海內外支持者很大的質疑,阿扁的話越多,我們越來越不清楚到底他的理想在哪裡?要往何處去?試問:假如這種今是昨非的價值觀可以解釋得通,那麼阿扁說「政治是可能的藝術」,和朱高正「政治是高明的騙術」有何兩樣?

因此,數月前綠營支持者就不斷放話,要在年底的縣市長選舉讓阿扁好看,讓民進黨好看。

其實,阿扁言行已經不能代表多數的民進黨員,更不能把這種對阿扁的怨氣投射在民進黨籍候選人的身上。這種怨氣可以體會,但這種不智之舉會造成綠營支持者投票率降低,而得利的將會是泛藍(及背後的北京中國當局)。

各縣市當中,最受矚目的就是台南市。許添財市長過去四年來的表現可圈可點,但不巧的是阿財是阿扁的同鄉,講話神情又酷似阿扁,再加上台聯推出的錢林慧君有阿輝伯的拉抬,因此南市的泛綠選民很容易分散票源,造成泛藍漁翁得利。

台灣可以不要有陳水扁,但是台灣還不能沒有民進黨;過去阿扁有任何偏差,大家可以嚴詞譴責,但對於諸位在地方上苦心經營有成的縣市長,也應予以肯定。民進黨需要海內外鄉親用更大的愛心來鞭策、包容,鼓勵與支持。

(作者為美南黨部主委)
徹底絕望 有點失望
■陳昭姿

 

 

 

 

 

一、外來政權與外行政權

國民黨大陸事務部主任張榮恭說,要改變中國定調的事,神仙也做不到。黨主席馬英九附和說:中國不同意的事陳總統還不放棄,完全沒有記取教訓。兩人都意指台灣為中國之附屬,如何不從命?這是外來政權最佳證明。

新聞局姚文智局長對於金鐘獎戲劇評審應分為單元劇與連續劇的專業看法從善如流,但未顧及入圍名單公佈後才改變評審方式可能引起的反彈。行政團隊對於多項改革的目的與代價,或是藍營應和中國的統戰,直到最近才懂得充分利用友善媒體或直接對民眾進行辯護。這是外行政權尚未入門。

二、向下沉淪與向上提升

馬英九以先天本錢和號稱改革贏得國民黨主席席位,但是他透過名目變更出脫土地,企圖市庫通黨庫。他迄今未向人民交代任何一筆款項,卻已學會用概括性字眼指稱黨產取得有其正當性,完全忘記正是這龐大不義黨產讓國民黨丟掉政權。這是國民黨繼續向下沉淪的不爭事實。

民進黨執政五年,綠軍支持者所提出的針砭與批判,質與量的強度都超過藍軍選民對曾經執政五十年的國親兩黨,而民進黨也以自省自律來回應民間改革聲浪。證明綠軍支持者對是非公義的堅持猶在意識立場之上,與執政團隊是信念與理想的結合,豈是藍營支持者與掌權者之間的利益與政權連結所能相比?這是督促民進黨向上提升的力量。

外來政權只有中國立場,一旦奪權可以立刻出賣台灣;外行政權只要是本土政權,決策粗糙可以學習改善,辯護能力可以訓練加強,初期虧下的本錢總會有翻本的一天。李遠哲院長說他對民進黨有點失望,但是他沒有說出口的是,他對國親兩黨早已經徹底絕望。

外來心態與外行管理,向下沉淪與往上提升,徹底絕望與有點失望,這樣的對比與可作的選擇,難道還不夠清楚嗎?

(作者為台灣北社副社長)

 

 

民進黨 醒醒吧

■ 秀如

 

學生時代的我跟許多人一樣是位忠貞的國民黨員,甚至參與過無數次黨務活動,後來發現也認清國民黨的腐敗,開始轉向支持當時的反對黨-民進黨,當民進黨開始執政時,很多人跟我一樣對它充滿了期待,然而幾年下來,我們所希望的台灣獨立及正名行動,一樣也沒有完成,不免讓我對民進黨感到失望。

又到了選舉重要時刻,雖然我不會把票投給國民黨,依然會支持泛綠政黨,然而我更希望逐漸向下沉淪的民進黨,能實現對人民的承諾,堅守當初是反對黨時的那份衝勁,不要再讓我們失望了。

(作者為家管)
台灣民主 何其脆弱

■ 李正卉

 

解嚴才十多年,我們已經差不多忘光了以前國民黨黨國森嚴體制下,威權統治的不公不義。好像專制黨國的幽魂已經被民主馴服;民主體制已經建立,我們可以放心過日子了。

其實不然,黨國中最卑劣的性格,仍像蛆蟲一樣附在國、親、新三黨政治人物骨頭裡,隨時蠢動。

馬英九、朱立倫、胡志強等等黨國之子,在黨組織中扮演過什麼角色?我的母親曾經任職國營事業,她的遺物中有一紙手寫的文件,薄薄泛黃的十行紙上,是一筆練過書法的鋼筆字,寫著「本表請勿遺失洩漏」,內文是:「第三小組轄下應注意人物及各人思想行動」。以下列了十一位明顯是台灣女性的名字,而接受命令監看同事的小組長名字,正是母親。

為什麼同為台灣人,母親身份會與他人不同呢?最可能線索是,我父親是三十八年來台的國民黨公務員。

桃園的「所謂」非常光碟事件,偵騎四出,一夕之間就摧毀言論自由。暴露的正是黨國監視、檢查、迫害的本性,僅憑小小縣長朱立倫一人的威風,作為民主政治基石的司法檢警系統便像牆頭的雜草,隨風起舞。

我們是個民主國家嗎?恐怕還沒有。黨國鬼魅正張牙舞爪的在黨國之子的靈魂中展翅,隨時要撲下來吞噬我們以為已經成熟壯大的民主。

這次選舉,雖說是地方選舉,但是,台灣人能不出來投票嗎?

(作者為企業負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