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選後

 民進黨善後的天龍八部
■ 林美娟

要收拾敗選殘局,甚至化危機為轉機,民進黨應義無反顧地放手改革,底下就是一些值得努力去做的事:

一、徹底查弊。

高捷案、禿鷹案,以及陳總統周圍人士的一些傳聞,無論會牽扯出多少綠營政治人物,都應讓檢調單位放手徹查。沒有涉案可還人清白,若有涉案則須忍痛割除,民進黨才能恢復健康的體質。

二、拉法葉案辦到底。

即使將牽連一大掛前朝高官將領,都應根據外國所提供的證據,公正地分析、偵辦,解開這個困惑百姓多年的疑案,揪出幕後獲得龐大不法利益的貪官污吏。

三、徹查選舉「奧步」。

三合一選戰過程中雙方陣營所舉發的惡質選舉「奧步」,包括賄選、光碟案、走路工等等,切勿因選舉結束而消極處理,反應繼續公正地偵辦。無論多少藍綠人士將因此受罰、甚至繫獄,都應還這個社會一個是非與公義。

四、道歉。

選舉過程中,民進黨支持者(包括陳總統本人)做了一些不該做的事、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其中陳總統對於胡志強市長健康方面的嘲諷,以及幾位醫師公布胡志強病歷之事,讓大多數心存厚道的台灣老百姓看不下去。如果陳總統和這些醫生們能出面向胡市長和社會誠心道歉,相信老百姓會從中看到勇於認錯的民進黨,看到民進黨向上的力量。

五、十八%貫徹改革。

調整軍公教十八%優存利率之政策,應堅決推動,不可因敗選或既得利益者的抗爭而退縮。
六、取消軍教免稅。

泛藍立委已因縣市長選舉而在立法院縮減四席,泛綠若能結合無黨籍立委,甚至有良知的泛藍立委,讓取消軍人及國中小教師免稅的法案順利通過,將會是恢復台灣社會公平正義的一大里程碑。

七、縮減卸任正副總統禮遇。

當初陳總統和呂副總統自動減薪,贏得社會的好評,若能進一步促成縮減卸任正副總統禮遇法案的通過,就能讓老百姓看到民進黨不會因為成了既得利益者而喪失改革決心。

八、整頓怪機構。

民進黨執政至今,終於弄清楚了國民黨長年執政中所創設的上百個財團法人、基金會和許多奇奇怪怪的機構。如今很多綠營人士也經由擔任這些機構的董事長、執行長等職務,而坐享每月數十萬,甚至每年分紅數百萬的合法但不合情、不合理的利益。政府應好好整頓,回歸在野時的理想,大刀闊斧地去裁撤、去整併。

(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向中間靠攏的迷失
■ 謝明海

 

 

如果向中間靠攏正確,那麼藍綠都擠在中間而沒有分別的時候,人民為什麼要民進黨?黨外時代,一群勇敢的人將台灣主體性論述介紹給長期被洗腦的台灣人民,經過多年犧牲和努力,終於使得民智覺醒,終結腐化的外來政權。「向中間靠攏」就是否定了這個論述,民進黨也因此失去了在這個市場上存在的基本價值。

民意如流水,經濟上的現實利益和國家認同的選擇,人民會根據自身見聞與需求來衡量,調整判斷。因此,政黨努力介紹產品、改善行銷策略,比站到別人店門口拉客,要實際得多。

(作者從事國際貿易)

 

好個教訓
■ 呂文富

 

選前一些學者、醫師、教授、本土社團一直強調「教訓民進黨」,讓民進黨能反省改進,未料正中國民黨以及統派媒體下懷,見縫插針,終於讓民進黨大敗!

劉松藩、伍澤元、張萬利、劉冠軍、施治明各項貪污事件、國防武器採購弊案、台北市捷運淹水案、納莉水災案、SARS和平醫院事件,有看到國民黨主席向人民道歉嗎?

