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阿扁還站得起來嗎?民進黨還能繼續執政嗎?          

 
   賴重信
 

自從台灣三合一地方首長選舉後,國、親、新三個分分離離的在野黨,由於泛藍的壓倒式大勝利,又緊密的聯合起來;頓時氣勢沖天,不可一世。在泛藍的慶功會上,有些支持者乾脆直稱馬英九為〝 馬總統 !〞。 相反的,綠營方面,卻是一片失望與懊喪,追究原因,大都認為阿扁輔選失當,民進黨內改革之聲傳遍全球,阿扁的聲望也隨著降到谷底,相對的,泛藍的霸氣卻越來越狠,一方面壟斷立法院,阻撓軍購案,另一方面積極準備年底北、高兩市的市長選舉,企圖一舉毀滅民進黨的政治版圖。

最近連、宋又在毀謗政變案中獲勝,使得藍營更加囂張傲慢。這種氣氛傳到海外,大家紛紛流傳許多批評阿扁多變,民進黨無能的風風雨雨,有些人垂頭喪氣,有些人擔心國民黨復辟,有些人對阿扁極度失望,也有人認為民進黨沒有人才,也有人眼看著連戰進進出出南京、北京,惟恐他出賣台灣 •••••,一時人心惶惶,不知何去何從。同鄉會梁敏雄會長吩咐我寫一篇個

人對台灣政情的感想;我既不是政論家,也絕非文學作家。會長的交代又不敢不從。因此,斗膽將個人的看法寫出來,請諸位同鄉多多指教。
 
1994至1998年,阿扁在台北市長任內的表現,可圈可點,許多便民的措施如區公所的服務態度、工作效率的改進等等,至今仍為市民所津津樂道。1998競選連任時,雖然挾著高度成就的政績,卻不幸落選。2000年三月十八日,依靠廣大台灣民眾的支持,加上國民黨的嚴重分裂,從夾縫中脫穎而出當選總統。

就任以後,阿扁確實努力改造政府,但是受到在野政敵的無情抵制,短期內極難實施競選諾言;海內外所有支持者,一忍再忍,說不盡委屈、無奈。四年後,2004年競選連任時,所有愛護台灣的支持者,眼看泛藍憑持國民黨龐大的財力空前大結合,憂心重重;於是再度展現不屈不撓的堅強精神,奮力助選。海外三萬多人回台帶動眾多親友投票支持阿扁;遂使阿扁過半數成功連任,一掃過去『少數總統』之譏,舉世共仰。不料落選者持續強烈抗爭,阿扁為了息事寧人,極力容忍。後來竟趁著連、宋失和之際,妄想與虎謀皮;在扁、宋會上,脫口說出了『制憲是自欺欺人』那樣親痛仇快的話,海外鄉親除了扼腕嘆息外,只好眼淚往肚塈]再三強忍。

台灣與大陸一邊一國原是阿扁的話,目前的憲法若不廢除,台灣與大陸如何避免糾纏不休?現行憲法廢除之後,若不制憲,難道要借用它國憲法不成?固然眼前制憲必有極大阻力,但是『制憲救台灣』源出阿扁的競選政見,所有阿扁的支持者,都奉為經典,今年不成,明年再試,今生不行,後代繼續,怎能說『自欺欺人』?阿扁聰明蓋世,一向明察秋毫,為何突然失常離譜?推其原因,有人以為阿扁被連、宋的無止休的抗爭嚇軟了,也有人認定阿扁想乘機分化連、宋的聯合陣線,更有許多人以為阿扁想爭取親民黨立委的合作,使軍購案順利通過;這些說法自然都各有一定的份量,不容否認。在下倒有一個不同的看法,請允許我從海外的片段觀察,細細道來 ﹕
 
首先,必須強調的是阿扁自從參加民進黨創黨以來,便抱者赴湯蹈火的精神,隨時隨地都願意為台灣前途犧牲奉獻,毫無畏懼。國、親、新三黨的抗爭絕對威脅不了阿扁。阿扁的失常,有兩個可能;一是個人爭強好勝,另一是過度聽從身邊親信。2000 年當選後,組閣過程中,原擬任命陳唐山為國科會主任委員,卻因台南縣代理縣長的指派,使陳縣長無法接受而推辭國科會的任命,明顯漏出阿扁的弱點。五月二十日,我與許多海外台僑專程前往台北參加總統、副總統就職典禮,現場聽到阿扁要退出政黨操作,辭卸民進黨中常委的職務,又向大陸提出四不一沒有的宣示,當時隱約感到阿扁夢想擔任全民總統的豪氣,第二天下午在賓館聽他說一早前往金門慰問三軍將士,不覺敬佩不已。

以後,在野黨卯足全力,大事杯葛,迫使民進黨修改黨章,配合扁團隊的施政須要,海外台僑也跟進支持,想不到阿扁卻越來越剛愎自用,造成今日儼然獨尊的形像,確實應當反省。三合一縣市長輔選失當,已經有許多報導,這媦且不說。

最近兩件新聞,如果仔細分析,不難看出阿扁唯我獨尊的憨氣。一是謝長廷卸任行政院長時,阿扁送給謝長廷八個字,指出謝院長前途看好,可以盡力一拼的意思。我在東森電視上看到這一段新聞報導的時候,嚇了一跳,久久說不出話來;試想謝長廷一向與阿扁出生入死,並肩奮鬥數十年,最近又辭掉市長前往行政院輔佐阿扁,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臨下台時,居然得不到一句感激的話,反而得到先知者暗含玄機的偈語,真是情何以堪?想來阿扁大概被周圍親信尊奉慣了,竟忘了友誼與禮節。我個人認為應當把草擬這八個字的幕僚停工三天,讓他(她)在家每天寫一千次『謝謝謝』作為備忘錄。

另外一件新聞也是在東森電視看到的,為了女兒懷孕,阿扁居然代替女兒、女婿發言,大談意外,並且建議取名『趙意外』,我們可以假設阿扁目地在表現個人的幽默,原可以理解;只是女婿、女兒都是醫界人士,強調意外,對後輩有何好處?嬰兒取名是趙家的責任,養兒育女古有明訓,兒女私情,何勞岳丈操心?如此輕率向全世界張揚,請問置親家於何地?

