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林義雄先生的行政倫理

 
黃鎮茂、許文政 
(民進黨加拿大黨部1996-2000年主委黃鎮茂、執行長許文政)

 

頃於網路新聞獲知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先生發表「總統與行政院長應遵行的互動方式」公開信,期望總統與行政院長能依憲法規定,有良好互動方式。

尋出林義雄先生的原文閱讀,其第二段開頭說: 「因此,依照憲法規定,總統與行政院長的互動方式應為: ……」乙節的「憲法規定」,不知是那一部憲法。翻閱最新的中華民國增修條文第三條只規定「行政院長由總統任命之。……。憲法第五十七條之規定,停止適用。」無論停止適用的憲法第五十七條或增修條文第三條來看,均無總統與行政院長的互動方式的規定。筆者認為這般說法,林義雄先生是擅自當起大法官來解釋憲法條文,有借用憲法的大帽子將個人的想法來加以合理化、合法化、合憲化之嫌。這種建議頂多只能說是改進行政方式或執行政務的態度,來提高行政倫理或為政者的職業倫理罷了。更不容以「憲法規定」之詞壯大其言。

把時間推回一個月前,林義雄12月16日發表「敬致民主進步黨黨員同志」的公開信。他提出若干人物不宜競選黨主乙事,令人懷疑為什麼學法律的人忽視黨綱對黨主席選舉的規定,硬要把自己的想法凌駕於黨綱之上 ? 如果這樣的人物當選為總統,掌有國家大權,豈不可能成為獨裁者?

1999年他主持黨員代表大會時,他就展現其獨裁的作風。黨代表提出黨章修正案,要求將民主進步黨名稱前冠上「台灣」兩字。對於該修正案,正在熱烈討論當中,未經表決,忽然間林義雄逕行裁示將該案再送回中執會。就有黨代表不滿的說,如果要擱置該提案,未經提案人撤銷,或經大會表決通過逕送中執會研究,會議主席就違反議事程序。有人譏諷會議主席連會議ABC都不懂。最後黨代表周清玉上台發言時也激動的說,她是參與創黨的黨代表,連發言都這麼困難,真是感慨萬千。這不是獨裁者的作風嗎 ? 或者是所謂「聖人」的行政倫理?

談起行政倫理,使筆者回憶1999年底,當時的民進黨林義雄主席來多倫多的往事。多倫多的約克大學舉辦「有關台灣的圓桌會議」研討會,每月例會通常借用市區的多倫多大學的場所,在1999年12月例會邀請林義雄主席演講。當時正是2000年總統大選熱鬧滾滾的時候,在海外的台灣鄉親也不例外。民進黨加拿大黨部當然利用林義雄主席來多倫多的機會,舉辦造勢餐會。因為民進黨黨主席的名氣和台灣鄉親對家鄉的政治前途之深切關心,是夜造勢餐會包下大餐廳,席開三十餘桌,桌無虛席。

民進黨加拿大黨部在1994年成立以來,到1999年,民進黨主席來到多倫多是空前,到今天來說也是絕後的。黨部幹部執委和評委都非常興奮,渴望有機會和黨主席開座談會,表達基層的想法和希望。大家都熱烈希望兩千年總統大選能勝選,因此只希望在此難得機會黨主席溝通,表達意見讓黨中央作為參考。乃在得悉林義雄主席來多倫多的消息後即和黨中央聯絡,敦請主席能撥出一個小時的時間列席執評委聯合座談會。大約在到達十天前,國際事務部回應林主席已答應出席座談會,時間在餐會前或餐會後,由加拿大黨部自作決定。

因為估計圓桌會議研討會結束的時間應在五點左右,餐會是六點半,時間短促,而且幹部都要為餐會的準備和招呼招待而忙得團團轉,所以座談會時間就定在餐會後的十點鐘。將此決定聯絡黨中央,黨中央隨得回應指示說,因為主席旅途辛苦勞累,希望餐會後可即回旅館休息,要求時間改為餐會前。在台灣可能不瞭解多倫多在星期五下午下班時間,五點到七點鐘之間交通滯塞的情況。圓桌會議研討會是在市中心的多倫多大學,距離餐會場所約二十公里,如果交通流動順暢也需要半個小時,何況星期五下班時間,起碼需要一個小時。餐會前所有幹部都要為餐會而忙,根本無法召開座談會,以致不得不這次放棄難得的機會,至感遺憾。

如果是很重視行政倫理忠心為黨服務的主席,豈會在答應出席之後而改變諾言。在難得的機會到二級黨部所在地,尤其是海外,不像在國內隨時可達,竟然無心把握機會花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聽取基層的聲音,真是情何於勘。事後所得到的消息是林義雄主席在餐會結束後並未如原來回旅館休息的藉口,而是前赴友人處所飲酒應酬,遠超出深更半夜始返回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