台北縣周錫瑋永洲特權超貸案,媒體冷處理;羅文嘉一百五十元的走路工,媒體熱處理,公平嗎?朱立倫的光碟事件、胡志強黨工年資不當退休案、高雄林益世家族超貸案等,媒體又報導了多少?

號稱具有本土意識的學者、教授、醫生、社團,你們是「教訓了民進黨」,還是「教訓了台灣意識的台灣人」給「中國意識的外省人」看?

(作者為商人)

 

 

不能全怪阿扁
■ 李永欽

 

黨外時代,前輩們前仆後繼為理想奮鬥,不怕被抓、被關;再看今天民進黨的公職人員,人人手拿鐮刀跟在陳水扁總統後面搶著收割。在中央爭權卡位,在地方因資源稀少而拿著鐮刀互砍,對待自己的同志有時甚至比敵人還要兇狠。

很多人把這次民進黨大敗歸咎阿扁,這是不對的。因為在二○○四年的立委選舉中,民進黨敗相已露。再往前推二○○四年總統大選,很多民進黨人替阿扁抬轎根本只是做做樣子,若不是有一群傻瓜一般的台灣人扶持,阿扁早就落選了。

當陳水扁總統的光環快速退去,地方基層又撐不起來,敗選是預料中的事。期許民進黨人想一想過去先賢的犧牲奮鬥,再想一想殷殷期待的台灣父老鄉親。應該放下手中鐮刀含淚播種,才有歡呼收割的一天。

(作者為廣告公司負責人)
 怪誰?
■邱文孚

 

 

 

三合一選戰,民進黨大敗,甚至是泛綠大敗,怪誰呢?

怪台灣人白痴?當然可以。怪民進黨中央執政太爛,當然也是。誰讓台灣人變白癡?

除了國民黨六十年的黨化教育,使得台灣人奴化太深,毫無國家意識的認知;同樣的,成為中央執政的民進黨,卻毫無經理國家的能力,更無力處理六十年奴化黨國思維的文化扭轉工程。李登輝前總統一再期待突破的台灣人意識的提升,如今是毫無起色。面對共產黨,更是一片空白。

權力的傲慢,是陳總統必須自我反省的。用人邏輯的貧瘠,無人可以扭轉;文化的淺薄,不是時間可以醫治。多少機會主義者主動投懷送抱,倒向掌權的民進黨,掌權者卻無識人之明,任其腐蝕;親痛仇快之餘,能說上帝不給台灣機會嗎?
(作者為汽車修護技師)

 

 

教訓■ 予歌

 

很多人說要用這次的挫敗來「教訓」民進黨違背主流價值,可是,這些人能夠掌握輿論的詮釋權嗎?這些倡言「教訓」的人難道不知道,當「某種勢力」同時掌握主流媒體與檢警調的時候,就可以為所欲為?媒體不報就代表沒有發生,檢調不辦就表示沒有證據。媒體已經取代民意,尤其在都會地區;然而民進黨從未取得媒體的詮釋權。泛藍掌握的媒體可以大剌剌的說,這次選舉結果代表民意趨向國民黨、支持兩岸三通等等更開放的大陸政策。

但是,台商在中國,有幾個能夠「賺錢」,而且可以「拿回台灣」,「在台灣交稅」?這樣明顯不過的事實,一些媒體卻導出「三通挽救台灣經濟」與「台灣的希望在中國」這樣的結論來,遑論他們根本不提中國瞄準台灣的七百多枚飛彈了!統派媒體愚民,悲哀的是,這些媒體鋪天蓋地,勢力龐大;許多再明白不過的事實,卻是發覺真相的少數人(以及少數媒體)被孤立。這些倡言「教訓」民進黨的人,什麼時候才會學到這個教訓呢?
(作者為三軍總醫院醫師)

 

 

不能全怪三合一
■ 鄧鴻源

 

 

陸委會副主委游盈隆說,民進黨為簡化選舉而推動三合一選舉,以致不敵國民黨在過去黨國體制下累積的組織動員優勢,讓民進黨暴露出基層動員的弱點;加上中央施政成績不佳,用人不當,以致讓民進黨輸掉這場選舉,實乃一針見血之論。

但是,就民進黨而言,固然施政成績不佳之部份原因,乃是朝小野大所致,然而如果沒有選前重大弊案之催化與延燒,單靠國民黨善於組織動員,恐怕不見得會輸到這個地步。

許多改革本來事先可以做卻不做,非得拖到選舉時不可,讓人不與選舉聯想也難,如國民黨黨產、黨職併公職、軍公教優惠利率、部份國民黨民代特權超貸與違法關說等,為何平時不處理?

