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內戰思維 全球化包裝

 




 ■ 林濁水(作者為民進黨籍立委)

 

中國搭上了冷戰結束後的全球化列車,經濟持續生猛地成長。但是他對台灣的定位:內戰的遺留,精神上和全球化是互相扞格的。

全球化鼓勵自由經貿,中國積極鼓勵台商到中國投資製造業,表面上是全球化精神的體現,但實質上並沒有這麼簡單。中國對台商的優惠還多了兩層意義,第一,在天安門事件後,中國在經濟上受到自由世界全面的制裁,為求突破,特意鼓勵台商投入以紓困。

第二,吸納台商本屬「以商促統」、「以民逼官」的對台大戰略,而這戰略基本上是一種內戰思維:既用以吸納台資弱化台灣,又用以分化台灣內部。

儘管吸納台商在「目的上」有內戰動機,但至少可說是用全球化的手段來追求反全球化的目的。不過,對台灣的服務業、航運業、銀行業,中國就另有不同的面孔了。在海運方面,台灣開放基隆、高雄兩大港,做為境外轉運中心,但中國卻以政治理由只開放廈門、福州兩港,而不開放廣州、上海、大連、青島、深圳、天津等大港,尤其在中國因碼頭水深和設備不足,以致貨櫃需要由中、小型航運到深水港去中轉時,寧願到韓國釜山中轉而禁止到高雄,這種「寧予外人」的做法,使釜山貨櫃吞量從一九九四年落後高雄三十五點五%,一路趕上,到二○○二年變成領先十一點三%,世界排名也從落後高雄兩名到趕過高雄兩名,高居世界第三名。

空運方面,也是表面上積極主張,但由於迄二○○五年其機隊貨運能量遠落後於華航與長榮,而一直暗地拖延談判,唯恐讓台灣佔便宜。至於客運,則看到台灣每年到中國旅客高達三、四百萬人次,可以大大賺到外匯而主張先通。

金融業方面,因為加入WTO的關係,已經和其他國家談好最基礎的「貨幣清算」制度,但既不願和我政府談,也不願和我銀行公會談。如今台商能登陸的,只能是中國最陌生的壽險業。於是,相對於外商,台商處於非常不利的競爭地位。

加入WTO之後,一方面在製造業台灣享有比外資優惠的待遇,將逐漸取消,另一方面,內需市場開場,外國商品挾其品牌優勢,及服務業、通路業,尤其是金融業等成熟的經營能力,中國企業將面臨強大壓力,結果中國對其開放,相反的,對台商佈置種種障礙。

整體來說,中國對台經貿政策的內戰思維,深刻地傷害了台灣人對中國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