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永為民主國家主人─為退出民主進步黨告同志書

 親愛的同志:平安!

   義雄自十九歲起研習法律,二十六歲起執律師業,迄今已四十年;三十五歲起參與政治工作,如今匆匆也已三十年。

   其間曾鐵窗幽居苦讀四年半,負笈遊學美、英、日六年,專研政府組織與政治運作,可說大半生浸淫於法律、政治且略有所得,因此對於自己的法政見解,即使與一般學者專家有所不同,亦常敝帚自珍,不敢隨意苟同流俗。

關於政黨,義雄認為理想的民主國家的政黨,應該有如下特質:

   一、政黨是一群志向相同的人協力爭取政治權力及地位,並藉著爭取到的政治權力及地位來實現社會正義的團體。所以參與政黨的人,以有心辦理黨務或代表政黨爭取公職的人始有必要。

   二、一般人民應站在國家主人的立場,對各式各樣的政黨隨時保留選擇支持或拋棄的超然地位。所以政黨只有一時的支持者,而不必有永久的黨員。否則一般人民分別成為各個政黨的黨員時,各政黨就形同人民相互對抗的集團,而人民也失去了主人的超然地位。

   三、政黨依附國家而生存,所以政黨的目的應在促進國家的政治進步。政黨應認定其他政黨是促進國家進步的同工。所以對於他黨都應視為友黨,不應為了爭奪政治地位及權力而捨棄國家的利益,更不應互相仇視、敵對。

   我本著這樣的信念於公元一九九四年加入民主進步黨。入黨之後,承蒙全體同志愛護提攜,於一九九五年擔任本黨第三屆立委選舉總指揮,一九九六年起擔任首席顧問,一九九八年承同志厚愛,惠賜高票而擔任第八屆黨主席並在任內擔任第十任總統選舉總指揮,幸能不辱使命而於公元二千年完成政黨輪替之民主重大工程。

   自二千年黨主席任滿卸職後,我已無意從事黨務工作。至於競選公職,以近年來台灣的選舉情況來說,代表各政黨的候選人,大多數會夥同該黨之公職人員,舉辦所謂造勢大會,或刊登巨幅廣告號召自己的黨員及支持者,一起來批評痛罵,甚至於誣蔑其他政黨及其候選人,並無理性的政策辯論。所以每一次選舉,幾乎都讓台灣的族群更加分裂,階級更加對立,選後仍然互相仇視、惡鬥,使整個國家和社會陷入紛擾不安。我既已無意從事黨務工作,也不願代表任何政黨競選公職,所以作為民進黨黨員已無任何意義,因此選擇作為一個超然的民主國家的主人,從此不再附屬於任何政黨。但多年來同志的支持鼎助,恩義難忘,今後雖非同黨,仍然深願能因同胞之情愛,在維護台灣主權、民主進步的路途中,互賜關愛提攜,並肩同盡心力。

   東風送暖,寒天將盡;在人生旅途中,我時而駐足凝視野花的綻放,時而踏著普照一切的陽光疾馳,任天上雲舒雲捲,心中則無風無雨也無晴,夢魂所繫,唯婆娑之洋、美麗之島與同志之音容而已。今將離別,難免感傷,然哭啼拉扯,終是小兒女態,故強忍滿眶淚水,謹借先賢名詩兩句明志並與各同志互勉:

     「豈是腸枯無熱淚,願留他日潤蒼生」。

謹祝身心愉快
                           林義雄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