此次民進黨雖然慘敗,然而其敗選時所表現之君子風度,是連宋所望塵莫及的。希望民進黨菁英莫洩氣喪志,因為你們不屈不撓的努力,台灣才能從威權走向民主,成為舉世讚美的自由民主國家;然而民眾的要求是希望建立一個公平、正義、均富的社會,而非特權橫行或只圖利特定族群,這一點,你們的努力仍然不夠,宜記取教訓,惕厲來茲。

(作者為大學副教授)

 

 

畢竟是自己的孩子
■ 謝青其

 

我覺得高捷案不過是個鼻屎那麼大的小事情,一點都比不上國民黨的拉法葉、或是侵占得來的龐大黨產。但是在媒體的渲染下,民進黨賠上了清廉的形象,以及三合一選舉。

我非常喜歡十五屆屏東縣長當選人曹啟鴻在選前講的一段話,他表示,南部鄉親把民進黨當成一個孩子,孩子做錯事情還是要打還是要罵,但是,畢竟還是自己的孩子。看到南部選舉結果,我很感動,南部的鄉親果然沒有讓民進黨失望。

期望民進黨像小朋友一樣,從錯誤中學習,繼續長大到可以獨當一面,可以真正照顧人民的需要。肯認錯、肯改過,一定可以繼續茁壯!

(作者就讀淡大資訊傳播系)
 是非 不分選前選後
■ 莊芳華

 

 

本次三合一選舉,以台北縣為例,選前羅文嘉指控周錫瑋超貸案,事證、人證、上億金額、往來數據資料,都歷歷在目,究竟是羅捏造來誹謗周,還是周確實是經濟大罪犯,這都是司法單位應該查明,給社會一個清楚的交代,豈能因為選舉已經結束,所有「是非」全部一筆抹殺?

又如同周錫瑋陣營指控羅文嘉以一百五十元買票賄選,這個指控案件,一定有個是非對錯。如果羅文嘉確實行賄,即使落選一樣必須承擔「賄選罪」;如果只是周錫瑋陣營不實指控,難道周錫瑋當上縣長,就不必承擔所謂「選舉語言」的民刑事責任?

揭發弊案,本是民主社會的常態,但是這些指控,哪些是事實?哪些是捏造的謠言?是不是真有弊端`,都不應該隨著選舉結束就不追究,否則,台灣的天空將被謊言塗抹成黑天暗日,社會還有什麼是非真相、公理正義呢?

(作者為台灣公論報編輯)

 

 

怕輸與不怕輸的對比
金恆煒

 

投票日的當天,警政署動員11萬警力在台北縣、宜蘭、南投、嘉義、屏東縣市等「超級戰區」部署,防止敗選的鬧事。據報導,警政署接到線報,指綠營如敗選,將會包圍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如果藍營選輸了,就要前進總統府抗議。結果綠營輸了,但11萬警力全派不上用場。大軍之所以無用武之地,是因為藍軍贏了,萬一藍軍敗北,重回到總統府不是不可能,而是極可能,「七日政變」的歷史不見得不會重演。

這樣假設,其實不是沒有來由。國民黨勝出慶功,藍營立委郭素春公開向群眾喊話,要他們不可帶旗子回家,怕被綠營打。然而,一夜無事。反映的是,藍營才會選輸不甘而高呼「選舉無效」而動手打人。郭素春一定是「夫子自道」。

相反的是,民進黨大敗,候選人不管是陳定南、林佳龍、羅文嘉、邱太三……等,在支持者前面坦然面對失敗,顏色依然不改;既沒有呼天搶地,也沒有儀態盡失。再看看綠營選民,完全沒有情緒失常到像藍民一樣整日拿著「黨國」之旗上街飛舞、示威、洩憤。

