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台灣要如何走出國際孤兒的困境?


 
 

 /謝鎮寬
 。(謝鎮寬/美國加州「台灣鄉情關懷會」會長)

 
如果說天有不測的風雲,人有難料的際遇,那麼一個團體甚或一個國家,也有可能在任何時刻,遭逢難以預測的興衰榮辱或高低起伏。這到底是冥冥中上蒼的安排?還是一切可以操之在我的積因造化?

二○○五年的台灣,是充滿著矛盾荒謬的一年。先有扁宋會的私相授受,再有中國閉門造車所訂出反分裂法的搬弄是非、法律戰恫嚇;繼之是以反共起家的國民黨,其前主席連戰到中南海去掏心挖肺地要「聯共制台」;接著是到了大內卻使不出高手的宋楚瑜,卻反要北京領導們轉過頭來,看他回到台灣後做些什麼;好戲連著上場的是,素以衝撞特權為著的李大師,居然在北大、清大吹捧共產黨特權。

接下來,令人錐心泣血的是,阿扁總統在接受大話新聞訪問時,丟出了一反其令人膾炙人口「有夢最美、希望相隨」的名言,成了「做不到就是做不到」的自欺欺人;在一路離譜地演出下,果不其然,執政的民進黨在三合一選舉中踢到了鐵板;最後,卻是由不甘在媚共亂流中缺席的國民黨主席馬英九,聲言「統一是該黨終極目標」的叫囂,讓台灣亂象駭到了最高點。光怪陸離的二○○五年,終於在國民黨露出馬腳後,令人嘆為觀止劃上了休止符。

在歷經將近一個月的韜光養晦之後,陳水扁總統總算從對中國一廂情願的夢幻中清醒過年;果然在元旦的文告中,有了像樣的宣示。

兩岸政策:從「積極開放、有效管理」,拉回到「積極管理、有效開放」;
在國家認同方面:他感受到「很遺憾的,我們無法清楚的說出自己國家的名字—這是多麼令人感傷而難堪的處境!」;
在反制中國對台的策略方面:他體認出中國對台所謂的軟硬兩手策略,軟的是假,硬的才是真,繼一九四九年所謂「消滅」中華民國之後,最終要併吞台灣的企圖從來沒有改變。
在金融改革、稅制改革、18%優惠存款利率改革、媒體改革、不當黨產的追討及憲政改造等六大改革方面:他指出改革絕對是痛苦的,改革也一定要付出代價,只要相信台灣、堅持改革,做對的事、走對的路,雖千萬人,吾往矣!
在憲政改革方面:他說阿扁重視並樂見民間憲改運動的發展,更期許民間版「台灣新憲法」草案在今年2006年能夠誕生。如果台灣社會條件夠成熟,明年2007年舉辦「新憲公投」,誰說不可能?阿扁總統終於體認到這是台灣國家的總目標,也是政黨輪替最重大的意義所在。

何為台灣國家的總目標?政黨輪替最大的意義又是什麼?國民黨在台灣五十五年的執政,堅持中華民國,但當他在失去政權之後,其前後任黨主席,不是要聯共制台,就是要高舉統一大旗。而這些主張統一者,一旦到了北京中南海,沒有一個是主張要統一在「中華民國」名下,所以,這些所謂的統一派,應該稱為「被統一派」或「投降派」來得真實貼切。因此,我們覺得政黨輪替的最大意義,應該是台灣全體國人務實地走出長期被「被統一派」誤導的迷失,勇敢堅決地展示台灣人民要自己當家作主的意志,這才是台灣國家的總目標,而不是一再地堅決捍衛外來政權的延續。

然而,要落實這個總目標,就得先確定國家的認同,而要確定國家的認同,當然就得先來釐清台灣此時此刻真正的國際地位。目前攸關台灣國際地位之論述,有四、五種絕然不同的說法:有人說台灣就是中華民國、有人說台灣是中國不可分的一部份、有人說台灣已經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有人說台灣的國際地位未定、或說是台灣仍然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現在就讓我們一一來檢視其立論基礎,是否符合國際社會及國際法的基本認知。

一、中華民國就是台灣?

