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首頁 > 民主進步黨-海外黨部聯合通訊

     台灣人民何時能集體狂飆抗議?


 
 

 楊以仁專欄│

 

回教世界抗議西方媒體,刊登污辱回教先知穆罕默德漫畫的聲浪越來越高,丹麥和挪威駐敘利亞使館被縱火,黎巴嫩內政部長已經引咎辭職。東南亞的印尼和泰國,甚至是澳洲及紐西蘭的回教徒,亦走上街頭抗議。抗議的聲浪,如骨牌效應在全球擴散開來。繼敘利亞之後,上萬名黎巴嫩民眾直搗位在貝魯特基督教區的丹麥領事館。

許多人擔憂,回教徒「藉題發揮」報復丹麥漫畫的怒火,是否已經到了必須見血,不可收拾的地步。而在東南亞的印尼和泰國,在南半球的澳洲和紐西蘭,英國、埃及、阿富汗、伊朗和巴基斯坦,都有回教徒示威抗議。侮辱真主阿拉的漫畫,顯然已經惹火了全世界的回教徒。

然而,我們要直言的說,當回教徒的激烈抗議先知穆罕默德的污辱漫畫時,相對的這群回教徒也必須面對自己被阿拉真主審判內在動機的檢驗。普世宗教的歷史證明,回教世界可說是最藐視其他宗教進入他們領域傳教的排斥者,而且是極端羞辱殺戮其他宗教的污辱者。

我們從這次抗議事件,看到這群回教徒群眾的無知與盲目,永遠活在宗教與政治的統治者所操縱的洗腦與煽火中,成為被宰制的工具。事實顯示,任何基本教義派的宗教極端份子,包括基督教保守派在內,皆是好戰與暴力的恐怖份子。我們看到基督教聖經的新約「使徒行傳」,那一位為猶太教大發熱心的保羅,過去就是一位狂熱與殘忍的兇手,他殺害許多的基督徒。反過來說,基督宗教的護教士在中世紀亦殺戮許多異教徒及回教徒。

這些狂熱的份子,皆是違背上帝、阿拉、真主的偉大本質,他們狂熱的敬拜先知、高舉聖人的「造神運動」,根本就是違背上帝阿拉真主的「獨一神性」。亦顯示這群宗教徒所敬拜的對象,是宗教的「假神」及自我心靈投射的虛幻「偶像」。事實上,真神、上帝、阿拉的全能,根本不在乎這些狗屎的漫畫與先知污辱。宗教徒激烈的抗議,只不過更加顯示他們所敬拜的神明是無能,而不是全能的。

什麼叫做尊重所有的宗教?事實顯示,幾千年以來,東西方世界的宗教文化及族群,根本是彼此互相歧視與殺戮。而所謂真正的和平,不是宗教統一,也不是宗教同化,更不是宗教消滅,而是彼此尊重各式各樣、各形各色的宗教文化價值。真正的和平,是不能以自身的霸權及強權侵犯弱勢者的權益。然而,這種井水不犯河水,各自走自己的陽光道與獨木橋的界線,顯然本世紀還未吸取教訓。

我們認同任何媒體有寫作與漫畫的自由與批判,然而,什麼是宗教的「污辱與褻瀆」?這種論述,跟本是非常主觀的答案,其背後有非常複雜的宗教與政治的邪惡動機。耶穌基督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就是被扣上污辱與褻瀆上帝而死。所以,我們認為這種所謂「污辱與褻瀆」的控訴,全是狗屎,沒有真理與公義可言。獨一真神阿拉上帝,跟本不在乎這些假冒偽善的抗議訴求。全能全知全在的獨一真主上帝阿拉,需要這群無知與無能的宗教徒替祂出氣嗎?這群宗教徒根本是為自己的宗教與政治的利益在大發熱心,與獨一真主阿拉上帝的榮耀毫無關係。

人類的宗教與政治,是一體兩面的意識形態,背後的詮釋與運作,皆操縱在這群統治者的權謀與利益上,集體的群眾意識是非常盲目,如同群羊迷失方向,只隨者牧羊人及牧羊犬的指揮與狗吠行事,很少宗教徒能獨立思考並超脫集體意識的圈套與詮釋。觀這次回教徒集體歇斯底里的狂飆抗議,所看到是最先要「下地獄」的是誰?不是媒體,而是背後在這群操縱信眾的宗教與政治的統治者。難怪「台灣基督教會」有一句自我調侃的諧謔語:「地獄黑烏烏,關的全部是牧師與長老。」

想到這兒,我們看到台灣人民的國家前途與未來,真是令人憂心忡忡,宗教與政治統治者是要負很大的責任。台灣的宗教界與宗教徒,去廟宇教堂是幹什麼?所禱告燒香的目標,非常功利世俗化,大多是求財源滾滾,向神明借錢不用還,彩券樂透中頭獎。整個腦袋的心思,全部是錢、錢、錢。我們不是說錢不重要,經濟豐裕不重要,而是台灣人民的人格與國格的尊嚴,至今依然無法獨立自主的運作。就是台灣人真的有錢了,也只不過是一隻養肥的神豬,準備被馬英九的「親中政權」獻祭,進入共匪的五臟廟裡。

有時候我們覺得自己很矛盾,若台灣人民能有回教徒十分之一的「狂熱」就好了。台灣人民若能對中國與美國發出主體性的「吶喊與抗議」,就不會被統派媒體唱衰,被世人「看衰小」。然而,台灣人民及統治者與官方媒體,至今依然是「媳婦臉」的奴才命,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覺醒自己的主權與國家的主權是多麼重要?而且是互為因果。看到台灣人懷念日本人五十年殖民統治,又看到台灣人懷念中國國民黨五十年殖民統治,難道有一天,台灣人也說:真懷念中國共產黨五十年殖民統治?

我們只有不斷地鬱卒嗎?台灣人民什麼時候能為自己獨立自主的國家主權,集體的到世界各地「狂飆抗議」呢?難道只有苦悶的喝下一杯今年唯一的春酒,無奈的回敬:「幹!台灣人再不團結,去死好了。」若台灣人民需要等到九月才要展開「廢統運動」,是否太晚了些?難道又要像上次「反反分裂法運動」冷卻後,再來搖旗吶喊?「吶喊與抗議」為何不是把握現況的時機呢?難道又是「雷聲大雨點小」喊爽就好?台灣人的「搓圓湯」個性,還真的是台灣人,真是苦心孤詣啊。