要問的是,為什麼有那麼大的差別?以「高格調」自稱的藍民,為什麼比不上綠營選民的自律自持?原因可以很複雜,也可以很簡單,關鍵在自信與否。國民黨失去中央執政權,如天崩如地坼,如喪考如喪妣,而綠營選民知道,讓民進黨輸是為了贏。這是有自覺的集體意識。綠營選民用選票「教訓」民進黨,要導正民進黨的「歧路亡羊」。民進黨選民不怕輸,才是勇者無懼的本色;「輸」是自擇,哪可能「選輸不甘」?

 

 

這一票 我投不下去
■周志豪

 

羅文嘉敗了,原因當然很多,強調「新民進黨運動」對內的衝擊,以及最後兩天的一百五十元真假難辨的走路工事件,當然都有影響。但是以若干中間選民的立場看來,他之所以敗,其實是因為他背負了中間選民們所極力排斥的|政黨。

我們當然知道羅文嘉的優秀,也期待羅文嘉能持續前縣長的建設成績努力進取,特別是相對於一個還沒當選,就已經想把臺北縣奉送給臺北市的候選人而言,羅文嘉的可貴與其規劃政見的努力,更值得我們激賞。

但是我們怕,怕我們原本單純支持羅文嘉的這一票,會變成對民進黨的信任投票;怕我們投下這一票,陳水扁更會繼續膨脹的自以為是;所以在矛盾的心情裡,我們終於決定缺席。

選舉隱含了政治教育的功能、是一個政治社會化的過程,關於這點,就臺灣民主化的這些年來,民進黨無疑居功厥偉。不過也正因民進黨過去的持續努力,多年來讓臺灣人的政治水平大大提升,結果在大家「看透透」的情形下,它過去的成功卻成為今日的包袱。這一役,民進黨真的輸了!

羅文嘉的敗選或許不是一種折損,而是民進黨與臺灣兩黨政治更成熟的契機。若干中間選民這一次選擇缺席,但下一次,或許我們能真正帶著希望與祝福的心情,投下我們神聖的一票。

(作者為文山社區大學社會科學經理)

 

 

新民進黨改革起步
■沈家銘

 

三合一選舉結果揭曉,民進黨在這次大選幾乎只能用兵敗如山倒來形容,這樣的結果並不令人驚訝,民進黨從二○○○年選舉開始似乎一直享受著勝利的果實,漸漸地忘記了當初的理想性|美麗島時代那種為台灣人民犧牲奉獻的精神。

不管是北縣羅文嘉大敗,或是宜蘭縣陳定南落馬,我想這不能一再被解釋成親中派大勝台灣精神,抑或是台灣將一面倒地往中國方向走,而應該是青年和普羅大眾對於民進黨昔日進步、改革、清廉形象大失所望的表現。

希望這一場大敗,能像滿清末年內憂外患,喚起民進黨內的有志之士徹底改革,要像戊戌六君子,那種敢為國家未來拋頭顱、灑熱血的改革份子,而不是附在權力旁邊吸吮台灣人民的寄生蟲。

衷心期盼這一次選舉是舊民進黨的大挫敗,但同時是新民進黨再出發的起步!

(作者為花蓮教育大學公費生)

 

 

綠營的風度
■ 侯全盛

 

羅文嘉敗選之後,立即呼籲支持者不要到周陣營的總部去抗議;陳定南也在第一時間打電話向呂國華道賀;陳麗貞也在開票告一段落後前往黃敏惠競選總部道賀。三位民進黨籍候選人都展現高貴的民主風範。

反觀二○○四年總統大選之後,國民黨連戰不服選舉的結果,公開表示「這是一場不公平的選舉」,並與藍營支持者前往總統府前抗議滋事,造成社會動盪不安。

一樣是選舉,民進黨候選人的風度令人欽佩,連戰及藍營鬧事者的舉動卻讓國家不安。民主風度的差別,人民看在眼裡。

(作者業商)