陳水扁總統執政後的台灣國家定位是「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他說,中華民國是全體國人的最大公約數。陳總統的國家定位立論,與其自身的權力來源息息相關,故可理解為何他會有此論述。如果大家不健忘的話,請回顧早期在民進黨人士初被選為立法委員時,他們是如何宣誓就職?他們是如何來認定台灣這個國家?他們背對國旗,矢言只效忠於台灣人民。但曾幾何時,一旦掌權就與過去的理念背道而馳,成了當今捍衛中華民國的急先鋒。諷刺地是,過去執政而今輪為在野的國民黨,其前後任主席一個聲言要「聯共制台」,一個昭告天下其終極目標是要「被統一」,他們的內心深處其實早已無「中華民國」了。

中華民國的國號在台灣儼然已成為爭取執政的圖騰,誰掌握了政權誰就可以翻臉忘掉昔日的理念,只是在政黨的輪替中,可曾對台灣的國際地位有所助益?要到幾時台灣才能不再是國際孤兒?台灣想用中華民國申請加入、或重返聯合國,那簡直是痴人說夢,因為在聯合國裡的中華民國席次依然存在,只是它早已被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所取代。再說中華民國給世人的定義是包括中原大地及蒙古的國度,如果把中原大陸及蒙古拿掉,那也就國之不國、不是貨真價實的中華民國了。中華民國憲法的固有疆域是如此地宏偉壯碩,但遺憾地它早已不復存在了。所以說,中華民國既不是台灣,台灣也不可能是中華民國。

二、台灣已經是一個獨立的國家? 
這是目前台灣絕大部份國人想當然的共識。所持的理由是,因為台灣現在有自己的政府、軍隊、人民、管轄範圍及處理國家事務的能力,完全符合一九三三年蒙特維多公約的國家基本要件,而且也已經由人民選擇自己的總統,完全是一個標準的國家結構。表面看是四平八穩無懈可擊,但其實問題可不是那麼簡單。

一則是台灣究竟是何時成為獨立的國家?國名叫什麼?如果說這個獨立的國家名叫中華民國,那台灣究竟是依那一紙國際和平條約,成為中華民國合法的領土?再者是中華民國究竟此時在國際社會是何身分?是一擁有完整主權的國家?或是為一不擁有完整主權的不正常國家?如果自認為是一個擁有完整主權的獨立國家,那又為什麼不被國際社會所接受?為什麼進不了聯合國?為什麼會是世界上唯一的國際孤兒?

台灣的現況應該是,正如美國前國務卿鮑爾所指稱的:「台灣並未獨立,她不享有一個國家應有的主權。」

三、台灣是中國不可分的一部份?

台灣當前最嚴厲的困境與矛盾,就是指「台灣是中國不可分的一部份」之迷思。因為台灣與中國有著同語同文的關係,所以,就硬被指台灣是中國不可分的一部份,持此論調者根本就枉顧人類歷史文明的演進,漠視國際社會的共同約定,只一味憑藉落伍過時的思維,一味仗恃武力威嚇的霸權來強詞奪理。

試想,如果同文、同語甚或同種,就必須是同一個國家,那麼,阿拉伯社會、南美洲社會的現象又要做何解釋?還有正逐日增長的英文語系國家,難不成他們都是大逆不道的叛徒?國際社會的存在,一直有著大家必須共同遵守的約定,台灣早在一八九五年就被大清帝國,依馬關條約割讓給日本了。台灣與中華大地的附屬關係,早就一刀兩斷。我們實在找不出,台灣是什麼時候依據那一條和約,成為中國不可分的一部份。