我們敬愛阿扁,但絕對不認同阿扁是萬能的超人。阿扁原本謙謙君子,會變成今天這樣目中無人的模樣,也許是我們這些支持者太過疏忽所致,如果阿扁該罵,那麼我六、七年來向同鄉門說了許多推崇阿扁的話,寫了不少鼓吹輔選阿扁的文章,也應該先讓同鄉們打我三十大板才對!但是如果仔細看看在野黨頭頭的言論,阿扁還是比他們強多了。

幾日前,阿扁絞盡腦汁,考慮邀請馬英九組閣,馬市長拒絕時,還對記者說,未來兩年多的政情必定混亂,而他們實在無能為力。試想一個擁有多數立法委員的大黨主席,居然無能為力安定政情,大多數的台灣選民怎能支持他?另一方面,老宋正積極準備競選台北市長,竟敢在電視上公開說『大才小用有什麼不好!』,其狂妄的霸氣真是世間少有!後來新黨郝龍斌公佈欲加入國民黨以參選台北市長,老宋立刻以『綠營任官』來損貶郝龍斌,如此這般的自私、善變的在野政客,才是台灣的最大不幸!

當阿扁首次訪問中南美時,美南同鄉也有人自費同行,一路上共同思索改進援外措施,於是建議在農、工、教育方面加強協助;為了尋求人力來源,提出外交替代役的辦法,幾年來,這些成果,已是舉世皆知的事實。2001年第二次訪問中南美時,美南眾多鄉親提早一天抵達薩爾瓦多歡迎造勢,親眼看到薩國上下熱烈歡迎阿扁、感激台灣的景象,永遠難忘。

2003年台南市許添財市長訪問瓜地馬拉時,也有兩位休士頓鄉親自費前往照料,體會到瓜國的農工業接受台灣的扶助而突飛猛進,尤其興奮。泛藍說阿扁在外交方面沒有作為,如果不是他們孤陋寡聞,便是明眼說瞎話,實在不值與論。

2004年5月20日阿扁再度就職時,許多休士頓鄉親依樣回台祝賀,經過國民黨中央黨部時,看到大字標語寫著「民主已死」字樣,不禁可憐他們的愚蠢,若不是阿扁堅持民主,假若在兩蔣皇朝時代,寫這些字的團體還能公然存在嗎?

所以當阿扁在紐約獲頒人權獎時,泛藍政客更是極力毀謗,不餘遺力。他們如此騙民、欺民,將來必自食其果。當花連縣長補選時,阿扁兼任民進黨主席,中央黨部不顧地方領袖的建議,硬派了一位遭當地選民無法接受的常敗將軍參選,中央派去的助選大員,又都自吹自擂,致使地方士紳無地自容,當然非敗不可,這是我個人拜訪花連所聽到選民的心聲,直教人欲哭無淚,痛心至極。

後來阿扁還為了賄選案件,親赴花連地檢處應詢,阿扁勇敢負責的態度,依然讓我景仰不已。當李應元競選台北市長時,阿扁助選演講不說李應元的長處,卻集中火力,大論特論馬英九要競選總統,我的感覺是阿扁目的只希望將馬英九鎖住在台北市,只要他不參選總統,犧牲李應元便無關緊要了。

須知在海外台僑心目中,李應元是位頂尖的人才,他的各種語言修養,世間少有,他的敏捷機智超凡入聖,他的記憶力尤其聞名世界,無人不服。後來在民進黨副秘書長任內,表現得有聲有色。輔助大選時,任勞任怨,功不可滅。誰知當他籌備良久表態參選台北縣長時,竟活生生被人勸退。

後來代表民進黨參選的雖也是個上等人才,因他是阿扁身旁的親信,如果說這件事與阿扁無關,實在難圓其說。輔導縣市長選舉,應是中央黨部的職責,阿扁既然辭卸黨主席職務,就不該繼續總攬提名大權,這是令黨員同志最難理解的失誤。須知民進黨員人數不多,黨員參與各類選舉,必須喚起廣大民眾的支持才能當選,如果今後各類選舉,民進黨能廣徵民意,一切以民意為依歸,黨的前途仍然無限光明;莫說北、高兩市長的選舉,就是下屆總統選舉,只要綠營團隊上下齊心,雖有苦戰,終能成功。

近來有很多民進黨員紛紛退黨,也有人建議棄扁保黨;我個人認為一時失敗,也是個轉機。何況新主席也已順利由民主程序產生,只要全體同志,誠心一致,確實改革,去除派系明爭暗鬥,堅持台灣路線,不妥協,不讓步,不營私,不專權,一切以台灣民意為本,自然可得民心,繼續執政。

六年來阿扁忍辱負重,歷經各種天災人禍,總算保全台灣安然無恙,經濟力雄厚,就業率不算太低,只要堅守競選諾言,謹言慎行,認清敵友,熱愛台灣,保護台灣,建設台灣,台灣人民永遠感激尊崇他。生為台灣人,死為台灣神,阿扁幸甚,台灣幸甚!
 
本文轉載自『休士頓台灣鄉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