 

大敗 以後才不會腐敗
■蕭安佐

 

這一次的三合一選舉結果,在選前就表現在賭盤的賠率上。因為賭徒就是人民,人民最了解人民的動向。而選舉結果出爐,民進黨果然輸了;輸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更何況,這次挫敗讓民進黨越加沒有腐敗的可能。

昨晚當然是泛藍選民的狂歡之夜,一定有許多人錦上添花。但是筆者更在意的是,泛綠上下能不能痛定思痛很慶幸的是,看到台北縣縣長候選人、同時也是落選人的羅文嘉先生發表聲明,希望選民要理性。這就是現在台灣選民最需要學習的,面對失敗最重要的第一步。

(作者為國中教師)

 

 

也談「教訓」
■ 蔡文標

十二月四日自由時報頭條:人民給民進黨一個教訓。再細看,「教訓」的理由不外:一、做不好,就該下來。二、貪污腐化。姑不論以上兩個理由的真實性如何,然而,施政品質與品德操守,真的就是贏得選舉的萬能藥方嗎?

擔任台北市長時的陳水扁,其施政績效絕非現在的馬英九所能媲美,但馬英九能連任,陳水扁卻不能。

又如本次選舉,國民黨縣市長當選人很多有品德操守的問題,而民進黨落選者卻不乏能力很好、品德不錯者。顯然,能力與品德並非決定當選與否的要素,恐怕基本盤面的大小,才是勝選的主因。

自民進黨執政以來,情治、媒體、國會一直掌控在在野黨手中,是不爭的事實,民進黨基本盤要擴張,有先天的困難,更何況國民黨執政五十年,要破解其錯綜複雜的地方派系關係,絕非易事。民進黨最有效的方法,是以政治利益做為招降納叛的籌碼,但「黑金」這個名稱,國民黨有智慧財產權,民進黨玩不起,陳哲男事件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因此,所謂「人民給民進黨一個教訓」,恐怕還需要加些註腳才合宜。

(作者為公務員)

 

輸在思想資訊戰
■洪碧霞

 

對大多數受「中國歷史教育」、寧靜的走過所謂經濟奇蹟的台灣人民而言,國民黨的形象沒那麼壞;而國民黨跟中共的握手和好,在媒體對大陸經濟成就過度渲染之下,也讓人民少了很多戒心。所以,儘管選前獨派大老一再呼籲別輸掉台灣,民進黨還是輸了選舉。

民進黨要怎麼辦才能真正贏得台灣人民大部分的選票呢?除真正廉能、謙卑求賢,最重要的是,在思想與資訊戰上,取得主動出擊權。

這不是要對民眾洗腦,而是全面公開真相:包括國民黨如何丟掉大陸?戒嚴時期的恐怖統治、對思想言論自由的箝制、黨庫如何通國庫等,都要透過一連串的論壇與史料的公佈,向老百姓說清楚。對於中共極權本質、對知識份子與媒體的控制與打壓等,更要呈現真相。

只有如此,才能避免台灣人民做出錯誤判斷,避免台灣人民決定讓自己變成第二個香港。

(作者為高雄前鎮高中歷史教師)

 

 

憨厚的雲林人 勝利
■陳慶坤

 

這次三合一選舉,終於看到「綠色雲林」的全面勝利。早在上次立法委員選舉之時,民進黨即以九萬多票的懸殊票數領先泛藍,預示了雲林縣變天的日子終將降臨。蘇治芬不負眾望,完成雲林縣由藍變綠的歷史使命,讓我這離鄉寄居台北數十載的遊子,不禁熱淚盈眶。

雲林縣向來有「黑道的故鄉」之稱,那是因為長期以來國民黨與地方派系利益掛鉤所形成的風氣,這可從歷屆縣長、正副議長、民意代表幾乎都有黑道背景可以看出端倪。每逢選舉,國民黨所動員的鄉、村、鄰長賄選系統即開始啟動,公然買票之行徑,不但目無法紀且已成為傳統,而我父母鄉親長輩思想淳樸,常常囿於鄉親人情之請託,故使國民黨之賄選無往不利。

在這種惡質的競選文化下,稅收原本不豐的農業大縣,勝出者無不盡情搜刮縣政資源,地方建設因此遠遠落後一樣貧困的宜蘭縣,甚至縣民所得都不如澎湖縣而敬陪末座。憨厚的農村鄉下人,只知拿著鋤頭畚箕「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哪裡有自由民主的思想?只能任由那些國民黨高官魚肉鄉民半世紀!