人類遠古歷史雖有佔地為王的事實,但那已屬封建落伍的思維,因為自從拿破崙時代起,「佔領不轉移主權」已成為國際社會共同遵守的約定。偽滿州國雖於一九三一年被日本強行佔領,但因無和平條約的簽署,故不為國際所承認。同樣,希特勒雖於二戰期間操控維琪政府,企圖佔領法國,也因無和平條約的割讓終無法如願以償。東帝汶雖於一九七六年被印尼強行併吞,但一直不被國際社會承認,東帝汶也終於二○○二年獨立建國。

四、台灣的國際地位未定。

在二戰結束前,台灣主權歸日本所有,這是國際社會大家所承認的事實。台灣的國際地位問題,肇始於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的所謂「台灣光復」。陳儀受命於蔣介石,代表盟軍於台北公會堂接受日本在台灣島上的投降,但台灣的主權並沒有因此交給蔣介石政權或中華民國政府,而且於一九五一年九月八日在舊金山簽訂對日本和平條約時,中華民國並無代表參加;同時於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八日與日本簽訂的台北條約,也沒有談到台灣主權的轉移。

雖然有人說中華民國政府已經有效地在台灣統治六十年,但這些都不構成主權的自然擁有。嚴格說來,目前台灣的主權仍在二次大戰對台的主要佔領國美國的手中,這是在簽訂舊金山和約時,國際社會的共同約定與認知。所以,儘管台灣早已具備成為一個國家的基本要素,但因無主權,所以,仍然無法進入聯合國的大門。

因此,儘管台灣人民心中有多少的無奈,但台灣目前不是一個擁有自己主權的國家,這些論述都是國際組織認知的事實。那麼,究竟台灣要如何才能成為一個被國際社會所接受的正常國家呢?遠的不說,在我們身邊周遭就有兩個活生生的例子:一是東帝汶、二是伊拉克;這兩個國家都是在近幾年內,才走過國家正常化的路。

國際法的規範告訴我們,一個從被佔領區要成為獨立正常的國家,其必須經歷的步驟是:一、先有該地區人民制定大家願意共同遵守的基本法即憲法〈需制憲非修憲〉;二、依據基本法選出民選政府(Civil Government),最後才由佔領國將主權轉移或歸還給新成立的民選政府,如此方才符合國際社會所承認擁有主權的國家。

我們依此標準來檢視台灣當前的處境,她正如李前總統所說,台灣在當下仍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我們仍須經歷制憲、正名、選出民選政府才能竣其工。所幸台灣人民已有三次民選總統的歷練,目前所缺的就是沒有一部由台灣人民所制定的基本法即憲法。

多年來,我們總是抱怨、譴責國際社會的不仁,枉顧台灣人民的基本人權及漠視台灣參與國際事務的訴求。但問題是,台灣人民、政黨自己又何曾在使自己走向國家正常化的道路上努力邁進?這些年來,台灣的本土化所爭的就是誰來執政。大家總以為把外來政權打倒了,台灣就等於是獨立自主、由人民當家作主了。卻從不曾、也不願去深入探討,為何台灣以如此高的國民所得,舉世最普及的高等教育,卻至今仍然是國際孤兒的問題核心癥結所在?也從不去反躬自問,究竟自己是否已然成了外來政權的延續?

當家做主是台灣人民四百年來共同的願望,台灣先祖在早年冒死橫渡黑水溝時,就已下定決心要在這塊美麗的福爾摩沙島上,為後代子孫建立一個免於戰亂、苛稅、有人權、有尊嚴的國度。雖然此時台灣仍是國際社會的孤兒,但相信只要兩千三百萬的全體住民,能夠確實地釐清今日自己所處的國際地位,朝著「制憲、正名」的必經之道邁進,在國家正常化後,自然可以隨時取得真正屬於自己的國家主權。

到那時候,全球國際組織、國際社會的大門都必然敞開,等候我們的參與。到那時候,中國若仍想憑藉武力併吞,勢必得面對全球國際社會的譴責與制裁,台灣人民也必然誓死為捍衛家園而戰。到那時候,一味窮兵黷武、一味標榜槍桿子的政權,也正是其自食惡果、終遭天譴滅亡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