隨著綠色執政五年之後,雲林民主政治終露出曙光,原本單純、沉默的雲林人,終於逐漸甦醒,終於以手中神聖的一票,改變了雲林未來的命運。這勝選的一刻,雖然是民進黨的喜悅,但更是雲林人的勝利,台灣人的勝利!

(作者為師大美術系助教,雲林人)

 

FAPA:綠民意基礎仍在   
【台灣日報 】

 

 

 台灣縣市長選舉國民黨(新聞)勝選,全美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執行長陳文彥指出,民主政治,本來就有輸有贏;從得票率觀察,民進黨(新聞)這次獲得約42%,顯示民眾支持基礎仍在,不必悲觀,民進黨應檢討失敗原因,應更努力為2008年總統選舉做準備。

FAPA長期推動美國國會遊說工作,最近很多美國會議員也都問起台灣地方縣市長選情。而選舉結果揭曉,執政的民進黨僅獲得6縣市,國民黨取得14縣市,已引起華府注意。

陳文彥說,他向一些國會議員表示,選舉本來就是有輸有贏,這是民主政治必然程序,美國也一樣,共和黨、民主黨交替執政,敗選應以平常心看待。

他表示,從這次政黨得票率來看,國民黨獲得50.96%,民進黨佔41.95%,大約與民進黨過去幾次選舉得票率約30%多、40%幾相當,顯示民眾支持基礎仍在,不必太悲觀。
內憂外患? 招致敗選
蘇慶龍

 

這次『三合一』地方選舉,對民進黨來講,這次失敗是自2000年執政以來面臨最大的危機。敗選肇因於『內憂』和『外患』。『內憂』是執政團隊表現令選民失望。『扁宋會』『和解共生』嚇走深綠人士。陳哲男事件與高捷事件,有損民進黨清廉公正形象,導致中間選民不滿,流失不少選票。『外患』是指一年來TVBS在李濤、邱毅等人天天爆料、鬥臭、鬥垮阿扁政府。在外資媒體操作下,執政黨坐以待斃,軟弱無策。朝小野大的現象,政府決策立法執行更是雪上加霜。

 

『三合一』的選舉,是民進黨最不利的選舉。國民黨自佔據台灣以來,把各縣市各派系分割而控制之,造成許多山頭地方勢力,以取之不盡的黨產,養了一批樁腳。在農會、水利會與其他地方組織,盤根錯節。民進黨確實在這種只談人情金錢江湖道義,不論法治是非的選區。爭取選民支持,須要一段時間的努力。還有一點是『馬英九效應』的發酵,好像大中國主義的族群,使泛藍陣營找到凝聚點,醫治這群既得利益人的危機病症。使四分五裂的泛藍黨派慢慢整合在馬英九領導下的國民黨。當然,這將使新黨與宋楚瑜的親民黨在台灣政治版圖上步入消失之途。

2008年總統大選尚有兩年餘,好好籌劃還是樂觀的。民進黨,第一要行政團隊的重組,提高行政效率,宣示政策法規和執行要一致性,讓人民可相信政府。堅持台灣本土意識主權獨立,嚴防資金外流到中國,如果資金被掏空,台灣經濟不興,社會治安不良,那就更危險了。一些行政權可處理而不需經立法院通過的法案,應積極改善。正名運動呢?誰知道Air China和China Air兩者有什麼不同呢?最後我們還是相信台灣,台灣不可能因為這次地方選舉失敗,就被併吞掉。

(作者為前加拿大黨部主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